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黄汤为固涩剂,具有固肾止带、清热祛湿之功效。主治肾虚湿热带下,症见带下黏稠量多,色黄如浓茶汁,其气腥秽,舌红,苔黄腻。临床常用于治疗宫颈炎、阴道炎等证属肾虚湿热下注者。它由山药、芡实、黄柏、车前子、白果组成。

肾与任脉相通,肾虚有热,损及任脉,气不化津。津液反化为湿,循经下注于前阴,故带下色黄,黏稠量多,其气腥秽。治宜固肾清热,祛湿止带。方中重用炒山药、炒芡实补脾益肾,固涩止带。《本草求真》曰:“山药之补,本有过于芡实;而芡实之涩,更有胜于山药“,二者共为君药,白果收涩止带,兼除湿热,为臣药。黄柏苦寒入胃,清热燥湿;车前子甘寒,清热利湿,均为佐药。诸药合用,重在补涩,辅以清利,使肾虚得复,热清湿祛,则带下自愈。

1978年9月14日,北河乡年近四旬的患者张某到单位找我,说她近四个月每次月经前总有那么几天阴道会流出黄色黏稠液体,带有少量血液,少腹疼痛。曾找本村医生治疗,说是白带。吃了几天甲硝唑、增效联磺片、白带片也不管事。医生说这种白带很不好,有癌变的可能,要为她输液,她不愿意,特来找我治疗。

患者舌色稍红,舌苔薄黄而润,除此外无任何特异发现,患者也说除白带腹痛外无任何不适。我沉思良久,对患者说:“你可能得的是黄带,不过我以前看的黄带不管任何时候都能从前阴流出,不止在月经前,像你这样特殊的病号我还没见过。若真是黄带,很不好治。我先给你开3剂药试试,要在月经前一周左右吃,如果无效再想别的办法。”处方:山药15g、芡实15g、白果10g、车前子(布包)15g、黄柏10g、延胡索12g、茜草10g、白花蛇舌草15g、甘草6g。

刚刚把药服完,患者就高兴地跑来说道:“杨医生,您就按黄带治吧,我把药拿回后算了算再有一周例假该来了,就赶紧把药服上了,才吃了3剂,眼看例假就该来了,这个月腹痛、白带都很轻,您就多给我开几剂除了根算了。”

查患者舌脉同前,我就照原方开了8剂药。嘱咐患者回家后继续服用5剂,另外3剂等下次月经前七天内服。患者服完药后,诸症悉除。

案例分析

黄带在临床比较少见,这种病往往虚实兼见,寒热错杂,治疗相当因难,按照现代医学的说法,此类患者宫颈糜烂的程度、子宫附件炎症的程度往往比较严重。若不及时治疗,预后可能不好。按中医教科书的观点,黄带的成因为肾虚湿热下注。此例患者体征、舌脉均无明显特异之处,似乎无证可辨。但患者舌红苔黄腻,体内必有湿热无疑;年近四旬,数次孕产,理当肾虚,其病机还是当以肾虚湿热下注看待。妇科疾病多与冲任二脉关系密切。肾虚乃任脉之虚,湿乃任脉之湿,其热乃肾中相火之热。

正如《傅青主女科》所云:“所以世人有以黄带为脾之湿热而单去治脾而不得痊者,是不知真水、真火合成丹邪元邪,绕于任脉胞胎之间,而化此黄色也。”方中以山药、芡实补任脉之虚,女贞子滋阴补肾,盖任脉与肾关系最为密切,补肾也即补任脉也。黄柏、车前子清热利湿,泻肾中相火,半枝莲清热解毒,防止恶变。甘草调和诸药,白果引诸药达于任脉。加入延胡索是为加强活血理气止痛之力。正如《傅青主女科》所言:“盖山药、芡实专补任脉之虚,又能利水,加白果引入任脉之中,更为便捷,所以奏功之速也,至于用黄柏清肾中之相火也,肾与任脉相通以相济,解肾中之火,即解任脉之热矣。”通过此例的证治,可以证明古说之不谬也。

完带汤、易黄汤都是《傅青主女科》所载治疗带证的处方,验之临床,效果卓著。我体会:该书是非常实用的中医妇科专著,值得所有基层临床医生毕生研读。

本文摘自《老中医四十年悬壶手记》,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作者/杨承岐。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