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抓独法的特点

1、抓独法源流

今天我们讲抓独法。我们研究伤寒论有五法,有标本法,有聚类法,有平脉法,有截断法,还有我们的抓独法。抓独法呢,它是有源流的,在伤寒论的平脉法就讲到了。“邪不空见,终必有奸”,平脉法说得了疾病以后,它一定是有有它特殊的表现,所以“料度脏腑,独见若神”。你要会了抓独法的话,看病就会独见若神。

“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就是指柴胡证的主证,只要见了一证,就可以,不必悉具”。我们知道,柴胡证有主证,有或然证,主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张景岳也说了,独处藏奸。大家可以看到,抓独法是有源流的。

2、抓独与抓主证的区别

大家都常明白用经方,需要抓主证。为什么需要抓主证?

证是由主证加次证组成,我们讲症候是症状加体征,体征主要是舌苔、脉象。主证往往是2-5个症候,主证加次证,也就是伤寒论讲的或然证,或然证有多有少,少的有两三个,多的有七八个。

为什么我们经方要抓主证呢,这是因为主证反映了我们这个处方所代表的病机,次证是或然证,根据这个病人的体质或疾病当时的情况,出现一些或然证。所以用经方要强调抓主证,但这与我们抓独不一样,因为我们抓独,抓的是反应基本病机的特殊症候,这些特殊症候往往是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

抓独是去看这些特殊症候的基本病机,所以叫独证,抓的是独证不是主证,这是独证与主证的区别。我们还是以柴胡证来说,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少阳之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

我们说口苦,口苦最常见的原因是两个,第一个是返流,由于什么呢,小肠的食物往胃返流,再往食道返流,最后刺激舌根引起口苦,也就是胆汁返流,我们叫碱性返流,这种反流我们用乌梅丸就可以治。乌梅丸可以见到口苦,口苦的原因还是返流的胆汁引起的。

第二个是胆红素升高,黄疸的病人基本都口苦,不黄的也可以口苦,隐形黄疸就可以口苦,胆红素正常的也可以口苦,我们观察它基础胆色素升高就会引起口苦,它升高可能还没升高到异常值,就可以口苦。所以只要看到病人伴有口苦,你从少阳厥阴去治,问题不大。

咽干我们讲,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病人只要觉得咽喉肿痛,你就可以用什么呢,从少阳去,举个例子,小柴胡汤加细辛,从少阳去治;或者这个病人是一个少阴病,也可以看到咽喉肿痛,麻黄附子细辛汤加黄芩。你看我们的配伍,我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常常加黄芩,我用小柴胡汤常常加细辛,小柴胡汤为什么不加附子呢?

因为您要知道,这个少阴病里面的解热镇痛药就是细辛,因为麻黄附子细辛汤里说了,反发热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对吧。少阳病得之二三日,无证脉沉者,麻黄附子甘草汤,如果发热,他叫反发热,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用细辛做解热镇痛作用,所以细辛既走少阴又解表,所以我们用小柴胡汤加细辛,就从少阳走,或者我们从少阴走,麻黄附子细辛汤我也常常加黄芩。

大家说这个目眩不一定在少阳吧,它可能是在少阴。没关系,杞菊地黄丸里不是有菊花吗?

那个枸杞还是个养肝阴的药,有啥不能从少阳去治啊?可以从少阳去治的。独证就是反映基本病机的特殊症侯,一针见,这是我们和抓主证的区别,抓独抓的是独证,抓主证抓的是主证,主证由2-5个症侯构成。

3、先证后诊,以诊测证

第三个,我们就要讲先证后诊,以诊测证,这是我们治疗疾病的几个特点。

我们是证先出来,然后再诊断,由诊断来检测我们的证准确不准确,大家就说了,你不诊断哪有证啊?应该是先诊后证嘛。

先诊断,望闻问切你再辨证,你哪可能先证出来你后诊断。哎,这个可以的。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伤寒论》序里你知道讲了什么,“省疾问病,务在口给”。就是说病人给他说了什么,就考虑治什么。所以它平脉法就讲,“上工望而知之,中工切而知之,下工问而知之”。

比如说望而知之,一会我举例子来说明它。中工的切而知之,举个例子来说吧,比如说承气汤证,我们叩诊就能把它叩出来大便在哪里,再用大承气、小承气、调胃承气,都可以叩出来。所以先是望而知之,然后再是切而知之,然后问而知之。

