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茱萸汤应用范围】

从《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所载条文分析,吴茱萸汤分别用于以下四个方面:

1.阳明胃寒,食谷则呕。

2.少阴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

3.厥阴头痛,干呕,吐涎沫。

4.呕而胸满。

其中《伤寒论》与《金匮要略》载录相同的有一条,都总以呕吐为主要症状,证机则属里虚寒凝,浊阴上逆。

【验案解构】

杨某,女,36 岁,2017 年2 月2 日初诊。经行头痛4 年余。患者4 年来,每逢经水来临,即出现头痛,并持续至经期结束。多次经颅脑CT 和脑电图等检查均无异常,其间遍服小柴胡汤、川芎茶调散、通窍活血汤等,并做针灸治疗,病情时发时止,无法断根,经人介绍来诊。刻诊:经行第一天,经量少,色暗红,少量血块,剧烈头痛,以颠顶部及太阳穴两侧为甚,痛时手部抱头,几近撞墙,伴恶心、呕吐,呕吐物为稀涎水,纳眠差,二便尚可,舌淡,苔白腻水滑,脉沉。

【辨证思维及诊治】

头痛,以颠顶部及太阳穴两侧为甚,呈闷胀痛,痛时手部抱头,几近撞墙,伴恶心、呕吐,呕吐物为稀涎水,纳眠差,舌淡,苔白腻水滑,脉沉。四诊合参,辨为厥阴病,证属肝胃虚寒,浊阴上逆。处以吴茱萸汤加味:吴茱萸6g,党参12g,生姜12g,大枣30g,柴胡6g,天麻10g,藳本10g,2 剂,水煎服。

药后仅轻微起效,而辨证无差,方证相符,加减得法,甚是难解。再忆原文,吴茱萸用量一升,生姜六两,加之先前读刘渡舟教授数则运用吴茱萸汤案皆用原方,以及余国俊先生曾言,方证一旦相符,用吴茱萸汤原方可获佳效时,则无需画蛇添足加减。遂再处:吴茱萸12g(水洗七遍),党参12g,生姜24g,大枣30g,2 剂,水煎。药后头痛大减,下次月经期前再拟服3 剂而愈。

【按】仲景用吴茱萸,方后多备注“ 洗”。清代张睿生在《制药指南》中指出“ 洗者,取其中正之意”,以及“ 吴茱萸洗者,抑苦寒,扶胃气”。因吴茱萸有小毒,且性苦燥辛烈,以沸水反复冲洗后,可减其毒性及苦燥之性,但笔者一般10g 以上才用洗制之法。

有关吴茱萸汤的运用,鉴于其主治“ 干呕,吐涎沫,头痛”所具有的明显证候特征,余国俊先生倡导凡见“ 干呕、吐涎沫、头痛”者,便可首选并独投吴茱萸汤,而不必斤斤计较其是否具备肝胃虚寒、浊阴上逆之全身证候和舌脉,亦不必论其属外伤或内伤,经络或脏腑,以及病程之久暂等。另外,头痛之部位,也不一定局限于颠顶,具有一定的实证意义。

2018 年3 月治一位63 岁男性患者,反复左侧偏头痛10 余年,CT 查无异常,剧烈时恶心欲吐,舌红苔黄腻,脉弦硬有力。初诊时也考虑过用吴茱萸汤,但头痛部位、舌、脉无一符合,选以小柴胡汤合芎黄散,初有小效,后渐无明显作用。四诊时偶然听患者用大理本地方言说起“ 痛得清口水直淌”,断然处以吴茱萸汤加味,后果大效。之后,每有发作,均直接要求使用第四诊时的吴茱萸汤加味方。

本文摘自《六经方证观心鉴》,作者/徐凤新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