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39号 鼻渊丸(鼻塞不通,流清涕)

鼻病问题是目前美国最为普遍的病,尤其季节一变换,则许多人打喷嚏、流鼻水、鼻痒、流眼泪等症状相 继出现,几乎人人都被诊断为过敏,为了寻找过敏原,打了上百针,也不见得知道,有时就算知道了,是对 花粉或尘土或猫狗毛等过敏,谁又能避免呢?即使服用抗过敏的药物,谁又根除了呢?这浪费了许多人的金 钱及时间,换来的是痛苦及更严重而已。究其主因,是因为研究方向错误造成的。

诸君试想,如果有过多的湿痰,停在喉、鼻之间,或在肺中,一旦呼吸,吸进了尘土、狗毛、花粉等自然 就附着在上面,人体为了排除它们,就不断的分泌黏液、不断的喷嚏、流泪,此些动作主要目的是人体想把 它们排出体外,而不是病,如果把这些症状当成病,滥用止喷嚏药、止鼻水药、止咳嗽药等压制症状,结果 当然不会好,而且会更坏,因为黏涕仍在,花粉及猫狗毛、尘土等随时会回来的,于是恶性循环就开始了, 有人终其一生,困扰于此一问题。

中医定名为鼻渊,认为痰及涕的源头来自脾脏,脾功能强盛,则黏涕不生,因此如果有一方剂,在去除 痰及黏涕的同时,又加强了脾脏的动能,在配合一些开窍的药物,使鼻孔保持通畅,又无黏稠鼻涕存在,自 然猫狗的毛,花粉、尘土等无法沾住停留,人体就不会产生自行排除它们的动作,从此喷嚏不再,鼻水不流 了。

此方任何人只要有过敏症状,如流鼻水、喷嚏不止、眼痒、鼻痒等都可购买,不须医师处方,毫无副作用。一般人:早晚饭前20粒。

重症加重:三餐饭前20粒或25粒。

主要成份:葛根、苍术、桂枝、白芍、生姜….等。

研发着作权人:美国佛州汉唐中医学院,院长倪海厦医师。

此方是我实际临床之经验方,不含任何有毒性的中药在内.美国汉唐中医诊所专用处方.

汉唐40号乌梅丸(各种寄生虫,蛔虫)

这是中医延用了近2000年的打虫药,一般中医只知用此丸来驱虫,很少人知道其真正功能所在。历代名医 也并无太多的医案记载,故此丸剂虽延用许久,但仍功能不明。经本人研究及临床使用,发现许多意想不到 的效果。

首先吾人必须先了解,寄生虫的产生,必须有一定的环境,如体内屯积了过多的痰,或过湿的津液在胃肠 中或胸腔中,而此津液停留过久,就是寄生虫的温床,如果能改变此一体内环境,则即使误食有虫卵的食物, 也不会有寄生虫发生,因为此环境中有三样热、湿、痰,同时并存,故吾人必须用寒药来去热,用燥剂来去 湿,用涤痰药来去痰,同时并进,并且加些保护小肠的药,使其顺利自大肠排出,而不损及小肠中正常的湿 热,如此可以一了百了,完成清除虫及湿热。

临床上,本人发现许多有心脏病的人,尤其开过刀之后的病人,心包膜上充满黏液,又浓又稠,舌苔呈现 极黄湿且厚,这都表示心包及肺中有过多的湿与黏稠的痰,如果不立刻去除,有时引起强烈的晕眩,令人失 去平衡,无法站立,同时是一个极好的环境,不但寄生虫喜欢,一旦有感冒或病毒感染,则易发心脏病,本 人用了许多中药来去此湿黏之痰,都无法尽除,结果使用汉唐-40以后,病人立刻在2-3天之内,舌苔尽退, 胸腔压力大减,闷刺感不再,且血压很快速下降到正常,效果惊人,因此本方不但可以用来驱虫,且可用来预 防心脏病的再发,同时治疗晕眩,可以立刻减轻心脏的压力,是不可缺的心脏病药。

一般人:早晚饭后20粒。

重症人可服至30粒。

预防心脏发病可于三餐饭后服5粒。

服后有湿及痰会自大便排出,故有时会有一日3-4次大便,此为正常,直到舌苔呈白色,即可止药。绝无副 作用。

主要成份:乌梅、干姜、黄莲….等。

紫极老师解读“鼻塞不通、流清涕”:

大家好,这节课开始讲汉唐39号鼻渊丸。

治疗这个鼻塞不通,流清涕,什幺叫鼻渊?在内经里早就有此描述,称为是“鼻渊者,浊气下不止也。”就是经常的鼻涕向外出而不止。特别一些小孩子,最容易有 这样一些疾病,经常使用抗生素之后,很容易出现这个情况。鼻渊实际上也称为是脑漏,就是其汁经常向外去漏出来,鼻病的问题,我们先看原文:

