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姓周,女性,看病时44岁。初诊是在1968年中秋节后第二天凌晨5时,当时我在江西某县医院上班。患者两夫妇平时经常吵架,中秋节时因为家庭经济问题又大吵一通,傍晚患者沉默发呆一个多小时以后,突然出现精神错乱,毫无目标的骂詈不休,语无伦次,彻夜不寐,难以安坐,到了丑时,诸症加剧,就找我去看。

用当归四逆汤来治疗精神分裂症简直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如果分析她的病因病机,也就不奇怪。这个病人是中秋节当天吵架以后发生精神分裂症,语无伦次,骂詈不休,到丑时加重。《伤寒论》说“厥阴病欲解时,从丑至卯上”,也就是说厥阴经在丑至卯这一段时间经气较旺。张仲景观察到,六经有生理旺时,因而在疾病上,在生理之气旺的时候,正气一鼓作气战胜了邪气,那疾病就痊愈了。所以说单纯的厥阴病如果要好了,在一天当中的什么时候好?就是从丑至卯上。但在临床上大多表现出来的是症状加剧,这是因为虽然这一段时间经气较旺,但并不能完全驱除邪气,而出现了正邪交争、互不相让的情况,所以症状会加剧,也就是说正气也没有完全打胜,邪气也没有完全退尽,那就导致经气旺时正邪相搏的症状就更显著,所以有伤寒注家说“得旺时而甚”。所以大家要注意,张仲景讲六经病得旺时而愈,实际上还有一层理解,便是“得旺时而剧”。

这个病人就是这个特点,这提醒我们此病可能与厥阴相关,为什么早晨四五点钟叫我出诊,因为她到了丑时就不得了了,坐不住,按都按不下去,见人就骂,就想打。当时去了就见她坐在那里,叉着手骂月亮:“你月亮算什么东西啊,你看我?你算老几啊?”指着月亮语无伦次地骂骂咧咧,说些很荒谬的话。她加重的时候就是厥阴经旺时,厥阴有两经,足厥阴肝和手厥阴心包,两经的经气都应该在这个时候旺。把她手拉过来一摸,真是手足厥冷呀!这是我没想到的,因为“诸躁狂越,皆属于火”嘛,那怎么会手足厥冷呢?“登高而歌,弃衣而走”嘛,可她中秋节还穿着棉衣。然后一摸脉,脉细如丝,要比丝线那个丝要更细,那么一下就想到这可能是厥阴病了。《伤寒论》第350条“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没到欲绝,但她的脉细得很,接近欲绝,这两个主症对上了。

当然她还有其他一些证候,有四五天没解大便,但是腹无所苦,也没有想要大便的感觉,并不像大承气汤证那样腹部痞满硬痛拒按,那要不要考虑阳明腑实证呢?当时没有电灯,我拿手电筒一照,她的舌苔有点黄,当然我也有点怀疑自己,因为手电筒的灯泡也有一点点黄光啊,黄光谱的特点是如果有点淡黄色看起来它反而显白色,并不能把白色染黄,但光线较暗,还是看不太清楚。另外她还有一个症状,就是站在黑暗里头,眼睛熠熠生光,这是厥阴之火上炎的症状。

这时我就想起我父亲治疗一个17岁小女孩的精神分裂症,那个17岁的小女孩也是躁狂,一下子就飞奔出房间的,几个人都抓不住,当时用的是当归四逆汤加左金丸。给她用热药,我真有些担忧,她明明有心火,还用热药?我父亲当然也考考我为什么,然后给我分析这些道理,当然后来这个病治好了。那么现在这个病人,我就给她用这个方子,当归四逆汤加左金丸,只吃了1剂下去,第二天就解大便,解出来一粒一粒黑色的大便。左金丸不是止泻的药吗?怎么有通便的效果呢?因为肝主疏泄,如果肝气郁结了,不能疏泄气机,腑气就可能不降,就会大便不解。正因为她是因为肝气郁结引起的腑气不降,所以这不是燥结的大便,不是脾胃本身的问题,所以她脾胃主的大腹可以不痛,而当郁火一解,大便就自然解出来了,当然整个症状就好转许多,骂詈也停止了,下午还睡了5个小时左右。

那么这个病到底是厥阴寒证还是厥阴火证呢?明摆着她有骂詈不休、不识人、语无伦次,这是心包之火呀,怎么能用桂枝、细辛呢?只能用“火郁发之”来解释,这是因为她是郁火内攻,是表寒未解,郁而生火,内攻厥阴心包之脏。火郁就要散、要宣,用什么宣发呢?就是用辛温解表的办法来宣发寒郁之火,只有在用通经脉、走表的辛温发散药的前提下,再佐一点苦寒药,这个火就自平了。这里提示了两个问题:第一,一个火,一个寒,看似矛盾,其实是寒在表、火在里,寒郁而生火,也就是“寒包火”,即寒在经脉,火在脏腑而已,这样有寒有火就得到了很好的解释;第二,她是厥阴病,不但有时间的特点,而且有心包的火证,即神志方面的改变,这是心包之厥阴病,也就是说她这个心包之火是来源于厥阴之表,由厥阴经脉向里面发展。

精神分裂症不好治,但是我们抓住病机根本所在,从厥阴之表入手。所以在治病的时候,要注意表证,要注意解表。像这样的病,通过解表,治疗的效果极好。我们假设,初期就用大黄、黄连这些泻火的药,用牛黄清心丸,其结果会怎样呢?至少在理论上我们可以分析,有很多痴呆的,本来是狂躁的,越医越沉静,越医越呆,病人的情绪极度的低落,这就是压抑过了头,就很有可能由狂证变成癫证,慢慢到后期,检查还可能发现脑皮质萎缩。如果你初期就知道用辛温发表,稍加苦寒泻火的药,可能就是另一种情况了。这样的病我还是治疗过几例的,当然也不都是这么简单,有的合并痰湿,那就要复杂一点。那么这第二个病例与第一个有所不同,第一个病例是很单纯的厥阴表证,第二个病例就是表证兼里,表有风寒闭阻,里有郁火,厥阴表里相间,有表有里。

本文来自《名师经方讲录》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