你知道问诊的弊端在哪里吗?我跟大家举个例子,有个男性患者(这种患者我治过很多,基本上都是这个模式),他来治失眠、疲乏。一看就是一个木形人的体质啊,木形人鼻梁附近发青,皮肤再一油腻你就知道是肝经湿热,上手一搭脉,尺脉弦数,那就出问题了,为啥呢?肝经湿热下注。它不是来治失眠、困顿的,这个人还掉头发,也不是来治掉头发的,他治什么?尺脉弦数啊,尺脉弦,弦则为泄,是早泄这个病人,数则为热,他有泌尿系统感染,因为我们现在卫生条件很好了,即便有包茎的人,也很少发生泌尿系统的感染,所以首先考虑什么?性病。而且是慢性性病的急性发作导致早泄。所以他来给你说治失眠,治困顿,有的人他还告诉治脱发,实际上他是泌尿系统感染,尿频急痛,早泄。然后是什么,会阴部的潮湿,汗出如油,臭,这种人还有腰酸。它是个综合征,但是病人不告诉你这个,他告诉你我失眠,困顿,脱发,你去问诊,行吗?我治过这种病人,基本都是我抓独给他抓出来,你问他,你来治什么病啊?治失眠,你问他还有什么症状啊,他说困顿,你再问他说掉头发,他就不告诉你泌尿系统过去有过感染,有过早泄,有过这个会阴的潮湿不舒服,就是一个肝经湿热下注。其实我们一搭他的脉,尺脉弦数的脉的话,我们一下子就出来了,脉弦,小柴胡嘛,既然是在尺中,四妙散嘛,柴胡四妙散嘛,加蒲公英、白花蛇蛇舌草嘛,处方就出来了。实际上我们一摸他的脉,尺中弦,小柴胡;在尺中下焦,那就是四妙散;数,蒲公英,白花蛇舌草就去了。那这个处方已经定了,你还诊什么诊呢,用诊断来验证你的结果嘛,来验证你的这个证,然后来调整你的药物。我们是这样子的。

我举个例子,我在讲脾胃病辨证法的时候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十二指肠球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你看检查单,已经确定了小建中汤。处方已经出来了,我开始辨证了,一看白面书生,是个桂枝证,《金匮要略》讲的 “面色薄,形体酸削”,如果病人告诉你吃东西不好,消化不好,首先就考虑十二指肠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然后就开始给他平脉了,先一搭手,手心潮热,他就是个桂枝证,那小建中汤证就具备了。再看脉,脉或浮缓,脉或浮大,没有力的,那就是很典型的小建中汤证了,这个在太阴病篇就说的很清楚了。或者你再去触诊,去按压哪里疼,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疼痛部位大家很好去按的。如果有出血,加阿胶,《金匮要略》说了出血的人加阿胶,当归建中汤加阿胶。所有的这些四诊,仅仅是来证实你的证和方而已。所以我们是先证后诊,以诊测证,来验证你的证,看病非常快,你看是跟常规的看病方式是反的。五法有标本法,聚类法、平脉法、抓独法、截断法。本质上是反映了理法方药的各个层面,标本法是理,聚类法是法,抓独法直接出方,平脉法、截断法定药,它实际上是理法方药贯通的。我们由于门诊患者太多看病确实没有时间采取四诊合参的方法,四诊用来干什么呢?四诊用来证实我们的辨证,这是第一个。一个病人来了,我方子已经出来了,证已经出来了,这个四诊就是用来证实我的辨证是不是对的。

比如说我要用瓜蒌,我问他大便好不好,因为如果大便稀的话,用了瓜蒌会导致他腹泻的,如果大便干燥用瓜蒌正好通他的便。为什么大便干燥的效果好呢?因为如果他的症跟这个药物的性味功效吻合的越多,这个药物对他的效果越好,并不是为了通他的大便而用瓜蒌,而是要通过问他有没有大便来证实我需不需要用瓜蒌,我不知道大家清楚我的意思没有。神效瓜蒌散是我用来治疗乳腺增生的小方之一,我有问他便秘不便秘,我用瓜蒌不是因为要用瓜蒌来治他的大便秘,而是因为要用他的大便秘来证实我该不该用神效瓜蒌散。这个和常规的思路是相反的,就是四证实我们的辨证和用方,对不对?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通过四诊来调整我们的处方,使我们辨证用方做到细化。第三个是通过四诊来与病人交流。

二、 抓独的方法

接下来我们具体讲抓独法包含些什么内容。第一个抓证,抓独证。我们讲的抓独证,我们是抓反应病机的独特症状,不是抓的主证,这是有区别的。第二个抓枢,三阳独取少阳,三阴独取少阴,这个在截断法会详细的讲。第三个抓病,抓病有七条,我把抓病的这七条规律告诉大家。

1、抓独的方法之抓病法

(1)先经后病调其经,先病后经治其病:这个大家都知道吧,如果月经紊乱在先的,因为月经紊乱再出现很多的症状,那你去调她月经就行了。像多囊卵巢综合征她会出现好多的症状,你把月经恢复,她这些症状就恢复了。如果由于疾病导致的月经紊乱,你治病就可以了,病治了,月经也就恢复了。

(2)先血后水治其血,先水后血治其水:先血后水是血分,治其血;先水后血是气分,治其水。大家会说这个好枯燥,啥叫先血后水,啥叫先水后血,我跟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腹水,有肝硬化腹水和肝癌腹水,肝癌腹水就属于是先血后水,你要治血分,去控制它的肿瘤。肝硬化的腹水是肝功能失代偿,导致低蛋白,门静脉高压,这个腹腔积液,你去治他的肝硬化,恢复他的肝功就行了,这是气分。肝硬化的病人容易出血,你治其水,水消了,门静脉高压也就缓解了,出血也能停止。当然肝癌腹水也低蛋白导致的,因为有肝硬化嘛。不过前者是血性腹水,红色的,比较粘稠,甚者有絮状坏死的组织,后者是澄清的腹水,比较好鉴别。

