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书籍,大致可以分为经典类、专著和医话类以及医案类。

经典就是四部经典:《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专著和医话类者,我个人归纳为,针对某个具体学术问题的成册专著、长篇专论以及短小谈话,其中专著比较严谨,医话比较杂散;医案类者,就是临床诊治案例的汇集。

这三类书我都读,但读的形式有异。

对于《内经》,如涉及生命、生理、病理以及一些思想大道方面的问题时,我就带着问题重新专门去阅读研究相关篇章;对《本草经》的阅读,则主要是为了探讨、检索、印证一些药物“常规运用”之外的用途和功用。如生地这味药,除大家众所周知的效用外,《本经》又言其有“逐血痹”“除痹”之功。这个功用,现在的医者较少言及,可能理解又有不同,我分析其本质机理,应该是通过生养津血、充络畅流而达到通痹之功的,属润而通之的范畴,其适用范围应该是属血枯经闭,或血虚络阻,或筋燥不舒之机者,阴寒性质者定为不宜。

而《伤寒论》《金匮要略》于我而言,现在已不是专门去读了,而是除时时温读外,在思考一个学术问题甚而在临证过程中,遇到和仲圣思想及经方医学相关的问题,如有记不起来或不太确定的,就随时翻检,我甚至在看病开方的过程中,就随手翻阅起来;于我而言,他们已成了手边的工具书,单位办公室、诊桌,家里书桌、沙发扶手、枕边等处,都放置着这些不同版本的经典医籍,以便及时翻阅。因为看病也好,平时思考也罢,遇到问题或灵感闪现是随时随地的,如果当时不解决或记录不下来,等时过境迁就忘掉了或灵感消失了。

这里重点要强调的是,在阅读、思考、钻研和探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的过程中,一定要确立自己要遵循的经方医学思想和体系,也就是经方运用的学术途径。当前,研究和运用经方的路子,比较流行的有,刘渡舟老的八纲和脏腑经络结合起来的辨治思想,胡希恕老的六经方证体系,刘绍武先生的三部六病学术,还有当下黄煌老师的方证、方人以及药人的路子。

我个人确立的是,在六经八纲、脏腑经络等“多维立体”基础上的“辨机论治观”。所谓“辨机论治观”,就不展开说了,大家可以参看一下我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以及即将出版的一册《经典经方本如此》,其核心思想就是,在经方和病证之间,从病因、病位、病性、病机到发展预后等方面挖掘内在的本质联系,以此作为经方运用的根据。

因此,我阅读钻研仲圣之学,总是从“无字处”“留白处”探索病和方之间、症和药之间、症的变化和方之加减分合之间的内在机制及本质规律,也就是我常提及的经方医学“方机对应观”。如同是口渴,理中汤重白术以崇脾布津(脾虚失布),小青龙汤去夏加花粉润燥生津(化热伤津),小柴胡汤去夏重人参加花粉益气生津(热伤气津);同是腹痛,理中汤重人参益脾元行气滞(气虚不运),四逆散加附子通阳行郁(阳郁不伸),小柴胡汤去芩加芍缓肝和脾(木郁乘土)。

把一个经方的方机以及所对应病证的本质病机掌握了,就能随心所欲地运用这个经方了。

专著尤其医话类,我很喜欢读。因为这类书往往是作者学术思想、思路、思维以及方法论最直接的体现,是作者思考探索和临床经验的提炼、总结,甚而是升华。而且有的医话非常活泼生动有趣,不枯燥,如清代陆以湉的《冷庐医话》、民国杨熙龄的《著园医话》,还有《沈绍九医话》等。读这类书中的优秀者,可以直接借鉴作者比较完整、比较系统的核心精神,也是“道”方面的思想,而不是点滴零碎的东西。当然,于此我是有选择性地读,不着边际、遐想臆测者不读。

再说读案。古代先贤大家的医案,也往往是简练精短,有者甚至是寥寥数语,如叶天士的医案,其中的辨证辨机过程以及方解方义等大多缺如,就如国画艺术手法中的“留白”。这就需要我们在读案的过程中补上去。我个人就是找出病因、病位、病性等形成病机的逻辑关系,以及病机和方药之间深层的本质联系。这样才能理解作者自身如何诊断以及方药运用的特点和规律,才能为你自己的临床诊治所借鉴,并可转化为你自己的诊治思路和方法。如我在读一本《未刻本叶氏医案》时,发现每有少阴阴亏之机存在时,天士多加茯神,经思索体悟,知天士此处之用茯神,乃伏纳或摄纳少阴虚阳之义,这是有别于茯神“常规”之用者。

我用方机药机对应的思路,对《黎庇留经方医案》进行了读说和发挥,作为我的《中医夜话》系列之一,已经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大家有兴趣者可以到时参阅。

另外,读医话医案,不仅是形成或验证自己诊治思想或方法论的途径之一,还可以积累具体而点滴的诊治知识点,主要属于“术”方面者居多,如专方专药、验方验药,尤其是流传不广、人皆少知者。不管这些出自名医大家,还是陋巷村野,均应一视同仁;但对这些经验性知识点,一定要探究个所以然,就是其内在的机理实质是什么,是否有一定的适应范围。这些搞清楚了,就可以融入到你自己的知识中,忘不了,日积月累,总结了升华了就成了你自己的思想和学术。这些多散在于各家医话医案,甚至是微博微信转发的当下中医同仁总结的文章中。

最后,还有一点必须要提出来,就是有的中医尤其是当下的一些所谓名中医,写的书、讲的课,实在是想象力丰富,满脑子的跑火车,满嘴巴的呼风唤雨,千花乱坠,花里胡哨,很吸引人,但这些“花”总落不到实处,经不住推敲,说白了就是从各个角度而言机理不实、逻辑不通,不严谨,自误误人,最有害者是误导了一些年轻中医或功底浅、分辨力不强的中医人。这样的书坚决不能读,这样的课,坚决不能听。学中医一定要讲本质、讲机理、讲逻辑。

本文作者为中国中医药出版社《毓敏斋中医夜话》系列图书作者贠克强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