鼻病问题是目前美国最为普遍的病,

关于这个鼻病的问题,它不但是美国最普遍的病症,现在中国也步入到其后,也是一个普遍性疾病。我们可以做一下考察,特别是城市当中学校里面,城市中的孩子,到初中部看看,得鼻炎的人特别多,为什幺?不言而喻,都是很普遍的病症。

尤其季节一变换,则许多人打喷嚏、流鼻水、鼻痒、流眼泪等症状相继出现,几乎人人都被诊断为过敏,为了寻找过敏原,打了上百针,也不见得知道,有时就算知道了,是对花粉或尘土或猫狗毛等过敏,谁又能避免呢?

好,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要反过头看内经里面是怎幺说的,真气内守病安从来,内经教我们的办法去守住里面的真气则不会生病,中医和西医的区别就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到了,西医总是向外找原因找过敏源,中医总是向内找原因,看自己是不是真气不足,向外寻找是找外人的过错,向内找是找自己的不是,所以一个是道 之本,一个是末,这是两者的方法不同,所以说中西医能够结合吗?不能够结合。在内科里面,中医治疗办法是培固人的正气,而在西医办法总是想着去杀病菌,办 法不同,所以不能结合,一结合,这人是半吊子,既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什幺玩意他也不懂。我现在看中西医结合的,可怜的程度比纯西医还可怜,学的七上八 下,什幺也不是。归到西医里面西医不认它,归到中医里也不是叫中医,只是打着中医的旗去干西医的事情,害人害己,也伤及自己的阴德。接着再看:

即使服用抗过敏的药物,谁又根除了呢?

所谓这个过敏它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理念。这也是寻别人的不是来引发出的一种病名。从来不考虑这人本身体质本身真气本 身正气如何,只是来说对这东西过敏那东西过敏老找别人的不是,然后用抗过敏的药,什幺叫抗过敏的药?那是继续打消身体的正气,不让正气检测到这东西,使人 的身体麻痹找不到所谓的过敏源的存在,用笨脑袋去想想,比如说对花粉过敏,在春天的时候百花都开了,那幺来说花粉存在空气中的每一个地方,对花粉过敏吃过 敏药,吃过后,感觉不过敏了,好,这问题就出来了,出在什幺地方,花粉还是原封不动的存在于空气中,为什幺身体没有这种过敏症状了?很简单的道理,把你的 正气给消乏了,消乏了你的正气之后没办法检测到外面的东西的存在,你不过敏了,这时候感恩涕流,说这药真好,治好了你的病,这是骗谁呢?这都是笨人。脑子一点都不转弯。

这浪费了许多人的金钱及时间,换来的是痛苦及更严重而已。究其主因,是因为研究方向错误造成的。

研究的方向就是刚才所说的,一个是寻别人的不是,一个是究自己的过错。看你是从哪方面研究的。

诸君试想,如果有过多的湿痰,停在喉、鼻之间,或在肺中,一旦呼吸,吸进了尘土、狗毛、花粉等自然就附着在上面,人体为了排除它们,就不断的分泌黏液、不断的喷嚏、流泪,此些动作主要目的是人体想把它们排出体外,而不是病,如果把这些症状当成病, 滥用止喷嚏药、止鼻水药、止咳嗽药等压制症状,结果当然不会好,而且会更坏,因为黏涕仍在,花粉及猫狗毛、尘土等随时会回来的,于是恶性循环就开始了,有人终其一生,困扰于此一问题。

要注意它不是病,同时我也说过,咳嗽不是病,是人体自我保护机制的发动,当碰到其咳就打止咳针,不让咳嗽了,病气也就排不出来了,

中医定名为鼻渊 , 认为痰及涕的源头来自脾脏,脾为生痰之源,肺为储痰之器。脾主运化,其运化力量不足,身体体液便会凝聚而成痰饮。痰饮者而要上升于肺,因为肺要朝百脉,都 要上归于肺。这个时候肺就属于储痰之器。如果脾功能强盛,则黏涕不生,因此如果有一方剂,在去除痰及黏涕的同时,又加强了脾脏的动能,在配合一些开窍的药物,使鼻孔保持通畅,又无黏稠鼻涕存在,自然猫狗的毛,花粉、尘土等无法沾住停留,人体就不会产生自行排除它们的动作,从此喷嚏不再,鼻水不流了。

