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是指人在饮食时口舌感觉的味道,也指平人口中的主观味觉。平人无病,口舌灵活,津津滋润,亦无异常之味,称“口中和”。

有恙在身,就会出现口味异常,如苦、淡、腻、酸、甜、咸、腥等。临床根据口味异常辨证,常可进一步了解脏腑寒热虚实,治疗亦可有较好疗效,现将笔者体会介绍如下。

一、口苦

李某,女,50岁。1998年5月12日初诊。自述口苦半月,余症咽干、心烦、失眠、时汗出、神疲乏力。诊见:舌红、少苔,脉弦细。辨属心肾阴亏,相火内炽。

方用二至丸合甘麦大枣汤加味清心除烦,潜阳泻火为治:浮小麦30g,莲心15g,大枣15g,竹茹12g,女贞子15g,旱莲草15g,石斛25g,石菖蒲18g,龙齿30g,珍珠母15g,炙甘草10g。4剂,水煎服。嘱忌辛、辣之物。1周后复诊,诸症减轻,继服10剂,基本痊愈。

按:口苦,王冰曰:“凡物之味苦者,皆火气之所生。”故口苦提示脏腑化火之证,尤以心、肝、胆火热为多见。

心经有热,常用导赤散、泻心汤加减;常用药物如黄连、莲心、竹叶、生地等。肝胆郁火,常用龙胆泻肝汤、左金丸等方;常用药物如栀子、龙胆草、青蒿、黄芩等。

本案为阴虚内热、相火内炽口苦,故用二至丸合甘麦大枣汤清心除烦,泻火潜阳而取效。

二、口淡

王某,男,78岁。1997年4月5日诊。自述口淡、食欲不振1周。查:舌淡红、苔白滑,脉紧。余症倦怠乏力,大便溏。辨属脾胃虚寒,湿浊中阻。

予附子理中汤加味:党参15g,白术15g,附片10g(先煎),干姜10g,陈皮12g,苍术12g,藿香12g,甘草6g。3剂,水煎服。药后口味正常,食欲转佳。

按:口淡,《灵枢·脉度》曰:“脾气通于口,脾和则口能知五谷矣。”今口淡乏味,谷味不知,食欲不馨,是脾虚失运。临床常用四君子汤、补中益气汤加减,药如党参、白术、柴胡、木香、砂仁等。若阴寒内盛,则须加入温运脾阳之品,如附子、干姜等。

临证又有外感风寒而现口淡者,是外寒逼肺、反侮脾土所致,则需温经散寒、疏解感冒为治,使脾气得伸,胃气得复,而口淡自愈。

三、口腻

杨某,女,38岁。1999年9月25日初诊。自述口中粘腻不爽3日,起于暑热过食生冷,并腹胀肠鸣、纳呆、便溏。查:舌苔白厚腻,脉滑。辨属寒湿困脾。

方用理中汤合藿香正气汤加减:苍白术(各)20g,干姜10g,茯苓15g,砂仁9g(后下),陈皮12g,法半夏12g,藿香12g,苏叶12g,党参15g,甘草6g。4剂,水煎服。嘱忌生冷油腻食物。4剂未尽即愈。

按:口腻,指口中粘腻不爽,多伴有舌苔厚腻之症;主湿邪困脾。叶天士《温热论》曰:“口中腻,舌苔不燥,自觉闷极者,属脾湿盛也。”临床多以燥湿醒脾、芳香化浊为治,如三仁汤、藿朴夏苓汤等,常用药物如苡仁、杏仁、白蔻仁、厚朴、半夏等。本案为脾虚寒盛,则佐以辛温,用干姜、附片加芳香化湿等取效。

四、口酸

赵某,男,28岁。1999年2月27日初诊。患者有乙肝(表面抗原阳性)史半年,常感乏力、右胁肋隐痛。春节期间进食油腻食物较多,脘腹胀满,时呃逆,口中有酸馊味,舌淡、苔薄黄,脉滑。辨属脾胃失调。

方用保和丸加减:建曲15g,焦山楂15g,连翘12g,陈皮12g,法半夏12g,竹茹12g,枳壳12g,茯苓15g,莱菔子15g,甘草6g,厚朴9g。4剂,水煎服。药后诸症减轻,继服上方3剂基本痊愈。

