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某,男,60岁。2013年1月26日初诊。

主诉:左侧面瘫3个月余。

病史:4个月前,患者骑摩托车外出游玩4天,在此期间曾感到左侧面部不时有麻木感,没有在意。返回后,2012年9月7日上午8点多,突感说话不清,左侧面部麻木不适,左眼流泪,左眼无法完全闭合,口角向右侧歪斜,鼻唇沟偏向右侧,漱口漏水,舌头搅拌食物不灵活。

曾在某医院诊断为面神经炎。住院输液、针灸治疗半月,出院后又继续针灸1月余,口眼歪斜比以前有所好转,但至今仍然无法完全闭合左眼,口角仍然漏水漏食,舌头活动不灵活,患者非常忧愁,求服中药治疗。

患者既往有高血压病史10余年。

刻诊:左侧面部不适,口角歪向右侧,说话和笑时更甚,左眼上睑松弛,眼睑闭合不严,不时流泪,口角漏水漏食,伸舌歪斜,舌头转动不灵。头晕沉,患者说头上如扣个帽子似的,并伴晕晕乎乎感。乏力,畏风怕冷,心烦焦虑,口干不苦,不渴,无头痛身痛。无发热,无汗,纳可,二便可,舌质紫暗有瘀斑,舌体稍胖大,苔白腻,脉寸浮大,关尺沉弦。血压160/100mmHg。

六经脉证解析:面部不适,口舌歪斜,畏风怕冷,脉寸浮大,尺沉,为少阴病,真阳不足,上焦中风。

头晕沉,乏力,流泪,舌体胖大,苔白腻,脉关尺沉弦,为太阴寒饮。

心烦焦虑,口干,为阳明郁热。

六经辨证:少阴太阴阳明合病,属厥阴,寒热错杂。兼夹证:饮、瘀。

病机:真阳不足,卫表不固,络虚邪滞。

治疗:小续命汤加味:麻黄15g,桂枝15g,白芍15g,炙甘草15g,党参15g,黄芩15g,川芎15g,杏仁15g,防风30g,炮附子15g,生姜30g,黄芪60g,生石膏30g。

5剂。每日1剂,水煎1小时,只煎1次,取汁450mL,每天3次,1次150mL。

二诊:患者说,除心烦有所好转外,其余无变化。我对患者说,你的病已经4个多月了,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期,也就是说初发病1个月之内,愈早治疗愈好,现在只有坚持治疗一段时间看看。患者表示有信心坚持服药观察。

证舌脉基本同上,病机为:真阳虚损,津血不足,风夹饮瘀阻络。以温阳化气、补虚通络祛风为法,方拟小续命汤合《千金要方》治口耳僻方化裁:

麻黄20g,桂枝15g,白芍15g,炙甘草15g,党参15g,黄芩15g,川芎15g,杏仁15g,防风30g,炮附子20g,生姜30g,柏子仁15g,独活30g,葛根30g,黄芪90g。5剂。每日1剂,水煎1小时,只煎1次,取汁450mL,每天3次,1次150mL。

三诊:患者述,已经见效,眼睑已经能够闭合,但还不甚严,口角漏水漏食明显减轻,患者的治疗信心大增。效不更方,此方逐步加黄芪至120g,共服用35剂,患者基本痊愈。

这一例患者因为病久,服药时间是比较长的,但经过治疗也基本治好了。

一般来说,面瘫病程超过一个月是比较难治的,而难治并不是不能治,只要把握准病机,还是有希望治好的。

六经方证病机辨析思路

面神经麻痹,又称面神经炎、贝尔麻痹、贝尔面瘫,是指临床上不能肯定病因的、不伴有其他体征或症状的单纯性周围面神经麻痹,属于中医面部中风的范畴。

中医认为,面瘫多因风邪中络所致。盖风邪中络,必先有内风之生成,这个内风与脏腑阴阳失调或虚损有关。

外风乘虚而入,与内风相搏,阻遏经络,郁而生痰,痰气交结,气机失畅,内痰壅滞,“风性善行而数变”,其性主动,故症见口眼歪斜。

从六经辨证上看,该案面瘫涉及了真阳虚损,辨为少阴表证。

头面为上焦表位,面部中风为风邪袭表,也就是风邪伤及左侧面部,左侧面部卫表不固,被风邪侵袭,痹阻经络,气血不畅而瘫痪。面部瘀痰交阻壅遏日久生热,寒热错杂,缠绵难愈。这个病的治疗关键应从风论治。

一诊病机既有少阴表证中风,又有少阴真阳亏损,太阴瘀血痰饮交阻,阳明郁热,津液不足,可以说是阴阳寒热错杂,属于厥阴。所以方子应当寒热并用,故选用《备急千金要方·卷八·诸风》的小续命汤。

小续命汤开泄风邪,祛除上焦的痰凝血瘀,方中的麻黄很重要,既开泄表闭祛除风邪,又破除血瘀痰饮。《本经》说麻黄:“味苦温。主中风,伤寒,头痛,温疟,发表,出汗,去邪热气,止咳逆上气,除寒热,破癥坚积聚。”

方中附子非常重要,《本经》说附子:“味辛温。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创,破癥坚积聚,血瘕寒湿,踒躄拘挛,膝痛不能行步。”附子扶真阳,温通经脉络道,破瘀血积聚,化痰饮,为中风必用之药。

加生石膏协同方中的黄芩清阳明热。

加黄芪重在补虚祛风,《本经》说:“黄芪味甘微温。主痈疽久败创,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黄芪能够补虚,治大风,这种风既包括外感风邪,也包括脑血管病之中风。

黄芪治大风,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记录一案“以生黄芪二两为主药治愈一骤感风邪而半身偏枯的妇人”后说:“《本经》说黄芪主大风者,诚有其效。”

因病久,一诊服药没有什么明显疗效。一般面瘫超过一个月就很难治了,但只要坚持治疗,很多时候还是有希望治好的。

二诊为加强方药力量,就合上了《千金要方》中的另一个治面瘫的方子,这就是《备急千金要方·卷八·诸风》中的“治口耳僻方,防风二两,柏实三两,独活、生姜各四两,麻黄三两,杏仁三十枚,附子、葛根各二两”。所谓“僻”,就是不正、歪斜的意思,正如《灵枢·经筋》所说:“卒口僻,急者目不合。”

“治口耳僻方”配伍严谨,治疗面瘫如运用得当,疗效很好。方子里面除了麻黄升散开泄祛风、破血除痰饮之外,桂枝与独活相配,既加强了解表祛风的力量,又能定痉,解除面部肌肉组织绷紧僵化。《本经》说独活“味苦平。主风寒所击,金疮,止痛,贲豚,痫痉,女子疝瘕。”面部被“风寒所击”,用独活非常对症。

《本经》说柏实:“味甘平。主惊悸,安五藏,益气,除湿痹。”用柏实以加强扶正益气除湿痹之力。

面瘫在临床中十分多见,在此给大家介绍《千金要方》中两个治疗面瘫的方子,用好了很有效,我在临床上治疗面瘫,常用这两个方:

一是上面所说的“治口耳僻方”;二是“附子散”:“附子散,主中风,手臂不仁,口面喎僻方:附子、桂心各五两,细辛、防风、人参、干姜各六两。”

这两个方子用在面瘫的急性期疗效较好。

作者:毛进军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