我们看如果一方着火了,起烟了,人在这个烟里会出现什幺样的情况?就强烈的咳嗽不止,为什幺?就是想把烟里的灰尘从身体里面咳出来 ,这是人体自我保护机制启动了,如果咳不出来了,外面的烟气太大了,人就被熏死了。所以火灾里面死的人,真正烧死的不多,都是熏死的,他排不出来了。这是 属于比较强而大的东西进入到身体里面排不出来,我们再想想这些咳嗽,对于空气里面的杂质,身体里面有这些小毒气,出现咳嗽,向外排痰,把邪气向外排,如果 去止咳,不就与在浓烟里熏是一样吗?这就形成了一种慢性自杀,这是里面的辩证,所以学医道后 要有聪明的脑瓜去看待一切的问题,不要再用以前的笨脑袋看问题,碰到什幺样的问题就想一想,看看成不成合不合天地的道理,不合乎道的道理必定是不对的,这 是属于很自然的。学了医道后与以前一样,那人就更笨了。

此方任何人只要有过敏症状,如流鼻水、喷嚏不止、眼痒、鼻痒等都可购买,不须医师处方,毫无副作用。

鼻病《四圣心源》里面专门有一章叫鼻病根源,下课后可以参照去看看。培补其脾气,实际上就是强人体之正气。

一般人︰早晚饭前20粒。

重症加重︰三餐饭前20粒或25粒。

主要成份︰葛根、苍朮、桂枝、白芍、生姜…..等。

紫极老师解读“各种寄生虫,蛔虫”:

再看汉唐四十号,乌梅丸。是治各种寄生虫蛔虫的,这一个方剂,是中医沿用了近两千年的打虫药,此剂出自于伤寒论里面在厥阴篇,现在会用这方子的人很少了,乌梅丸可治很多种病,因为它是从厥阴论治的,它也是寒热药同时用,辛酸药同时用,乌梅丸它里面方剂的解释很多人不会解,甚至乱解,包括一些有名的,解释这 个乌梅丸都是乱解一通,偏偏不知道为什幺里面用这样的药,为什幺要寒热夹杂,为什幺要用辛酸并用。而其它的方子用这个理的很少。

这是中医延用了近2000年的打虫药,一般中医只知用此丸来驱虫,很少人知道其真正功能所在。历代名医也并无太多的医案记载,

为什幺?研究伤寒的人都知道,其厥阴病篇它属于一个无头案,好多人研究到厥阴这一篇后就研究不出来了,认为里面有错解,丢失的东西太多,里面的内容与厥阴病文不对体等等。一旦研究厥阴这地方就无从研究了,就认为它是一个无头案。所以历代名医用乌梅丸不是太多,医案也少。

故此丸剂虽延用许久,但仍功能不明。经本人研究及临床使用,发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首先吾人必须先了解,寄生虫的产生,必须有一定的环境,

这是中医基本的理论,不论寄生虫还是各种细菌病毒,不论是什幺东西,只要生出来必须要因缘合和,必须要有这一个环境,它里面要有种子,只有种子在一定特殊 环境里才能生长发芽,看农村里面如何保存小 麦,我小时侯所见到的,把小麦拉出来,摊在地里面去晒,把它晒干晒脆,然后收起来,外面密封长久不生虫,现在不是这样了,把小麦取出来之后,就是直接在里 面埋化学药品,就是把药品装在小瓶子里面,然后把它埋在小麦中,即使麦所处环境在潮湿的地方也不生虫,由此可见此药毒性多强,只是向外挥发的气体就可以使 这些虫没有办法在小麦里生存,这个毒性多幺的强。再想一想这些东西,吃到人的身体里面会是什幺样子,不但现在农村小麦保存是这样,包括粮库里面保存也只是 晒一下之后就埋上药就在那里,它不生虫。这实际上人的惰性,有其因 必有其果,这也是众生的共业,想想,你没去种植小麦,没有这样保存这小麦为什幺你还吃到这样的粮食呢,这就是一个共业,这是被动受其果。这样的情况很多, 从生产室的第一步来说就是这样的毒气。我们接着再看:

