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和汤出自清代名医王洪绪所著《外科证治全生集》。

方药组成:熟地24g,鹿角胶10g(烊化),肉桂3g,姜炭3g,白芥子9g,麻黄1.5g,甘草3g。

方中重用熟地滋阴补血,填精补髓;鹿角胶为血肉有情之品,善生精补髓,温肾养阳,以补草木之品补益之不足。二药相伍,则养血生精之力更著,寓阴中求阳之意。

肉桂、姜炭温运脾肾之阳,散寒以通利血脉,并引熟地、鹿角胶之药力直达病所。麻黄辛温通阳散寒,发越阳气,以逐皮腠之寒邪;白芥子通阳散滞以消皮里膜外之痰结。

麻黄、白芥子相合,宣通气血从筋骨、血脉、肌肉、腠理到皮毛,层层温煦,以化阴凝。阴凝得散,则阳气得宣,血运周流不息。此二药并能使熟地、鹿胶品补而不滞邪,散寒不伤阴,宣通不伤正,温阳不偏亢。

甘草生用,解毒调和诸药,并可续接药力。诸药合用,共达温阳补血、散寒通治之功。

运用要点

证属阳虚寒凝之阴疽、流注、贴骨疽和鹤膝风。症见局部漫肿无头,皮色不变,酸痛,不热,不渴,舌淡苔白,脉沉细或沉迟。

临证以局部漫肿、皮色不变、酸痛、舌淡苔白、脉沉细或沉迟为运用眼目。

阴疽、流注、贴骨疽和鹤膝风等阴证的产生,与阳虚不能温运血脉,以及失于化气行水,日久邪从寒化,血滞痰阻,胶着于筋骨、血脉、肌肉、腠理,并外显于皮肤而得。

方中麻黄

关于阳和汤,《 中国医学大辞典 》云:“ 此方用熟地、鹿角以为温补之品,用麻黄以开腠理,用白芥子以消皮里膜外之痰。且熟地得麻黄则补血不腻膈,麻黄得熟地则通络而不发表。用治诸疽内陷,如日光一照,使寒冱悉解,故有阳和之名。唯半阴半阳之证忌用。”

其中的麻黄,《 神农本草经百种录 》谓其:“ 轻扬上达,无气无味,乃气味中最轻者。故能透出皮肤毛孔之外,又能深入痰凝积血之中,凡药力所不能到达之处,此能无微不至。”

可谓深合麻黄在阳和汤中的重要作用。但本方中麻黄用量宜轻,取其通阳为主,散寒为辅。

阳和汤使用禁忌

阳和汤总以治疗阴证为主,《中国医学大辞典》提出“唯半阴半阳之证忌用”。

马培之曾评曰“此方治阴证,无出其右,用之得当,应手而愈”。但 “乳岩不可用,阴虚有热及破溃日久者,不可沾唇”。提出了阳和汤禁用于半阴半阳、阴虚有热、肿溃及乳岩。

实际上,阳和汤整体虽然偏温补,但其温燥之性远不及含附子、干姜等的纯阳汤剂。且尚有熟地、鹿角胶可以补精生髓,养血润燥,其不良后果未必会如“不可沾唇”般令人百般避忌。当然,对于疮疡阳证、阴虚有热及破溃日久者等则均需忌用。

同时,有关本方的加减,王洪绪认为 “不可增减一味”亦有言过其实之嫌,临证需据实际情况,方能前后进退。如无鹿角胶时,则可改用鹿角霜,以通血脉、祛瘀滞;又可改肉桂为桂枝或二者并用,则可加强温通血脉、和营祛滞之功等。

验案解构

赵某,女,61岁,2011年10月23日初诊。左侧颈部皮下散在黄豆大硬结2枚一年余。患者一年前因感冒期间服食鸭子肉后出现左侧颈部疼痛,后经西医诊断为 “ 淋巴结肿大 ”,并经抗生素输液治疗4日,以及煎服单方夏枯草(每次30g)数剂,疼痛一度缓解。但硬节大小不变,且每遇冷天和服用消炎药,疼痛反而加重,经人介绍来诊。

刻诊:左侧颈部皮下硬结,轻压痛,遇寒加重,表皮颜色不变,伴乏力,纳差,睡眠一般,大便稀溏,日1~2次,小便色白,舌淡苔白,脉沉细。查左侧颈部皮下硬结2枚,如黄豆大小,边界清晰。

六经辨证思维及诊治

左侧颈部皮下硬结,轻压痛,遇寒加重,表皮颜色不变,伴乏力,纳差,大便稀溏,日1~2次,小便色白,舌淡苔白,脉沉细。四诊合参,辨为少阴病,证属阳虚寒凝,痰滞为患。

处以阳和汤加味:熟地24g,鹿角胶10g(烊化),肉桂3g,姜炭3g,白芥子9g,麻黄1.5g,甘草3g,制附子10g,黄芪15g,皂角刺9g,6剂,水煎服。

患者自以为淋巴结肿大因炎症引发,起初对开具含附子的汤方十分疑虑和感到不解,耐心解释后,方才勉强同意服用。药后疼痛减轻,硬节变小。先后3诊,共服药18剂而愈。

按:淋巴结肿大属中医 “ 核证 ”范畴,临床多以清热解毒、软坚散结为法。本案过用寒凉,又迁延日久而属阴证,非温阳补血不足以周流气血,散寒通滞;非发表消痰不足以开散皮里膜外之邪结。又阴寒日盛,故加纯阳附子,以增强散寒之功;黄芪合皂角刺,取补虚而托毒之意。

同时,阳和汤中白芥子一味,生品性味辛温,辛散走窜力强;炒制后虽可避免耗气伤阴,但通达走窜皮里膜外之力锐减。结合本方特点,笔者认为白芥子宜以生用为佳。

本文摘自《六经方证观心鉴》。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