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以肾着汤的四味药,分别代表四个治湿法门,为我们详细的阐述了此道理。

一、茯苓。

当我们看到山路因水堵塞时,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在路的两旁挖排水沟,令水先排走。而在人体的排水沟就是膀胱与三焦,膀胱乃水之大源,三焦乃水之小溪小流。只要通利膀胱与三焦,那么人体的水湿就能正常排泄。

而能同时通利三焦与膀胱的,就是茯苓。师巧妙的将其比喻为“人体水利部部长”,为化水神剂。

而水湿在人体三焦的不同部位,所引起的疾病亦不同。如水泛巅顶,引起眼睛朦胧,看不清,以一味茯苓打粉便可将其利下。师曾治疗庵背村一名中学生假性近视,仅一味茯苓打粉冲水,不到三月便愈。

又如水停中脘。肚腹中像是有水停留一般,晃荡有声,皆可以茯苓化之。如二陈汤乃化中焦痰水神剂!

又如水乱二便。膀胱不能气化水液,导致大便糖稀,以一味茯苓偏渗膀胱亦可化之。

而且茯苓这味药,利水而不伤,还能健脾。像商陆、大戟等利水之药,用多后反而会给身体带来伤害。

二、白术。

当通利了水道以后,山路难免变得坑洼,这时便需要填平。对应我们人体,当某些地方有坑坑洼洼时,就需要通过健脾生肌肉,来填补坑洼。而健脾圣药,便是白术。

师幽默的称其为“人体工程队队长”,为填土圣药。

凡是脸上长痘后容易有坑的,以一味炒白术泡水,便可治愈。《难经》上说:“损其脾者,饮食不为肌肤。”脾主肌肉,健脾则是补肌肉。

且一味白术打粉,专治大便不成形。因大便不成形,皆因脾胃运化降低,而白术健脾,则能帮助脾胃正常运化。

广州一个长期坐办公室的白领,总是食凉果凉饮,伤其脾胃,导致大便糖稀。师以一味炒白术打粉,令其泡水喝,不过两剂便治愈。

三、干姜。

当开沟渠与填坑洼的工作都已经到位了,但是路面的水湿依旧不能完全的化干。这时就需要充足的阳光,当阳光一出来,路面的湿气便会被轻松蒸发。

而如同雨后天晴,能给人体带来充足阳光的,便是干姜这味药。它通过升阳以化湿。能够制阳光,温阴翳。

而干姜它代表的更是整个温阳家族,包括肉桂、附子,都是它的后备支援。若是阳气不足者,干姜不足以暖之,便请动它背后的肉桂来支援,若还不够,就请动附子来支援。整个温阳家族都出动了,哪怕身体是一座冰山,它们亦能将其融化。

而茯苓代表的就是利水家族,它背后的益母草、猪苓、泽泻,纷纷是它的妻子、兄弟和老爸。不管你水湿再重,整个利水家族一出动,岂容你水湿在体内作怪!

四、甘草。

前面的三位大佬,在技术上,已经将水湿打的落荒而逃了。但是,若是大佬们力量不够,三人不能齐心协力,又哪能打赢水邪呢?

这时,甘草这位国老就要出场了。它既像一位军师,又像一位粮草官。它给三位大佬将能量补足,并振奋其士气,令它们齐心协力,同仇敌忾。三味药一受到甘草的鼓舞,便士气大增,共同将水邪打的落荒而逃。

所以,甘草这位“和事佬”,并未见它出力多少,但它的作用却是无药可及的。

这整首汤方看下来。如同海陆空三军齐下,再加背后的粮草充足。若是湿重,便重用茯苓;寒重,便重用干姜;疲劳,便重用白术、甘草。

简直就是太巧妙了!师这样形象又生动的讲解,瞬间感觉这首汤方,就像一支治湿大部队一般,活灵活现。

评按:学生兴奋地说:“听完这解方,如醍醐灌顶,一辈子都不会忘,真是神解!”

我说:“并非我解得好,而是仲景这经方本身就自带神奇光环!如果它是石头,就不会有玉石的光彩;如果它是玉石,就会绽放异彩!”

谁能想到,一个肾着汤,四味药,四平八稳,不可挪动一味,白术培土,茯苓利水,干姜温阳,甘草补中。如此腰湿有路可去(茯苓给水出路),肾水得以温照(干姜温阳化气),肌肉劳损复归有力(白术,脾主肌肉),身心疲惫得以补充(甘草,甘甜益力)。

并非我巧妙用心,实在是仲景方暗合天机,妙契自然,本身就考虑周全,组方缜密。通过一个肾着汤,你真不敢忽视经方了!谁小瞧,谁将失去这人类瑰宝!

我临床用这肾着汤,治疗腰肌劳损、椎间盘突出、腰酸腿沉患者,不计万数!几乎天天有颈肩腰腿痛患者,属于疲劳体寒者,用之无不应手取效也!曾有多例颈椎病、肩周炎长期患者,也是肾着汤几剂而愈。

这是何理?

初学者不解,这叫异病同治,同为寒湿作乱,一首肾着汤通治了!所以你问我肾着汤治什么病?我说它不治病名,它治寒湿。故寒湿为患,肾着汤主之!心惊胆寒众生,心寒意懒患者,恶语伤人六月寒者,或拖泥带水,慵懒迟步之人,皆可以肾着汤治之。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