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默庵巧诊过敏症

清代名医陆以湉的《冷庐医话》中记载:安徽太平崔默庵医术高明,疗效也相当好。

有一刚结婚的年轻人,没几天就患痘疹,全身都肿了,头面更悬,眼睛肿得都睁不开。请了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遂请崔默庵诊治。默庵诊后,觉得年轻人脉象平和正常,只是稍微虚弱一点而已,一时也找不出病因;一连几天,反复诊视,毫无进展。恰这次来复诊,崔默庵走了一段很长的路而觉得饥饿难忍,于是在病人床前就餐。看见病人用手掰开眼睛,看崔默庵吃饭。崔问:“想吃饭吗?”“非常想吃”年轻人说,“只是别的医生告诫我不要吃!”崔说:“你的病症跟吃饭不碍事!”于是令年轻人进食,年轻人饮食很正常,崔默庵越觉得这种病症不可理解。

崔默庵在病房中沉思了好半天,看见房里崭新的家具,忽然觉得新床、新桌漆气熏人,猛然醒悟,说:“终于找到病因了!”立即令年轻人搬到另一间卧室,用鲜螃蟹数斤捣烂,敷在他身上,过了两三天,年轻人的病就好了。原来年轻人对生漆过敏,其他粗心的医生都没诊察出来。

大众卫生报 湖南 陈青明

扁鹊巧用乌梅汤止头痛

相传,在战国时期,名医扁鹊去外诊病,途中遇一员外倒在大树边,声称头痛不止,直窜头顶,鼻子冰冷入骨,多方求医无效。

扁鹊经过望、闻、问、切后得知员外患病在子丑之交,又见员外年事已高,血气衰竭,又常腹泻,伤阴损阳,阴阳失调即是病根。头顶为阴阳交汇之处,督脉所主;眉心眉头一线,是任脉所过,病发子丑之交,头痛剧烈。

扁鹊认为,员外之病为“寒厥头痛”,症见痛时脑冷,畏寒、面容惨淡兼忧郁,色青晦,伴呕吐清涎,四肢不温,脉象沉弦紧,是肝经寒气所致头痛病。病因确定后,扁鹊便开药方以乌梅、蜀椒、黄连、桂枝、附子、细辛、当归、人参为伍。派人将员外送回,嘱照方配药,煎浓汁服之,一天一剂。数日之后,扁鹊重访员外,病已痊愈,员外设宴款待,并重金酬谢,扁鹊却悄然而去。

扁鹊巧用乌梅汤取其乌梅有酸涩作用,黄连坚强燥湿止泻,附子、细辛、桂枝温中散寒,人参固其肺气,当归和血补肝,生姜为引止呕散寒,蜀椒驱寒理气,全方合为一个温中祛寒、平厥、寒去热泻的经典良方。数千年来,乌梅汤在治疗寒厥(蛔厥)等疾病中,屡试屡效,得心应手,成为治疗寒厥诸症的法宝。

大众卫生报 四川 叶乃卫

陈复正人参救危婴

陈复正是清代著名的医家。一天,他应邀到一孙姓人家出诊,孙家有一个婴儿,生下几天后突发“百晬嗽”。陈复正入堂,茶毕,即诊察病婴,只见婴儿咳嗽十分频繁,面白汗出、满头青筋、囟门宽大。他诊视后告诉孙家主人说:“该婴儿为肝风有余、肺气不足、中气极虚。”立即开处方交给主人时并告诫:“方剂中需上等高丽人参,病婴危重,非人参难救。”

孙家人犹豫不定,惧怕人参大补,恐有不宜。急又另请一位医生诊治,而这位医生认为婴儿见天不久,至柔至弱,服用人参峻补温热之品,万万不可!孙家听信这个医生,没有用陈复正的处方。连续两三个月,虽精心调养,但病婴仍未见好转,反而病情加重,奄奄一息。

孙家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再请陈复正诊治。陈复正心胸宽大,不记前嫌,速到病家详问治疗情况。经详察,陈复正告慰病家,该病儿仍有救治希望。急书处方:上等高丽人参一钱、桂圆肉五粒,蒸汤取服。数日竟获大效,经过20多天的精心调治,病婴诸症消失,总算起死回生。

孙家对陈复正千恩万谢,称为救命恩人。陈复正以此病例告诫那位医生,幼婴儿并非绝对禁用人参,问题是用得恰如其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甘草虽和而可杀人;人参力宏,能力挽狂澜,转危为安。婴儿本性嫩弱,稚阴稚阳,久病阳气不足,助阳平阴,诸症平息矣。

一席话使那位医生自感羞惭,自叹医术贫乏不精,便跪地拜师。从此,陈复正又多了一位徒弟,经过数年点拨和指点,此医生医技更新,成为一代岐黄传人。

大众卫生报四川 叶乃卫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