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茱萸汤(《伤寒论》)

吴茱萸汤乃温暖厥阴,振起东方颓阳之要剂,与四逆、通脉四逆,鼎足而三。附 子温肾,干姜温脾,吴茱萸温肝,各有专长。但姜附均守而不走,其能通脉宣阳,鼓舞一身之生气者,乃温以化气,温而行之,从功用推出。唯吴茱萸气味俱 厚,又具特殊臭气,冲动力大,另成一格。桂为浊中之清,本品为清中之浊,故 宣心阳,桂较超越,而开浊阴,则吴茱萸实为优异也。是寒凝血分,郁滞不通, 用桂姜附,犹隔一层。唯本品开通经隧,深入浊阴,而冲动开发之。准上以观, 则寒邪凝滞,血不上达之脑贫血,以及血塞血栓等病,则本品有特长。

本方又益之以人参扶正,姜枣调营卫,冲动而不破裂,调护而不凝滞,实为温剂中不可少 之要方。冉老治武昌周鸿兴磁器号内东尸厥,已停尸堂前,焚化楮帛,以未死尽 之故,托友人余复初挽予商榷,以此方回生,后登报鸣谢,标题为“奇人奇事, 死而复生”。其实予何能生死人,遇此可生者,幸使之起耳,经方功用之宏如此。

四逆汤(《伤寒论》)

四逆汤为少阴正方,乃温肾回阳主方。附子生用,温肾力大,干姜温摄承接 以佐之。人之阳气,资始于肾,资生于胃。故两者并重,从化源资始资生处着 力。佐甘草和中,以为起下之本,平平斡旋,缓不伤怠。柯韵伯谓此方必有人 参,不知人参味苦液浓,阴气较重,混入剂中,反缓姜附回阳之功。本方标名四 逆,已将主治大眼目揭出,先其所急,将焉用参。至本方用参,如茯苓四逆汤、 四逆加人参汤等,仲景原有其例,甚至人尿猪胆汁亦加,况人参乎。但此在厥已回,阳已复之后,若正当救逆回阳,此际则不须此也。

陈修园谓仲景伤寒,用人参者十七方,而回阳中方,决不加此阴柔之品,殊有见地。本方借用处亦多,太 阳用之以温经救里;太阴用之以治寒湿;少阴用之以救元阳;厥阴用之以回薄厥;各有取义,各有适应,不得以一端之理,执以概全体,亦不得以他处借用,反掩 其本能。

当归四逆汤(《伤寒论》方)

此方为厥阴营郁之要方。盖风寒内袭,血脉凝滞不通。厥阴为阴之尽,本易厥热往复,况血脉凝滞,气血不能贯注,而四末安有不厥逆者乎。本方归芍养血 之原,辛桂通血之气,甘草以调之,通草以导之,为治血分四逆之法。与前四逆 散,为一气一血之对峙。

周氏扬俊曰“四逆汤,全从回阳起见;四逆散,全从和 解表里起见;当归四逆,全从养血起见”旨哉是言。但须知本方为养血温血,行气通络之方,治寒非其所长。若其人内有久寒则仲景另主以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 姜汤,吴茱萸冲动力大,与细辛相得益彰,酒煮挥发甚易,和生姜宣通更速,在 四逆回阳中,别饶劲气。此方可疗西说血塞血栓,亦可精用于妇科血厥各证。

作者:冉雪峰(1879—1963),重庆巫山人,世代业医,秉承家学,以复兴中医学为己任,终至学验俱丰,成为著名医学家、中医教育家。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