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诊

陈XX,男,66岁,住南江镇崇义村。2017年11月15日就诊。

主诉:右侧腰肌及右下肢疼痛半月。

刻诊:右侧腰肌痛,右下肢疼痛,畏寒,夜尿3-4次,大便日1次,脉沉细,舌质淡,苔薄白,水滑舌,舌上有瘀点。

诊为:太阳太阴合病夹瘀。

方用:肾着汤合桂枝茯苓丸、当归芍药散、五苓散。

药用:干姜15g,苍术10g,茯苓10g,桂枝10g,赤芍20g,丹皮10g,桃仁10g,当归10g,川芎10g,泽泻18g,猪苓10g,炙甘草6g,薏米20g,遥竹肖10g。7付,水煎服,日一付。

复诊

2017年11月24日二诊:药后腰痛、下肢痛、畏寒减,有口苦,大便有灼热感,夜尿2次,脉沉细弦,舌质淡,苔薄白,水滑舌,舌上有瘀点。

诊为:少阳病夹瘀

方用:小柴胡汤合五苓散、当归芍药散、桂枝茯苓丸

药用:柴胡25g,黄芩10g,党参10g,半夏10g,炙甘草10g,大枣10g,桂枝10g,桃仁10g,苍术10g,泽泻18g,猪苓10g,茯苓10g,当归10g,川芎10g,赤芍30g,土鳖10g,丹皮10g,生姜10g。7付,水煎服,日一付。

2017年12月1日三诊:腰痛、下肢痛均已。现诊:背胀,嗳气,夜尿2次,口苦,夜间口渴,脉沉细,舌质淡,苔薄白。

诊为: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合病

方用:小柴胡汤合五苓散、当归芍药散

药用:柴胡25g,黄芩10g,半夏10g,党参10g,炙甘草10g,大枣10g,桂枝6g,茯苓10g,泽泻18g,猪苓10g,苍术10g,薏米20g,生姜10g。7付,水煎服,日一付。

2017年12月8日四诊:嗳气,口苦,背痛减,下肢麻木,夜尿1-2次,脉沉细,舌质淡,苔薄黄腻。

诊为: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合病

方用:小柴胡汤合平胃散、五苓散

药用:柴胡15g,黄芩10g,半夏10g,党参10g,炙甘草6g,大枣10g,苍术10g,厚朴10g,陈皮30g,桂枝6g,茯苓10g,泽泻18g,猪苓10g,生姜10g。7付,水煎服,日一付,后随访诸症已。

分析

腰腿痛是农村常见病和多发病,很多人都在追求专病专方,但在临床中套方套药很难达到满意的疗效,中医的特点是辨证施治、方随证立,“有是证用是方,有是症用是药”,只要按照“六经八纲,方证对应”的方法去辨证,则万病不离六经和水、食、瘀三毒致病,也就是“六经钤百病”。

总结

本例患者一诊时右侧腰腿疼、畏寒诊为太阳病;夜尿3-4次,水滑舌,舌质淡,苔薄白,诊为太阴病;舌上有瘀点诊为瘀血,所以诊为太阳太阴合病夹瘀;用肾着汤温化水饮,桂枝茯苓丸活血止痛去饮,五苓散解表清热去饮。二诊时表证已减,出现口苦、大便灼热感,但水饮及舌上瘀点未去,所以诊为少阳病夹饮夹瘀;方用小柴胡汤合五苓散、当归芍药散、桂枝茯苓丸,和解少阳,活血去饮。三诊时表证已解、瘀血已去,出现背胀、嗳气、口苦、夜间口渴,故诊为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合病;其病机为湿热阻滞、气机不利,故用小柴胡汤、五苓散、当归芍药散,和解少阳、温阳行水兼活血去饮。四诊时,嗳气、口苦、背痛减兼有下肢麻木,夜尿1-2次,还是有湿热阻滞导致气机不利;但水饮减少,瘀血不显,方用小柴胡汤合五苓散、平胃散,和解少阳、调畅气机、湿化热清。经过四诊治疗,终获病愈。

作者: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博爱中医门诊部 王俩宜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