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床各科用药方面,有很多药物属于专用之品,如“疮家圣药”、“治疡要药”、“女科主帅”等,喉科疾病亦有不少专用之品,诸如薄荷、牛蒡子、桔梗、山豆根、射干、挂金灯、玄参、僵蚕、藏青果、马勃、一见喜等不下数十种。这些药物虽然均可用治喉科病症,然而其药性各不相同,临床上必须根据具体病症,适当选用,方能克厥其功,药到病除。兹根据其性能,略举如下:

1.疏散风热而利咽喉

主要适用于外感风热、咽喉红痛等症。如薄荷、牛蒡子、马勃等药。

其中薄荷性味辛凉,疏风发汗力强,专用于风热咽痛,表热无汗之症;且性凉利咽,对于咽喉觉有灼热,不仅可以内服,且可研粉入柳花散中作吹喉之用。惟含芳香性挥发油特浓,不宜久煎,必须后下。

牛蒡子药性辛苦而寒,既能宣散风热,又能清热解毒,凡风热、邪火炽盛者皆可配用;且有化痰之功,对痰热咽痛者亦甚适宜;而又为滑利之药,大便艰难者固属佳品,脾虚泄泻则应慎用。

马勃苦辛而凉,既能发散风邪,兼有清热之功,但轻宣之品,功力较弱,于风热咽痛轻症用之最宜,犹杀鸡不用牛刀,若过剂反致伤正,用之则无虞也。

2.清热解毒而利咽喉

主要适用于热毒炽盛、咽喉肿痛等症。此类药又可分为清热利咽与消肿利咽两种。如苦甘草、板蓝根、一见喜、挂金灯等药均属前者,而山豆根、射干、土牛膝等品则属后者。

其中尤以土牛膝清热消肿之功最为显著,对白喉之症亦有显著疗效,无论鲜者单用打烂搅汁或配入其他方药中其功均甚卓著。惟此品最宜用根,而近年来药肆竟用全草入药者,其效则不可同日而语矣。

3.清化痰热而利咽喉

主要适用于痰热壅盛,咽喉肿痛之症。常用者如僵蚕、射干、牛蒡子、桔梗等品。

僵蚕一药,既能祛风,又能化痰,且能消肿,无论急性、慢性各种喉症均可应用,尤为喉症危急中必用之品,故为喉科之要药,临床应用,每奏良效,殊不可多得之品。惜近年来货源不足,虽有僵蛹替代,其效果则须进一步观察。

射干一药,清热消肿为主,故现常配山豆根或挂金灯应用,但亦有消痰之力,对痰涎壅盛之咽喉肿痛亦为适宜。

桔梗一药,虽有化痰作用,可用于痰热咽痛之症,但其利咽之功较佳,应用极为广泛,无论风热初起、热毒炽盛以及阴虚火旺等症均可配合应用。

4.滋阴降火而利咽喉

主要适用于阴虚火旺,咽喉红痛之症。如玄参即是。本品既能清热泻火,又能育阴降火,实证可用,阴虚火旺者尤恃为要药。但兼能滑肠,故脾虚便溏殊不适宜。且苦寒润降之品,切忌用之过早,尤以痰热之症,更须注意,以免反使痰热凝而不化,而致缠绵难愈。

上列数者,仅举其一斑,以示其应用之概况。临床上除选用此等专用药物外,还必须根据病情选用各种相应的通用之品,如发散药中之荆芥、防风、桑叶、菊花,清热药中之黄芩、金银花、连翘,化痰药中之地枯萝、制半夏、炒莱菔子,滋阴药中之生地、沙参、麦冬,乃至通腑之元明粉、大黄,活血之丹参、赤芍等品,均宜相应配合应用,庶能得收全功。

本文摘自《张赞臣临床经验选编》,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主编/上海中医研究所,本文作者/张赞臣。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