按:口酸,王冰曰:“凡物之味酸者,皆木气之所生。”因肝之味为酸,临床口酸大多反映消化不良或肝气犯胃,脾土虚木气自现而口酸。

临床常用半夏泻心汤、金铃子散、越鞠丸等方,常用药物如川楝子、苍术、香附、神曲、黄连、半夏、竹茹等。

本案为食积内停所致口酸,故用保和丸方加减以健脾消积,使木气自达,口酸自除。

五、口甜

刘某,男,45岁。1998年10月20日初诊。自述口甜脘痞1月,恙起过食火锅、海鲜,余症纳呆、倦怠。诊见:形体肥胖,精神萎靡,舌淡、苔白厚腻,脉细濡。辨属脾郁湿困,土气上潮。予燥湿醒脾,芳香悦土法。

用平胃散加减:苍术10g,厚朴10g,陈皮12g,佩兰10g,白蔻仁12g,京半夏12g,茯苓15g,焦楂肉15g,甘草6g。3剂,水煎服。药后口甜已明显减轻,继服4剂精神转佳而愈。

按:口甜,《素问·奇病论》载:“有病口甘者,……名曰脾瘅。……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临床常见中焦壅滞,脾胃受困,湿浊之气上泛,以致口中甜腻。

常用芳香化湿、消积醒脾之法,如平胃散、三仁汤、甘露消毒丹加减,药物如苍术、佩兰、藿香、半夏、厚朴、白蔻仁等。

本案食饮伤脾,土气壅而甜味自现。治以芳化消食,扶助脾土取效。

六、口咸

张某,女,61岁。1997年10月24日初诊。近20天来全身浮肿,口咸不适,伴畏寒、小便量少、腰酸胀痛。诊见:面色苍白,眼睑浮肿,脚踝处轻度凹陷性水肿。小便常规:尿蛋白(+)。舌淡胖、苔白,脉沉紧。辨证为肾阳虚弱,水湿泛滥。

方用金匮肾气丸加减:桂枝12g,附片9g(先煎),淮山药30g,丹皮9g,泽泻12g,茯苓15g,黄芪30g,党参30g,牛膝9g,车前子15g。水煎连服15剂,肿消,口中咸味消失,诸症减轻。

按:口咸,王冰曰:“凡物之味咸者,皆水气之所生也。”咸味所主为肾本味,多见于久病咳喘及肾,或痰饮凌心,水气上泛。

临床常用肾气丸、右归饮等,常用药物如桂枝、附子、枣皮、熟地等。如为虚劳久病可见肾阴亏虚,临床常用知柏地黄丸、大补阴丸等方,常用药物如知母、黄柏、熟地、枣皮等。也有因年高肾气不固者,常用金锁固精丸等方。

本案肾阳虚,水湿泛滥,用温阳制水之法,不但水气下渗而肿消,口咸也自然消失。

七、口腥

曹某,男,42岁。1997年11月2日初诊。发热,畏寒,右胸痛,咳吐铁锈色痰1周。胸透示:右大叶性肺炎。诊见:面色苍白,精神萎靡,T:38℃,口有腥臭味。舌暗红、苔黄厚腻,脉滑数。辨属痰热壅遏,肺痈成脓。

处方:芦根30g,苡仁30g,冬瓜仁15g,桃仁12g,银花30g,鱼腥草30g,枳壳12g,前胡12g,瓜蒌壳15g,甘草6g。水煎连服5剂,咳痰渐畅,体温渐降至正常,口腥消失,热去病安。

按:口(辛)腥,《灵枢·五味》载:“谷味辛,先走肺。”临床上单纯口辛不多见,见者多为腥味,现代医学称为“铁腥味”。因铁腥味为金属本味,而肺属金,故口腥常提示肺病,常见于结核咳血或肺脓疡。

若阴虚火旺,热伤肺络,常用补肺阿胶汤,药物如阿胶、茅根、侧柏叶、马兜铃、牛蒡子、枇杷叶、知母、百部等;若痰热壅结于肺,肺痈成脓之时,则用苇茎汤加减。

本案为热壅肺络,血败肉腐成脓,故予清肺排脓,痰热清,口腥自除。

本文摘自《江苏中医》2000年第21卷第9期,作者/钱英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