(3)因实致虚治其实,因虚致实治其虚:这个也很难理解,啥叫因实致虚,啥叫因虚致实。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三阳的肿瘤他就是因实致虚,治其实,比如下瘀血汤,桃核承气汤就可以,子宫肌瘤用桂枝茯苓丸等就可;三阴的肿瘤,比如说太阴,萎缩性胃炎、肠上皮化生,然后得了胃癌,他是因虚致实,他要治虚,为啥不用半夏泻心汤,而用四君子之类的处方呢?那是因为胃阳受脾阳的影响,我们都已经说了久病脾阳匮乏,所以半夏泻心汤急病可以,久病不行,你可以通过脾阳来恢复他的胃,但是总的是治虚,治虚来治实。前天我讲课时,就有人提问我她的子宫肌瘤用桂枝茯苓丸没有效果?我说子宫肌瘤是肿瘤嘛,是痰瘀互结,化痰活血为啥没有效果呢?因为他痰瘀互结背后是脏腑阴阳气血逆乱。你一定要去恢复她的脏腑阴阳气血,怎么去恢复呢?这个属于是阴阳易里头讲的重阴,雌激素水平高了,那你去对抗她的雌激素。你把她这个重阴纠正后,她的子宫肌瘤就小了,西医用三苯氧胺治疗子宫肌瘤,原理是一样的,我们的办法比它的还不一样,我们内源性的阻断,办法很多的嘛,不光是桂枝茯苓丸、桃核承气汤,大家要灵活。

(4)痼病卒疾,先治卒疾,从痼病化:有慢性疾病然后又得了急性疾病,你要先治急性疾病,但慢性疾病是影响急性疾病的转归的,所以痼病卒疾,先治卒疾,从痼病化。举个例子,胆结石的病人感冒了,首先想到的处方就是柴胡桂枝汤,《伤寒论》的处方,少阳与太阳同病,首先你要治他的感冒吧,你不能先治他的胆结石,所以说痼病加卒疾,先治卒疾,先治卒疾怎么治呢?从痼病化,你考虑他胆结石用小柴胡汤,感冒合上桂枝汤,柴胡桂枝汤,太阳少阳同病,清楚没有?

(5)表里同病,先表后里,急则救里同时有表证里证,先治表证,后治里证,如果病情危急的话,里虚太甚先救里证,不用多说了。

(6)形气同病,调气为先,神气同病,调神为先:形气同病,调气为先,就是说急则调气,缓则调形。如说癌症病人来了,他有饮食不好,吃不下饭,那你首先要调整他的饮食,改善他的全身状况,治疗一两周等身体恢复过来了再治他的肿瘤,形气同病,调气为先,形气同病可以单独调气的,不一定同时调形,我可以不先控制你的肿瘤,我先改善你的症状,然后再来调形,急则调气,缓则调形。神气同病,调神为先。神气同病的话,如果你单纯调气的话他是没有效的,主要见于很多官能症状,如胃肠神经官能症,欲吐不能吐,欲食不能食。如说百合病,百合病的欲吐不能吐,吃止吐药他是没有效果的,他是一个精神症状。神气同病,调神为先,处理那些症状是没有效的。

(7)直取其病,随证化裁:举个例子,我昨天讲脾胃病用药法,为什么反复举同一个例子?因为大家可以反复听啊,反复听大家才能有印象。比如口疮,用导赤散加减,所有的口疮都可以用导赤散加减。崇尚温补学说的一听急了,所有口疮都可以用导赤散加减吗?阳虚的口疮多了。没关系嘛,阳虚加细辛,再加附子,再加砂仁。加砂仁你可以合封髓丹;加附子,你可以合全真益气汤。还有滋阴学派也急了,你导赤散是治实证的,阴虚的口疮咋办?阴虚养阴嘛,加牛膝,加生地,就是导赤散加减,随证化裁,直取其病。为啥要用导赤散?因为导赤散是针对口疮一个特异性的处方。里头有竹叶、通草、甘草。木通可以换通草。我们讲枇杷养胃饮的时候就谈到了它的机理。看到没有?直取其病,随证化裁。

5、抓独的方法之抓证法

(1)抓证总纲

无热恶寒发于阴,发热恶寒发于阳。

太阳恶寒并发热,少阳寒热来复往。

阳明但热不见寒,背寒即合太阴脏。

一共三句,第一句“无热恶寒发于阴,发热恶寒发于阳”,这是阴阳总纲。第二句“太阳恶寒并发热,少阳寒热来复往”就是太阳恶寒发热,少阳寒热往来。第三句“阳明但热不见寒,背寒即合太阴脏”说阳明病是但热不寒,如果其背恶寒者加人参,白虎加参汤。

太阳脉浮少阳弦,阳明在经大脉现。

沉而有力是腑实,无力而沉附子见。

“太阳脉浮少阳弦,阳明在经大脉现”就是我们讲的脉的长宽高,脉位高的是浮脉,是太阳病,太阳之为病脉浮嘛。少阳病是脉长,长度增加,摸着是弦脉,如形长杆。阳明脉大,摸着脉很宽。长、宽、高就是我们的浮、大、弦,就是太阳、少阳、阳明。

