什么是经方?经方是一门医学体系。《汉书·艺文志》中指出:“经方者,本草石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宜,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以通闭解结,反之于平。”

“学习中医就要有体系的去学,而不要去学局限的某个方、某个药的经验”。这是跟诊中,马老师反复跟我们强调的学习方法。以前跟师学习的确是想着学习老师的某个方、某个药的经验,但是用于临床时,就会觉得学得很片面、局限。而经方六经辨证就是体系,而且是全面、系统的体系。经方的辨证思路:先辨六经,继辨方证。通过四诊合参对临床表现的症状,归纳为六经,再处方用药。六经是通过辨病位(表、里、半表半里)、辨病性(阴、阳)而得出来的。

以前都是按照大学时学的辨证思路,大多以脏腑辨证为主。围绕主诉、通过四诊搜集的临床症状,判断病因、病机,辨明病位在何脏何腑,再结合八纲辨明病性的寒热虚实,从而辨出证型,进而遣方用药。由于从症状到方药过程复杂,每一步判断错误都会影响最终的疗效,即方证不相应。所以在临床中很难达到满意的疗效。

跟诊马老师学习以后才发现,原来中医还可以这样辨证,即运用六经辨证,而且方法简单、可靠。现举例如下:

患者李某某,女,61岁。2019.11.2初诊。咳嗽2月,无鼻部不适。痰多,约20分钟咯痰1次,色白,泡沫样粘痰。饮热,大便干,易汗出。入睡困难,梦多。脉沉弱,舌暗润。

分析:患者无鼻塞、流涕、喷嚏,无发热恶寒、身疼痛,虽无明显表证,但有汗出,考虑存在表邪未解。患者大便干,考虑病位在里,里证有阴证和阳证。痰多,色白,泡沫样粘痰,饮热,脉沉弱,舌暗润,辨证为里证阴证的太阴病,兼夹水饮内停。治法是温阳化饮。辨方证:选用半夏厚朴汤合五苓散增强温阳化饮,因汗出,考虑存在表证,合用桂枝汤。加生龙骨,生牡蛎略清郁热,改善睡眠。处方:

姜半夏18 姜厚朴10茯苓30炒紫苏子15

桂枝10白芍10生白术30泽泻15

猪苓10生龙骨30生牡蛎30蜜枇杷叶10

7剂

2019.11.9复诊:服药后咳、痰近已,眠改善,咽不适。舌暗,脉弱。遂上方去白芍、蜜枇杷叶,加桔梗10、炒苦杏仁10,生姜3片。7剂

以前遇到鼻炎的病人,都不知如何辨证论治,就把病人引到耳鼻喉科去看了,但是,自从跟诊马老师学习以后,学习应用经方六经辨证,看似较难的疾病,也变得简单明了了。兹举例如下:

患者董某某,男,46岁。这位患者还是我在针灸科时遇到的一位患者,当时问诊既往史记录病历时,患者说有鼻炎病史,我问他有没有治疗过,他说去过很多家医院看过了,但是都没有什么疗效,已经放弃治疗了,但是又非常痛苦,于是我就把他推荐到马老师这里来看病,并且告诉他具体挂号流程及出诊时间,没想到他还真采纳了我的建议,并且得到了满意的疗效。

2019年10月17日初诊。患者鼻炎病史,鼻子干、疼、痒5-6年,夜间有一侧鼻塞、喷嚏、无鼻涕,乏力,口干口苦,大便粘,不易汗出。舌暗红苔腻,左脉弱,右脉略滑。

分析:患者鼻子干、疼、痒,鼻塞、喷嚏,提示有表证存在,同时乏力,大便粘,舌暗红苔腻,右脉略滑,提示体内有痰饮,因此是表里合病,外邪里饮,口干口苦提示体内有热,治法应解表利饮同治,兼清内热。

辨方证:小青龙加生石膏汤,随症加辛夷、苍耳子通鼻窍。

处方:

麻黄12白芍10细辛6干姜6

炙甘草10桂枝10五味子6清半夏18

生石膏45辛夷10苍耳子10红曲12

7剂

2019年10月24日复诊,患者鼻痒已,鼻痛减轻,夜间一侧鼻塞减轻。喷嚏减少,乏力改善,仍口干、鼻干,口苦已,大便粘。舌暗红齿痕苔腻,左脉弱,右脉略滑。遂据症调整处方,改麻黄为10,加茯苓30,生白术15,增强利水祛饮之功效,14剂。

以上两个病例,看似均无过多的镇咳、止咳、通鼻窍药物,但是却都能收到如此神奇的疗效。由此可见,只要辨证准确,治法和选方用药就明确了,也就是马老师反复跟我们强调的“方从法出,法随证立”。而要想提高辨证水平,就要熟练掌握中医基本知识、基本理论,也就是我们大学时学的《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方剂学》和《中药学》。 辨六经的过程,就是辨八纲的过程,而阴阳为总纲,所以,首先要把阴阳辨清楚。

作者:吴玉琴

单位: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