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女,50岁,四川绵阳涪城区人,6月20日因反复尿路感染经人介绍前来就诊。

患者经常尿路感染,经常尿频,尿急,尿痛,每次到其他地方的诊所配西药缓解,吃完药后过段时间复发再次吃药,如此反复多年。

经人介绍,前来我处治疗。

现症如下:胖壮,面青黄,抑郁貌。前几天尿急,尿痛,小便黄,吃西药后,现在尿还是急,小便青,少腹憋胀,舌质淡白,舌苔淡白,有齿痕,心情急躁,大便正常,脉弦滑。

辩证为:太阴水饮不气化夹气滞证,方用四逆散加五苓散。

药物如下:北柴胡20克,白芍30克,枳克15克,炙甘草10克,猪苓20克,茯苓25克,炒白术20克,泽泻30克,桂枝15克,瞿麦20克。3剂,每天1剂。

6月21日患者打电话来非常高兴,说吃完第1剂就非常好,要求把剩下的两剂打成粉末吃,我让他先吃完三剂后再说。

6月24日二诊:各种症状完全消失,去掉一诊处方的四逆散喝瞿麦,打五苓散散剂巩固治疗,防止复发。

点石成金:面青,抑郁面容,脉弦,气滞证,用四逆散;尿频繁,尿急,舌质白,舌苔,有齿痕,脉弦,太阴寒湿水饮不气。

作者:邓文斌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