“沉而有力是腑实,无力而沉附子见”阳明经还可以见到沉脉,如果沉脉而有力的是腑实。摸到沉而有力的脉,首先看有没有大便,要去大便,没有大便那是肿瘤。无力而沉附子见,是少阴寒化附子证。大家应该很清楚。因为少阴阳虚,不能以托脉外出。

太阴浮大缓无力,少阴沉迟并微细。微细欲绝是厥阴,弦而无力即肝虚。所谓太阴浮大缓无力,太阴的脉可以是浮脉,可以是大脉,可以是缓脉,他总之没有力气。太阴这个脉浮大缓,见于《伤寒论》的太阴病篇和虚劳病篇。用桂枝汤和建中汤,主要就是这三个脉象。“

少阴沉迟并微细”说的是“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微为阳微,细是阴细。微是阳虚,细是阴虚。大家说细有阳虚吗?厥阴病篇的细不就是阳虚嘛,脉细欲绝,当归四逆汤,那不是有寒嘛,寒性收引脉可以细。我们讲当归四逆汤已经讲过了,为什么会出现细脉。微为阳微,细是阴细,这是大的看,要灵活。同时还可以见沉迟脉。我们讲沉迟无力,这是少阴寒化证。

“微细欲绝是厥阴”不管是微脉、细脉,只要这脉摸不清楚,有欲绝之象,甚至摸不出(《伤寒论》讲的脉不出,无脉),就是厥阴,三阴死症已经讲了。“弦而无力即肝虚”什么意思呢?这句话说我们六经为病脉证提纲有五经给了脉,“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伤寒三日,阳明脉大”,“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伤寒脉浮而缓,手足自温者,系在太阴”,就是五经都讲了脉,为啥厥阴没有脉?厥阴有脉啊,当归四逆汤和厥阴死证,都讲了微细欲绝,欲绝之脉,就是厥阴,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是什么呢?平脉法讲了,“东方肝脉,其形何似?师曰:肝者木也,名厥阴,其脉微弦濡弱而长,是肝脉也。”我们这里讲“微细欲绝是厥阴,弦而无力即肝虚”,就是说厥阴病的脉含有两个,一个是欲绝之脉,一个是弦而无力之脉。那么有力是啥?有力是少阳,无力是厥阴。

太阴手足自温之,少阴厥阴四逆始。

若有少阳阳气闭,疏肝泻火皆可治。

前面第一条是总的原则,第二条、三条,是讲脉,然后开始讲证,我们说脉症并治嘛。太阴手足自温之”,说的就是太阴病它是手足自温的,它是不会出现手足的冷的。如果你出现四肢冰冷,首先首先你就要考虑至少到了少阴经,所以“少阴厥阴四逆始”,始自少阴经。为什么呢,“伤寒脉浮而缓,手足自温者,系在太阴”,所以太阴病,它是不见四逆的。我反复举这个例子,如果一个病人,不能吃凉东西,你用理中丸,如果一搭上他的脉,发现他的手背是凉的,那就用附子理中丸,用了附子理中丸,再不见效,兼见弦脉,那就应该是丁附理中丸。前者在太阴,后者在少阴,最后去厥阴,大家知道这个次序了吧。

“若有少阳阳气闭,疏肝泻火皆可治”,就是少阳阳气郁闭达于四末,就是四逆散证,疏肝泻火,泻什么火,龙胆泻肝汤,就是少阳夹湿证。我们前面反复讲了,这个少阳有夹湿不夹湿,不夹湿的用四逆散;夹湿的用龙胆泻肝汤。我们举过有一个病人怕冷,夏天穿棉袄,附片怎么弄都不见效,龙胆泻肝汤,一吃马上怕冷就缓解了。不是我治的,我还是学生,老师治的,段老师就擅长这方面。

自利不渴属太阴,渴是少阴不化津。

厥阴消渴兼久利,龙雷火升夜半饮。

太阴的特点是 “自利不渴者,属太阴”,自利不渴,就是说他大便稀溏,不口渴。“渴是少阴不化津”,因为少阴肾主蒸腾气化,渴是因为肾不能蒸腾气化,运化津液。如果渴它就到少阴经了。厥阴的消渴,可以久利,也可以不利,但是它有的有一个特点,半夜渴醒。

腹满而吐是太阴,欲吐不吐少阴经。

吐而冲逆属厥阴,痛烦胸满吐涎清。

“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说什么呢?消化不良嘛。但是在少阴经就不一样了,“少阴病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属少阴”。看到了嘛,少阴是欲吐不吐,就是恶心,这种人常常用手按在心口作呕,多心烦不舒服,所以叫恶心,多形象。一般来讲恶心跟呕吐是并见的,先恶心后呕吐,我们讲恶心、呕吐嘛。但是就有的病人就恶心,不呕吐,肿瘤科常见,打完化疗以后,他老恶心,你看不见他吐,那种病人就是属于少阴。

