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症,又称肥胖或肥胖病。

它是由于先天禀赋因素、过食肥甘以及久卧久坐、少劳等,引起人体脂肪绝对量增多或相对比例增高;

体重超过标准体重20%,或体重指数(BMI)男性≥27、女性≥25,多伴有头晕乏力、神疲懒言、少动气短等症状的一类病症。

它包括西医中的单纯性肥胖症(如体质性肥胖症、获得性肥胖症)、继发性肥胖症等。

肥胖症的有关描述最早见于《内经》,认为过食肥甘及缺乏运动是肥胖的重要原因之一。

张仲景、朱丹溪等医家在此基础上,不断总结临床实践经验,提出“肥人多痰”、“肥人湿多”、“肥人多气虚”等理论,逐步加深了对肥胖症的认识;

古人在治疗上不断取得突破,尤其是明清及现代,形成了中医诊治肥胖症的特色。

《内经》怎么看肥胖

一、《灵枢·阴阳二十五人》

“土形之人,比于上官,似于上古皇帝。其为人黄色,圆面,大头,美肩背,大腹,美股胫小手足,多肉。

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黑帝。其为人黑色,面不平,大头,广颐,小肩大腹,小手足。”

前者为全身性肥胖,后者为腹形肥胖,说明形体的肥胖与先天禀赋有密切关系。

按五行归属,主要为脾肾二脏,这是关于肥胖与体质相关的最早的文献记载。

现代医家熊曼琪在此基础上提出“木瘦金方水主肥,土形敦厚背如龟”,即形体肥胖受先天禀赋影响。

二、《素问·奇病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

三、《素问·通评虚实论》:“肥贵人则膏粱之疾也”。

以上两条指出肥胖的产生与过食肥甘有关,并用“肥贵人(后世称富贵人)”命名本病,这是关于肥胖病因及病名最早的文献记载。

肥者,指膏粱肥美食物;甘者,指甘味食物。

膏粱肥美食物滋腻窒塞,食之过度,就会阻滞阳气条达,郁而化热;甘味食物缓和腻滞,过度进食,可导致脾失健运,胸腹满闷。

脾胃运化功能减退,对肥甘厚味的转化功能也逐渐减弱,水谷精微不能化生输布,蓄积体内而为痰湿脂浊,躯脂满溢,形体逐渐肥胖。故有“肥甘生痰”之说。

因此,节制饮食,勿贪甘甜厚味,历来被视为养生、减肥要诀。

四、《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矣”。

本条指出肥胖为衰老的表现之一,随着年龄增长,脏腑失调(尤其是肝肾功能的减退),导致水湿失运、痰瘀渐生,增加肥胖的发生几率。

五、《素问·五脏生成篇》

“脾主运化水谷之精以生养肌肉,故主肉……肉也者,所以主一身之肥瘦”。

指出人体物质能量代谢与脏腑功能有关,其中与脾胃关系尤为密切。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主受纳、腐熟、运化、吸收、输布,是维持人体营养物质代谢正常进行的根本。

中年以后,脾胃运化功能逐渐减退,对肥甘厚味的转化功能也逐渐减退,水谷精微不能化生输布,蓄积体内而为痰湿脂浊,躯脂满溢,再加上年高以后,好静少动,形体逐渐肥胖。

六、《素问·宣明五气篇》

“久卧伤气,久坐伤肉”。

指出缺乏运动也可引起肥胖。

因伤气则气虚,伤肉则脾虚,脾气虚损,则运化无权,水谷精微不能输布,致痰湿内生,脂浊积聚,形成肥胖。

这是关于肥胖与缺乏运动相关的最早文献记载。

张仲景怎么看肥胖

《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

东汉医家张仲景提出,若过食肥甘,又疏于劳作运动,甚或久坐久卧,使体内营养精微不能消耗,加之气机郁结,精微失于输布,痰湿脂浊内聚,日久即可导致肥胖。

正如《吕氏春秋·尽薮篇》中所言:“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可谓至理明言。

后世医家如汪宏在《望诊遵经》中指出“富贵者,身体柔脆,肌肤肥白,缘处深闺广厦之间,此居养不齐,作息无度者,易致脂肥停积而成肥人”。

涂蔚生在《推拿抉微第一集认症法五脏所伤》中也指出“安逸家多肥胖,劳动家多消瘦”,都认为深居简出、四体不勤、缺乏运动可导致肥胖。

肥胖有什么危害?

一、朱佐《类编朱氏集验医方·养性之术》

“谷气胜元气,其人肥而不寿;元气胜谷气,其人瘦而寿。养性之术,常使谷气少,则病不至矣”。

本条指出肥胖患者难以长寿,原因就是肾气衰弱,不能温煦脾土,脾运化失职而酿生痰浊,痰浊停留日久则形成肥胖。

而肾藏真元之气,是人体生命活动之本,肾气虚衰必然影响寿命。

二、林之瀚《四诊抉微·望形气》

“肥人多中风”。

清朝医家林之瀚指出,肥胖症患者最常见的一种并发症:中风。

形体肥胖之人,多嗜膏粱厚味,酒食无度,损伤脾胃,以致气虚而痰湿生。形盛气虚则脉络空虚,风邪乘虚入中经脉,以致气血痹阻。

或外风引动痰湿,闭阻经络,以致㖞僻不遂,一般称此为外风。

有因脾虚生痰,痰浊停滞,郁而化热,热盛生风,气血随之逆乱,气血痰火阻络蒙窍,而成中风,是属内风,李用粹在《证治汇补》中称之为类中。

三、顾世澄《疡医大全·论肥人疮疡》

“夫肥人多湿、多痰、多气虚,形体外实者,外虽多肉,其实内虚,凡体丰气虚之人,疮疡故多痈。”

又曰:“大凡体肥则肉潭于气,加之斫丧,则真气不足以维持,平日语言气短,行动喘息,一遇脓血出多,空火陡发,精散神离,每多暴脱。”

清朝医家顾世澄认为肥胖,尤其是合并气虚的患者,易并发疮疡,而且要密切注意其危症,脓血较多时易休克,即暴脱。

对于此类病人的治疗原则,认为应采取“内托”的方法,使邪毒不内陷,则易溃、易敛,可取得较好疗效。

本文选摘自《气血津液病证妙谛》,郭先阳、魏华主编,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2008年6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