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半夏历来视为剧毒药物,中药店把它列为二类毒品而严加限制使用。对于孕妇,《本草纲目》载85种妊娠禁忌药,本品亦在禁用之列。其实,根据古今医家的临床实践和现代药理试验都表明:生半夏入汤剂常规煎服是无毒的,也不会引起堕胎。

汉代张仲景是重用生半夏的典范。考《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用生半夏的共有43方,其中内服汤剂为37方,广泛地运用于外感病、杂病和妇科病中,曲尽其燥湿化痰、下气降逆、和胃止吐、辛开泄痞等功用。

其用量,仲景是重用生半夏的祖师。仲景在经方中生半夏的常用量约合为50克。同时汉代经方只煎一次,而现代汤剂共煎二次。药物有效成分第一次煎出约45%,第二次煎出约30%。折今二次煎法应为30克(50×3/5),且经方大多分三服,则每服量为10克。这就为我们重用生半夏提供了依据和范例。

生半夏到底有没有毒性呢?生半夏作散剂吞服是有剧烈毒性的,它能戟人口舌咽喉,使之麻木肿痛,催人呕吐不止。但生半夏(原粒)入汤剂用常规煎法煎服则毫无毒性。试把生半夏30克,加水400毫升,煎煮20~30分钟,滤液后再加水煎煮同上,共得滤液400毫升,分二次内服,并无丝毫麻舌戟咽之感和其它不适反应。现代药理试验亦证实生半夏煎服并无毒性反应。这是因为生半夏中麻舌戟咽催吐的有毒成份不溶或难溶于水,且加热可使破坏,而有效成分却易溶于水,所以生半夏入汤剂用常规煎法内服是安全无毒的。

仲景在《伤寒论》中用生半夏均为“洗”后入煎,至后世误以为洗可以去毒。其实“洗”是洗去泥沙,不是浸泡,况生半夏有毒成分不溶于水,洗是洗不掉的。至于仲景用生半夏常与姜配伍,计31方,但还有12方并不与姜配伍,现代药理试验证明了生半夏中有毒成分不能单纯被生姜所破坏,可见用姜主要是因症而施,取其协同作用,并非专用于解毒。

再说后世法半夏、姜半夏、清半夏等,一般制作过程繁复,大多须经水浸一、二周,反复换水漂净,并加白矾、生姜相制,以口尝不麻为度。这样,有毒成分消除了,但半夏中易溶于水的有效成分如植物甾醇、生物碱等,也必然大量溶解于水,随反复浸泡而流失大半,至使半夏疗效大为削弱。我在临床上深感制半夏效力大逊于生半夏,无论是降逆止吐、化痰镇咳、辛开泄痞等方面,用制半夏效力不佳者改用生半夏者即显。

笔者在十几年临床实践中,依据仲景重用生半夏的记载,近代名医的经验(如南通朱良春等)和现代药理试验的结论,因喜其入汤剂安全无毒而效果卓著,故入汤剂用半夏时常遵仲景而用生者。二年来共用去生半夏四十多公斤,涉及病种包括内科、妇科、精神科多种疾病,尤其对咳喘、呕吐、恶阻、眩晕、癫痫等症皆有卓效。真可称化痰、止吐之良药,入汤剂一般用量为10~15克,重用可至30克。采用一般常规煎服法,从未见有毒性反应者。

所以有人提出:生半夏用量的多少,与毒性并无明显关系。再观《金匮》小半夏汤重用生半夏一升(约100克)时有“以水七升煮取一升半”之久煎法,仲景之意在久煎浓煎以去毒性,在大剂量重用生半夏时宜遵仲景久煎之法,止吐更可配以生姜,切勿快火急煎,以防出现口舌发麻等反应。

此外,孕妇并不禁用生半夏,仲景在《金匮要略》里就有干姜人参半夏丸主治妊娠呕吐不止之例,现代药理试验并未见有收缩子宫的作用,很多医家的临床实践也都证实生半夏并没有堕胎作用。本人曾治疗妊娠恶阻二十余例,采用《金匮》小半夏汤合张锡纯安胎饮,都能药到病除,数剂呕吐止而愈,并无堕胎流产等弊。

兹举验案数例如下:

例1:支饮(慢性气管炎急性发作)

王xx,男,46岁。1981年12月6日就诊。患者咳喘反复发作已二年,今年入冬以来发作较频。咳喘气短,喉间痰鸣,痰白量多呈泡沫状,胸闷不舒,甚则张口抬肩,不能平卧,夜间为重,纳呆,舌苔白微腻,质淡红,脉弦滑。

前医曾用清肺化痰如银翘、桑皮、瓜蒌之类而乏效,此属寒痰伏肺,即仲景所谓“支饮”、“心下有水气”,拟温肺散寒,化痰降气,方用小青龙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

处方:净麻黄10克,桂枝尖10克,生半夏20克,细辛6克,干姜6克,五味子5克,杏仁泥10克,炙紫菀12克,白芥、苏子各10克,莱菔子10克,焦三仙各10克,炙甘草6克。三剂。服药后一剂见效,三剂竟愈,三月后追访未复发。

例2:重症恶阻

郑x,女,24岁,已婚。住院号:83123。患者因呕吐不止一月而于1983年4月30日入院。入院时月经停止二月,经查小便妊娠试验为阳性,证实怀孕。患者一月前开始恶心呕吐,继则日重一日,曾在当地卫生院用中药理气和胃降逆,如香砂六君及西药输液、维B6等治疗无效,遂至剧烈呕吐不止,食则即吐,饮水亦吐,甚至吐出黄绿色酸苦之水,脘部不适,时时气逆作泛,有时隐痛,面色黄白,两目凹陷呈轻度脱水貌,身体消瘦,肌肤干燥,精神倦怠,四肢无力,近来卧床不起。舌苔薄白,舌尖微红,脉弦滑。因恶阻较重,日久不愈,身体日渐衰惫,西医曾建议终止妊娠。

此属素体中虚气郁,孕后胎气壅遏上逆,引动冲胃之气上冲,日久有伤阴之象。急拟镇降冲逆、和胃安胎。

处方:代赭石细末60克、生半夏30克、砂仁(后下)3克,生姜15克,水煎呷服,每15分钟呷一口。二剂后呕吐渐轻,唯晚饭后仍呕吐一次,食后撑停,脘闷不适,仍用上方加入谷麦芽各12克、蜂蜜30克冲入。连服十剂,诸恙皆平,于5月15日痊愈出院。共住院15天,计服生半夏450克,未见腹痛流血等流产先兆,亦无其它不良反应。

例3:暑湿呕吐(神经性呕吐)

付x x,女,31岁。住院号:83185。患者因剧烈呕吐一日五次而于1983年6月18日入院。患者以往经常有呕吐病史,入院时呕吐剧烈频繁,先吐食物和清水粘痰,继吐黄色酸苦之水,一日五次,头昏且痛,脘部痞闷不适,心慌,肢酸乏力,小便微黄,大便正常,舌苔薄白而腻,脉濡微数。西医诊断为神经性呕吐。

此属暑湿内蕴,胃失和降,拟芳香化浊,和胃降逆,用不换金正气散加味。

处方:苍术10克,厚朴10克,陈皮10克,藿香10克,生半夏20克,白蔻(后下)3克,砂仁(后下)3克,云苓15克,竹茹10克,甘草5克。服药后呕吐停止,诸恙渐平,连服三剂痊愈出院。

本文摘自《江苏中医杂志》,1984年第3期,作者/刘云。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