吐而冲逆属厥阴,厥阴呕吐伴冲逆的症状,比如头痛、烦躁、胸满,还有呕吐涎沬。这是由于他呕吐的时候寒气上逆。大家知道干呕吐涎沬的病人的特点是什么呢?半夏干姜散是治干呕吐涎沬,但是吴茱萸汤它也治,不过吴茱萸汤伴伴头痛、胸满、伴烦躁,你看它跟半夏干姜散是不一样的。我要是跟大家分析这个处方就很简单了,干姜是一个抑制分泌的药物,他不是吐涎沬嘛,口水多,干姜抑制分泌,吃了干姜都口渴,所以半夏干姜散抑制分泌,口水就少了。然后吴茱萸也是抑制分泌的,所以这两个处方都治干呕吐涎沬的,减少唾液分泌液。但是有一个区别,吴茱萸汤伴有冲逆,半夏干姜散就没有。两个不在同一条经上。

劳宫汗出为桂枝,反此阳明腑气实。

手心为桂手背附,表里浮沉虚实知。

劳宫汗出就是手心劳宫穴的位置汗出,那就是桂枝证,最典型的就是什么呢?桂枝汤、小建中汤,太阴病篇和虚劳病篇都说了很多。所谓劳宫,治虚劳嘛。如果劳宫汗出不是一个虚证的话,那就是阳明腑实证,大便燥屎已成,就是“手足濈濈汗出者”,燥屎已成。阳明病的特点是日晡潮热在气分,伴手足濈濈然汗出的,从经证转化为腑证了。

手心为桂手背附,就是我们平脉的时候,你搭上去摸一下他的手,摸手心就是桂枝,摸手背就是附子。手心潮热、手背寒凉,一个用桂枝,一个用附子。

什么叫表里浮沉虚实知呢?太阳、太阴病只要用桂枝都可以见到浮脉。用附子见到的是沉脉。这是表证或者里证,表证可以用桂枝汤,里证就是用建中汤或者四逆汤等。伤寒中风表虚证用桂枝汤,太阴病里虚证用建中汤,都是用桂枝,这是浮脉。里实证,阳明腑实用承气汤,里虚证,少阴寒化用四逆汤,这是沉脉。

三阳抓独取少阳,三阴独取少阴经。

前者为开后者合,咽喉便是截断形。

这个讲了很多遍,不再说了。

(2)抓六经脉证

浮为太阳多恶寒,缓风紧寒无力虚。

咳而遗尿是蓄水,色黑反易为血蓄。

时热时汗皆桂枝,时腹自痛是里虚。

“浮为太阳多恶寒”就是说有一分恶寒,便有一分表证。只要恶寒没减就是太阳证没解,所以把恶寒当作太阳证的一个独证。“缓风紧寒无力虚”,浮缓是中风,浮紧是伤寒,脉没有力气是太阴脾虚,太阴病篇讲“伤寒脉浮而缓,手足自温者,系在太阴”。

“咳而遗尿是蓄水”,因为膀胱稳定性差,腹压增高遗尿,打个喷嚏他都遗尿,所以叫膀胱蓄水。蓄血证有膀胱蓄血、阳明蓄血、有血室蓄血。为什么“色黑反易为蓄血”呢?《伤寒论》写的非常严谨,他说“屎虽硬,大便反易,其色必黑。”如果大便不成形,颜色黑如柏油的是消化道出血。消化道出血油样便,它是稀便。那不见得适合用抵挡汤,水蛭、牤虫、大黄、桃仁,有活动性出血。如果“屎虽硬,其色必黑。”那就不是由于活动性出血引起的,大便不是溏便。但是大便在肠道停留太久了,可以导致大便颜色变黑。但是那种人大便不好解,那是大承气。他又说大便反易,他就是大便好解的,就不是大承气证。大家看这三句话:“屎虽硬,大便反易”反易就是大便本来应该不好解,“其色必黑。”一下子就把活动性出血、大承气和阳明蓄血区别开了。

“时热时汗皆桂枝”,桂枝汤证的特点一会儿发热,一会儿出汗,一会儿轰热面红等。“时腹自痛是里虚”指的是 “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是小建中汤证。

脉弦少阳半表里,口苦咽干一证备。

弦而有力属少阳,无力而弦厥阴具。

脉弦是少阳半表半里,“口苦咽干一证备”。有力的是少阳,无力的是厥阴。

大脉即是阳明病,日晡潮热是在经。

大而无力是虚劳,细涩夜热与失精。

手心汗出燥屎成,噫气胸痹是阳明。

伤寒三日,阳明脉大。如果这个脉大而没有力气是虚劳,那个是小建中汤证。日晡潮热还是在经,“手心汗出燥屎成”就是你摸他手心汗出,阳明腑实证已经出来了。细涩的脉见于晚上热,细的脉容易夜间发热、盗汗,涩的脉多见失精。细涩脉是与大而无力的小建中汤证对举,一是脾虚发热,一是肾虚发热;一在白天,一在晚上;一自汗,一盗汗。“噫气胸痹是阳明”,大家看有一种胸痹证(就是冠心病心绞痛发作的人)他先觉得胃不舒服,还噫气,然后就开始心绞痛发作了,如果在白天发作,这种人是阳明(夜间多厥阴)。胃络通于心,要用半夏,就是栝楼薤白半夏汤,还可以合枳陈姜汤。

