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于2020年7-8月有幸加入诸暨援川队伍,现将援川时的医案整理一则供同行交流探讨。

邓某,女,57岁,金川县勒乌镇人。

2020年7月16日来诊,口干,咽干,已数年,需经常含水,不能吃干的东西,容易噎住,尤其是晚上,舌头干的黏住不能动,大便2日/次,脉细,现代医学诊断为口干症,中老年人易发,建议平时应多吃新鲜蔬菜与水果,多喝开水,不吃上火食物,也看过1-2次中医(具体药物不详),但均效果不理想,今来我处抱着试试看的心理。

当时舌象

思辨:温病愈后,真阴匮乏,出现上述舌苔,结合大便情况,考虑增液承气汤去芒硝加枳壳,以图滋阴泻火、缓泻而不伤正,加天花粉,进一步润喉,加当归,一是为了养血,二是考虑久病必瘀,以活血补血。

处方:天花粉10g,玄参40g,生地30g,麦冬40g,大黄(后下)8g,枳壳10g,当归10g。

因金川那边人们的习惯是一剂药服2天,所以二诊时患者在7月底来的,诉:口干、咽干明显好转,而且肢体的麻木也有所好转,查舌体,上面的沟沟渠渠明显变浅(由于那天匆忙未拍下照片,实属遗憾),但心下胃脘部有隐痛,考虑:寒凉伤胃,遂减大黄量加干姜6g,加川芎15g,虑其近日有头痛。处方如下:

玄参40,生地40,麦冬40,天花粉10,大黄(后下)6,枳壳10,当归10,川芎15,干姜6

由于8月上旬援川工作结束,未能再见到,甚为遗憾。

作者/金海涛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