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1日上午门诊,我刚到诊室,已见一男子在门外等候,我瞧他面色萎黄,形体消瘦,整个人精神不是太好,当时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此人有消化系统方面的疾患。我打开门招呼他坐下,询问他为何精神如此委顿,他很详细地诉说了自己常年腹泻的病史,也讲了自己先前诊治的经历。其间患者感叹唏嘘,悲观之情溢于言表。我一边安慰他,一边细细观察他的舌苔脉象,如此一来,心里基本就有数了。

程× ×,男,27岁,职员。

初诊:2009年6月21日。

主诉:反复腹泻或便溏4年多。大腹胀痛,大便稀溏兼完谷不化,日行2~3次,多则日行4~5次。纳谷尚可,小便清利,舌苔薄白,脉濡细。辨证当属久泻及肾、脾虚肝木乘土。治宜温补脾肾,抑木扶土。

处方:焦白术12g 怀山药12g 炮姜6g 补骨脂12g 益智12g 川黄连3g 白茯苓12g 炒白芍12g 防风12g 焦山楂15g 焦神曲15g 煨葛根15g 炒谷芽20g (7剂)

我开好了方,嘱咐平时宜食温暖易消化食物;若欲增加营养多吃红枣、莲子肉、山药等食物;并叮嘱他切忌吃生冷水果及牛乳、鱼类等食物。

当时,患者听完我的叮嘱,面露疑惑之色,不知道这些食物和泄泻有什么关系。为了打消患者的疑惑,我解释道:“红枣、莲子肉、山药都属于药食同源的食物,且具有健脾气,止泻利的作用;而生冷水果,性质寒凉,易损伤脾胃的阳气;牛乳、鱼类则不易消化,加重了肠道的负担。”患者听后,觉得很受启发。

二诊:2009年6月28日。

服药后,患者腹胀痛已减,大便完谷不化已无,大便成形日行1~2次,小便见多,舌苔薄白,脉濡。既见效机,再以原方加重其制。

原方中炮姜加至10g,煨葛根加至20g,另加红枣6枚(14剂)。

三诊:2009年7月26日。

大便已经成形,腹痛止,日行1~2次,纳谷正常。为巩固疗效,原方加减继进。

处方:焦白术12g 怀山药15g 白茯苓12g 补骨脂10g

益智10g川黄连2g炮姜10g焦神曲12g煨葛根20g炒谷芽20g红枣6枚(7剂)

另外,煎剂服完后,继服丸剂。嘱患者服用中成药附子理中丸(以制附片、炒白术、党参、干姜、炙甘草组成,功在温中健脾)和参苓白术丸(莲子肉、薏苡仁、砂仁、白扁豆、白术等药组成,可以补脾益肺),早、中服参苓白术丸,晚服附子理中丸,以红枣汤送服,饭前服用。

三诊后,患者气色已逐渐好转,面色日渐红润,精神好转,他还登门送来感谢信一封。

尊敬的孟景春教授:

我患病4年,大大小小的医院都看了,也托关系找过很多医生看过,但都不见好转,就在丧失信心的时候听人介绍说起您,我便抱着一丝希望前来就诊,那日我早早在门外寺候,远远望见一位鹤友董颜的老人向我走来。坐下后,您详细地向我询问了病情,并斟酌写下处方,又很仔细地检查了几遍,还嘱咐我日常饮食的一些注意事项。从那时开始,我就非常感动了。我仍清楚地记得:初诊的时候,您只给我开了7剂。后来,回家开始服药,头两天喝过汤药,症状并没有太大缓解,列第3天的时候,我的大便开始逐渐成形,泄泻次数也减少,坚持7天之后,我腹部的胀痛不适已经缓解了许多。如今,我感觉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工作思想也很集中,不再像过去那样,同事曾经调侃我说,以前把工作时间浪费在卫生间了。如今,公司领导对我的工作表现也大加赞扬,所有的生活都重新开始了。

我再次真心地感谢孟景春教授,是您给了我一次恢复健康的机会!

程××谨上

这位患者送来感谢信之后,跟随我抄方的一位学生主动要求把病机和处方用药的意义说给我听,希望我能得到你的指点。我说:“行啊,你说说。”

学生说:“首先,泄泻的病机往往是由于脾气不能升清,所以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健脾和胃。方中的白术、山药、茯苓、炮姜重在健脾阳;其次,此人泄泻已有4年多,属于慢性泄泻,所谓久病及肾。因此,我的第二想法就是温补肾阳。老师在方中所用的补骨脂与益智应该就是用来温补肾阳的吧。此外,焦神曲、炒谷芽可以健胃消食,以利于脾胃的运化。唯独方中的川黄连和煨葛根,不知老师用此二药,是何用意?”

我听后,给他们讲了方中黄连、葛根的作用。因为黄连既能止泻,又能健脾。黄连在《神农本草经》中被列为上品,并指出能治腹痛下利。同时,煨葛根有很好的止泻功能,在《神农本草经》中就有“主下利十岁以上”一说。10岁以上者指泻之久长的意思。现代研究也证明:葛根含有多量淀粉,具有缓和包摄作用,并有抑制肠蠕动亢进。我考考你们:“方中加用茯苓体现了什么治法呀?”

一名学生回答:“白茯苓不仅可以健脾,更重要的是其利水渗湿的功效,它的运用体现了 ‘利小便以实大便’的治法。”

我见还有一名学生面有疑惑,就让他再提出自己的疑问,他问道:“在三诊时要求患者服用附子理中丸、参苓白术丸有什么用意?”

我说:“运用这两种中成药以益气健脾,渗湿止泻,帮助脾胃功能的恢复。还有特别需要强调的一点,凡慢性病时间一长,其正气必虚,虽一时之症状消失,难免有复发之虞,故必须继续服用一段时间扶正的药物,以增强正气,才能防止其复发,彻底治疗疾病。我之所以要患者服用这两种丸药,早上中午服参苓白术丸,因该丸重在补脾止泻,故在白天阳旺时服;晚上天气由阳转阴,故温补脾肾的附子理中丸服之,有利于脾肾之阳的恢复。”

作者:孟景春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