少阴阳微与阴细,咽痛干呕但欲寐。

附子但向腰间求,人参还是背中虚。

浮缓即是桂枝证,沉迟附子温阳气。

“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微是指阳微,细是指阴细。咽痛大家都知道,一阴一阳结也说了。干呕就是欲吐不吐,恶心这是少阴的一个特殊表现。但欲寐就是睡不着或者睡不醒,困顿。“附子但向腰间求,”前面我们讲了附子定在阳关穴。“人参还是背中虚”,就是其背恶寒者,加人参,那是在至阳穴。白虎加人参汤或者与白虎汤区别,或者附子汤跟真武汤的区别,其实都是在这里。“浮缓即是桂枝证”桂枝是增加心率的,“沉迟附子温阳气”,少阴肾阳虚用附子,托脉外出。

表脉反沉麻附甘,阳气虚弱多两感。

反热即向细辛求,但寒不热病缠绵。

表证脉浮,脉反而是个沉脉,那就用麻黄附子甘草汤。这种人阳气虚弱,多发生太少两感,反反复复的感冒好不了。这种人他不应该发热,如果发热就叫“反发热”,用少阴特有的“解热镇痛药”细辛。太少两感的病人大多恶寒不发热,他这个感冒病势缠绵,老不好,一月两月还有感冒的症状。

阳不入阴是少阴,早醒渴痒入厥阴。

错杂冲逆与胜复,宁失其方勿失经。

入睡困难的是“阳不入阴”在少阴。早醒(后半夜醒)的是阴不恋阳,在厥阴。醒了之后可以渴,可以痒,就入厥阴。厥阴的特点是错杂、冲逆与胜复,最后一句告诉你“宁失其方勿失经”。你失经,大方向都错了。失方,那大方向对,还有点效,效果快慢而已,强弱而已。“阳不入阴是少阴”,用黄连阿胶汤,黄连阿胶汤里头用鸡子黄。黄芩、黄连我跟大家讲了,泻心法,阿胶也跟大家讲了以皮治皮,芍药也跟大家讲了,唯独没有讲鸡子黄。简单跟大家提一下,就是一轮红日沉入海底。鸡子黄含最多的就是胆固醇,胆固醇是合成甾体激素的,是合成我们雌激素的基本物质,雌激素在体内更多地代表阴,雄激素和孕激素更多地代表阳。宗教界的人士不吃肉,也是减少胆固醇的摄入,他的激素水平可能会偏低一些。鸡子黄含胆固醇,合成雌激素,滋养肾水。雌激素撤退的人,烘热汗出,心烦失眠,这个更年期综合症。雌激素那个甾环是我们人不能合成的,只能从食物中去摄取,鸡子黄就含有很多。但是你知道鸡子黄吃多了有什么副作用吗?胆固醇吃多了生痰嘛,得高胆固醇血症。为啥?水泛为痰。

附:葛根汤抓独医案

一、偏头痛案

刘渡舟医案:李某,男,38岁。患顽固性偏头痛二年,久治不愈。主诉:右侧头痛,常连及前额及眉棱骨。伴无汗、恶寒,鼻流清涕,心烦,面赤,头目眩晕,睡眠不佳。诊察之时,见病人颈项转动不利,问之,乃答曰;颈项及后背经常有拘急感,头痛甚时拘紧更重。舌淡,舌苔白,脉浮略数。遂辨为寒邪客于太阳经脉,经气不利之候。治当发汗怯邪,通太阳之气,为疏葛根汤:麻黄4克,葛根18克,桂枝12克,白芍12克,炙甘草6克 生姜12克,大枣12枚。麻黄、葛根两药先煎,去上沫,服药后覆取微汗,避风寒。3剂药后,脊背有热感,继而身有小汗出,头痛、项急随之而减。原方再服,至15剂,头痛、项急诸症皆愈。

偏头痛 + 颈项转动不利,颈项及后背经常有拘急感,头痛甚时拘紧更重=葛根汤

二、口眼歪斜

毕明义医案:于某某,男,82岁,1983年3月25日诊。时值隆冬大寒,患者早晨醒后,右上眼睑及右口唇不自主的时时抽动。回家就早餐时,家人发现其右侧口角偏向左侧,右上眼睑下垂,与之问答,口齿不清。

刻诊:右侧前额皱纹消失,眉毛下垂,睑裂扩大,鼻唇沟消失,右侧口角歪向左下方,右侧鼻孔缩小,同时右侧鼻翼变小,鼻准偏向左侧。舌苔薄白,脉浮紧。脉证合参,属中风口眼歪斜。葛根扬:葛根、麻黄、白芍、炙甘草、生姜、大枣(去核)各10克。以水1000m1,煎至400m1,温服200mI,日服二次。嘱服药后用温热绵物敷右侧整个面部,以使局部汗出。1剂后,头痛项强鼻塞即除,言语较前清楚,口歪减其半。又继服1剂,痊愈。

