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金”者,清金散也。清金散本为治鼻疳之剂,见于《医宗金鉴·幼科杂病心法要诀》。余认为:“疳”虽不同于“干”,但疳含干。平日临症时,不分男女老幼,每必问鼻干与否,必须重视鼻干之症。人体内津液的盛衰十分重要,正如朱丹溪所说“有津液则生,无津液则死”。对此当审时度势,予以明辨之。肺朝百脉,输送精微,以供养濡润全身脏腑、肌肉、四肢、七窍、百骸。肺开窍于鼻,若肺热,熏蒸煎熬津液,则肺津亏耗,致鼻干燥,继而因不能朝百脉输送精微可随之出现眼干、口干等症。此时,须抓住鼻干之症,以清肺热养肺津,恢复肺的朝百脉,输送精微的功能,则诸干自平。故选用“清金散”治之。

若鼻干之症与它症兼现(急症除外)时,当先治鼻。因肺为华盖,其性娇嫩喜清肃,易为热邪所伤,变生它症。

清金散有清热生津润燥之功。药物有:生栀子、黄芩、薄荷、生甘草各4克,枇杷叶(蜜炙)、生地黄、连翘(去心)、麦冬(去心)各9克,天花粉25克,玄参、桔梗各6克,灯芯为引,水煎服。

在应用本方时多不用方中生栀子,而常改用栀子炭。因嫌生栀子苦寒败胃,易致恶心甚至呕吐,炒炭则无此弊病,且能清三焦之热,自然可清上焦之肺热。黄芩清肺热;蜜炙枇杷叶有清肺热,养肺阴;花粉泻肺火而润肺燥;连翘泻六经之郁热而能解毒;麦冬生津润肺除烦;薄荷清肺热;玄参清无根浮游之火而润肺;桔梗宣肺润肺载药上行;甘草清肺热解肺毒。

若兼有咽干喉痛者,可加山豆根、射干、银花等以泄火解毒,清肺润喉;若兼有肝胆郁热者,则可加川楝子、郁金、大青叶、炒龙胆草等以清肝胆之火;如兼有大便干燥者,可加胖大海、番泻叶、大黄炭等,但大黄不可多用,一般只用1.5克。如此应用,临证每获速效。

【病案5】杨××,女,26岁。

主诉:鼻干2年之久,干则痛痒,鼻腔干裂,屡治而无效。来学院门诊医治。问其口干,鼻干。诊其脉右寸弦数,确诊为肝郁乘胃,胃热痰上,火盛克金,肺热叶焦,火炎水干,灼伤肺津。《医宗金鉴》说:“热盛清金化毒效。”用清金散治肺壅热,3剂而痛苦解除。

【病案6】×××,男,55岁。

患鼻干、口干,五心烦热,大便不通3月有余。他医曾投生大黄,番泻叶,大麻仁,蜂蜜等均不奏效,而仅靠灌肠维持,家中人为其母之病所扰甚急。病人之子登门邀余诊疗。初诊,察其鼻干甚燥,结痂,舌质干红,苔微黄而燥,脉细数。

综观是证,知其肺热阴伤津亏,肺不能行其清肃之令,百脉不朝,津液不输;另肺与大肠相表里,肺津亏耗,则大肠必津亏液枯,故肠燥便结而不通;肺不朝,津不输,断其源则津亏阴伤,故口干、五心烦热等阴虚证象而生。若此其肺热益炽,恶性循环,病情日甚,以至此忧。究其因,实乃肺热作梗,非清其肺热、养其肺阴、润其肺肠之燥,不足以滋养其阴,清降其火,去其鼻干,通其大便。

遂投清金散加胖大海5枚,先大便得通,又于上方加减,连投数剂而鼻干、口干、五心烦热等症嘎然而去。经善后调理,其数月之疾竟获痊愈。我认为,胖大海润性甚大,作用范围亦广,涉及上、中、下三焦。上焦可润肺,中焦可润胃,下焦能润肠,并能展肺出音,且为清利咽喉之良品也。

本文摘自《当代名医中医临证荟萃–第一册》,作者/韩天佑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