口眼歪斜 + 受寒史 + 舌苔薄白,脉浮紧=葛根汤

三、痉病

方承康医案:章某某,男性,74岁,本市服装四厂退休技师, 1985年11月9日初诊。患者于同年7月底行“前列腺摘除术”后外感发热,经用中西药后寒热退,同时出现双下肢痿软 酸痛,行走须人搀扶,双侧颈项牵强疼痛,在外院用中西药两月余,下肢症渐好转,颈项诸症却有增无减。诊见:身体瘦薄,头项左倾,两侧颈项和后枕部僵硬麻木,牵强疼痛,转侧时疼痛益剧,头似不在脖子上,二便自调。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弦。观前医处方多为羌防一类祛风湿止痛或夹通络养血之品,然患者颈项诸症实届仲圣所谓“强几几”也,其太阳经证已跃然眼前,遂处以《伤寒论》葛根汤原方:葛根40克,生麻黄10克,桂枝10克,赤白芍各30克,生甘草10克,生姜3克,大枣12枚。2剂。嘱药后稍加被翟以取小汗。

二诊:患者头颈已复端正,精神振奋,谓当日药后略有汗出,颈项部隐感热辣,诸症明显减轻,颈项大松,如失重负。次日药后并无汗出,颈项症豁然若失,转侧裕如,稍感头晕,病既愈,未再处方。一月后门诊遇之,谓一切良好。

双下肢软瘫 + 头项左倾,两侧颈项和后枕部僵硬麻木,牵强疼痛,转侧时疼痛益剧,头似不在脖子上=葛根汤

四、口噤(咀嚼肌痉挛症)

杨德明医案:刘某某,女,45岁,1986年lo月6日就诊。口噤不语20余天,某医院诊为咀嚼肌痉挛症,用西药治疗5天,症情依旧,即来我院就诊。诊见:右颞颌关节僵硬,疼痛,不能咬嚼食物,张口约o.5厘米,舌淡,苔薄白,脉紧。处方:葛根、白芍各60克,甘草30克,桂枝12克,麻黄5克,生姜、大枣各l0克,水煎温服。同时用药渣热敷患处(每日3次,每次大约30分钟)。5剂后,口噤不语减轻,额颌关节僵硬、疼痛明显缓解,张口约ll 7厘米。守方续服4剂,即张口自如,诸症消失。随访至今末发。

右颞颌关节僵硬、疼痛,不能咬嚼食物,张口约0.5厘米 + 舌淡,舌苔薄白,脉紧=葛根汤

五、眩晕

李玉海医案:阎某,女,38岁,1985年11月2日初诊,患者患眩晕年余,多方求治少效,症见头晕目眩,不能抬头,呕恶、厌食;恶风 恶寒,头项强痛,背部酸楚,舌淡,舌苔白,脉弦紧,此次卧床已达10余天。治拟疏通经气,升举清阳,方用葛根汤。处方:葛根30克,麻黄6克,桂枝6克,白芍12克,生姜5克,大枣12枚,甘草6克。迭进4帖,病苦若失,随访至今,眩晕末再复发。

1恶风 恶寒,头项强痛,背部酸楚,舌淡,舌苔白,脉弦紧——葛根汤

2呕恶、厌食——半夏 生姜(葛根加半夏生姜汤)

3头晕目眩,不能抬头——天麻12钩藤12菊花12

六、胃脘痛

刘景棋医案:杜某某,男,69岁,1982年9月29日初诊。胃痛已30多年,近七、八年加剧,经常隐隐作痛;项背强,上肢有时发麻,全身发紧,易感冒,舌苔薄白,脉浮紧。中医诊断:胃痛。辨证;表邪不解,内迫阳明。治则:表里双解。葛根15克,麻黄9克,桂枝6克,白芍6克,生姜6克,甘草6克,大枣3枚,6剂,水煎服。服药后诸症状消失,春节期间曾多次饮酒,也末出现胃痛。

1颈项背强,上肢时发麻,全身发紧,易感冒,舌苔薄白,脉浮紧——葛根汤

2胃痛已30多年,近七、八年加剧,经常隐隐作痛——高良姜10香附12。

七、气喘

叶桂亭医案:一商妇,一至秋间,则常大苦喘息,动作不自由,有如废人,求治于余。往诊之,支臂于炉架而坐,已数十日不动,亦不能睡。若将此坐形稍倚侧之,则立即喘 悸。食仅碗许。问其发时,自脊至颈如板状,回顾亦痛。以一医之劝,用八味丸数百两,喘少减云,与葛根汤5帖,得以起步,再服痊愈。

喘 + 自脊至颈如板状,回顾亦痛——葛根汤

八、腰腿痛(坐骨神经痛)

卢自昌医案:莫某15,34岁,l 986年8日21日入院。患坐骨神经痛已三年余,多次住院治疗,顽固不愈。刻见表情痛苦,执杖行走,步履艰难。诉右腰臀部疼痛,向下放射至右踩部,向前弯腰和行走时疼痛加剧,伴有麻木重困感。检查见患者不能做弯腰活动,抬腿、拾物试验阳性,局部未见红肿,右臀部环跳和承山穴有明显压痛。舌质淡,苔薄白,脉弦紧。诊为坐骨神经痛,此风寒湿邪侵袭膀胱经脉所致,用葛根汤加昧:葛根15克,白芍24克,麻黄10克,桂枝12克,生姜5克,大枣12克,甘草12克;丹参12克,制附子10克,川牛膝12克。服6剂,弃杖行走。守方稍作加减,服18剂痊愈出院。3年随访未见复发。

右腰臀部疼痛,向下放射至右踝部,向前弯腰和行走时疼痛加剧,伴有麻木 重困感(提示有水饮困滞,加:生白术20 茯苓20)。查体:见患者不能做弯腰活动,抬腿、拾物试验阳性,局部未见红肿,右臀部环跳和承山穴有明显压痛。舌质淡,舌苔薄白,脉弦紧——葛根汤+制附片+白术20茯苓20)

九、失音

李笔恰医案:芮某某,女,45岁,1987年4月23日初诊。患者1月前受寒后,发热咳嗽,喉痛咽肿,经治疗后热退而咳嗽未止。继服肃肺化痰,止咳宁嗽之药后.突然咳嗽止,但声哑,发音不扬,口渴不欲饮。他医再投养阴清热利咽之剂,后至完全失音。就诊时只能用文字诉述病情。自感恶寒,吞咽微觉喉间气阻,纳差 便溏。舌淡、舌苔薄白,脉浮紧。此乃感冒失洽,过用寒凉闭窍。用葛根场加味:麻黄、桂枝、炙甘草各3克,芍药10克,葛根15克,蝉衣5克,大枣4枚,生姜3片。嘱服药后喝小碗热稀粥。1剂后,身体微微汗出;服毕3剂,音哑好转。自觉咽部气爽。再进35剂,诸症消失,声音恢复正常。嘱用胖大海30克,分数次炖服代茶饮,忌高声说话。

突然失音 + 受寒史 + 服用凉药史 + 脉浮紧=葛根汤

十、小儿腹泻(胃肠型感冒,太阳+太阴。风寒同时侵入太阳和太阴)

石宜明医案:刘某,男,4岁,1984年3月5日诊。患儿前日汗后受凉,昨日起发生肠鸣 腹泻,大便清稀带风泡沫,日数次,伴见恶寒发热,无汗,鼻塞流涕,纳呆,舌淡红,苔薄白,脉浮数。证属外感风寒腹泻,拟解表散寒为治。用葛根汤原方:葛根12克,麻黄5克,桂枝6克,白芍l0克,生姜2片,大枣3枚,炙甘草3克。药进1剂腹泻减,表证除,再剂则泻止而痊。

1(太阳)恶寒 发热,无汗,鼻塞流涕,舌淡红,舌苔薄白,脉浮数——葛根汤

2(太阴)肠鸣 腹泻,大便清稀带风泡沫,一日数次——生白术10干姜5茯苓15。

十一、小儿遗尿

林家坤医案:李某,男,8岁,l 984年1月7日诊。每在睡中遗尿三年余,一夜尿床一至二次,醒后方觉。曾服健脾益肾、固涩缩尿之品及针灸治疗,效果欠佳。患儿饮食尚可,发育正常,舌质淡,边有齿印,舌苔薄白,脉缓。处方:葛根10克,麻黄4克,桂枝、炙甘草、白芍各6克,生姜2克,大枣7枚。连服9剂,痊愈。随访至今,未再发生遗尿。

按语:邪入足太阳膀胱经,导致膀胱气化失常而致遗尿,用葛根汤散太阳之邪,摄太阳之津,邪去经固,则遗尿自已。

小儿遗尿=葛根汤(对病用方,同时结合辨证以对证用方!)

十二、痤疮

胡学曾医案:冯某某,男,21岁,1983年6月25日初诊。患者于二年前面部患痤疮,时多时少,多则由两颊波及耳后及颈部,痒痛难忍,抓破则有脓液汲出,数日或十几日不能愈合,且常有黄水渗出。曾在某医院用散风清热、解毒凉血、泻热利湿、清泻阳明郁热等法医治,服药近百剂均未获效,故来我院求治。诊见思者面部座疮以两颊部为多,有已破溃者结痂,有新生者红肿,痒痛难忍,夜卧不宁,甚则难于入睡,口苦,心悸,得厚味座疮即生,大便干燥,舌红,舌苔白而糙,脉滑数。处葛根汤加味:

1面部痤疮:葛根汤 + 丹参30白花蛇舌草30;

2抓破有脓液汲出,数日或十几日不能愈合,且常有黄水渗出。诊见面部痤疮以两颊部为多,有已破溃者结痂,有新生者红肿,痒痛难忍,夜卧不宁,甚则难于入睡,口苦,得厚味痤疮即生,大便干燥,舌红,舌苔白而糙,脉滑数有力——黄连5;黄芩12;炒知母15炒黄柏12生地30(收相火)。

服用4剂,痤疮已有部分愈合,无新生者。舌红,舌苔白,脉滑数,继以前方服用30余剂,面颊仅留有愈合之痕,其余无不适而告痊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