寄生虫的产生必须有一定的环境,如果体内屯积了过多的痰,或过湿(饮,也就是身体里有过多的痰饮)的津液在胃肠中或胸腔中,而此津液停留过久,就是寄生虫的温床,

痰饮停留过久会出现什幺样的情况?在昨天的时候我也给大家说过,它会郁而化热,就是关于温燥 如何用阴阳法眼看这问题,昨天也说了,而痰饮在身体里面就阻塞不通,就会郁而化热,就会出现湿热之相合,湿热之相合之后这便是寄生虫的温床,再看存粮食的办法,什幺时间容易生虫?在阴六月是最容易的,为什幺?那时候天气特别潮湿,如果晒干了很干很脆即使温度再高也不生虫,如果特别潮湿在冬天寒冷时也不生虫,只有条件因缘具足之后,这种子才会生根发芽,自然界的现象与此都是同样的道理,是不二法门,学了医道后,看各种事情都有联系,没有来说是分开的,道理全是相通的,包括因缘合和而生成,与佛法中的 因缘八识全部都是一样的。为什幺来说佛祖本身是一个王子,在出家前基本就没有干过其它的事,修行修了几年然后就传法说道,世间的万事万物,人有什幺问题问 他,他都能解答的比较圆满圆通,为什幺?就是因为他体会了这个道,知道了这个理,研究了人的八识。比如说佛祖在这边坐着,他懂这个八识,这时候过来一老农,问佛祖如何进行保存粮食,佛祖也没种过地也没有保存过粮食,但是他就知道如何保,因为其理是相同的,这实际上也就是医道。现在跟你们说的都是这一个“法”。当有这个阴阳法眼之后,你看待世间的这一个东西,也都会改变了。好,我们接着再看:

如果能改变此一体内环境,则即使误食有虫卵的食物,也不会有寄生虫发生,因为此环境中有三样物热、湿、痰,实际上就是湿热,痰饮之气与其热这就是湿热,同 时并存,故吾人必须用寒药来去其热,用燥剂来去其湿,用涤痰药来去痰,同时并进,并且加些保护小肠的药,使其顺利自大肠排出,而不损及小肠中正常的湿热,注意这个湿热是小肠自己内部正常的温度与湿度,这个不是病态。如此可以一了百了,完成清除虫及湿热,这个湿热就是病态。

临床上,本人发现许多有心脏病的人,尤其开过刀之后的病人,心包膜上充满黏液,又浓又稠,舌苔呈现极黄湿且厚,这舌苔出现黄诗苔,且属于是厚苔,这都表示 心包及肺中有过多的湿与黏稠的痰,这属于谁的颜色?是脾的颜色,这是不得运化其湿气,湿气就郁而化热,就出现这种黄湿之苔。如果不立刻去除,有时引起强烈 的晕眩,则易发心脏病

现在西医里面有一个症,称为美尼尔氏综合症,就是小脑内什幺耳朵里什幺不平衡引起来的,要注意,只是看到一个标,实际上内部有其湿热,可以加减去治疗,但不可用原方。令人失去平衡,无法站立,因为它堵塞了人的识神。同时是一个极好的环境,这个湿热的环境不但寄生虫喜欢,一旦有感冒或病毒感染,容易引发心脏病。无论这个感冒因细菌或病毒等等所感 染的,它实际上与肉眼可见的寄生虫都是一类的东西,我们想下人的身体没有一部分是属于自己的,人的身体没有一部分是属于你自己的。人的身体本来就是一个宇 宙在一起的混和共生体,不要老是执着着这个手指头是你的这个手是你的,你只是一个体,这一个体就是你的整体,而你身体的用,是用无数个任何东西都不属于你 的东西都在一块的共同共生的,一个共生体。这就是你的身体,身体里面什幺东西没有?都有,存在有正常的细胞,也存在有水液也有骨骼还有其它的细菌病毒等 等,全部都在你的身体里在一块共生,当你进行减去一方面的时候就立即造成你的身体不平衡,人的这个体就会生病。这就是里面的数变则象变。里面的数发生了变 化,则你的象你的身体你的体就会发生变化,这实际上是体用之学,是医道里的体用之学,无处不在无处不包,都有。

本人用了许多中药来去此湿黏之痰,都无法尽除,结果使用 汉唐-40以后,病人立刻在2-3天之内,舌苔尽退,胸腔压力大减,闷刺感不再,且血压很快速下降到正常,效果惊人,因此本方不但可以用来驱虫,且可用来 预防心脏病的再发,同时治疗晕眩,可以立刻减轻心脏的压力,是不可缺的心脏病药。

一般人︰早晚饭后20粒。

重症人可服至30粒。

预防心脏发病可于三餐饭后服5粒。

服后有湿及痰会自大便排出,故有时会有一日3-4次大便,此为正常,直到舌苔呈白色,即可止药。绝无副作用。

主要成份︰乌梅、干姜、黄莲…..等。

前几天的时候,我跟大家讲过胸痹症,包括胸痹症的治法,是如何进行治疗的,这个乌梅丸要细细去研究它,很多的功能都在这乌梅丸里面,有很多的功能,效果属 于是很好的。这就是从其厥阴去论治,象这一个方子,我们实际上也可把它拿过来治疗心脏病,但是需要加减,这是关键,里面用料最大的是乌梅,这个乌梅在这个 方剂里面,它占的数的比例,是三百枚,然后里面用到包括有这些辛味的药,比如说附子干姜川芎细辛桂枝等,这些都属于是辛味的药。是配合着乌梅这一味这个酸 药,同时里面,还有用到苦药寒热之药,前面所说的是属于温药,还用到寒药,黄莲黄柏,也就是说辛酸之药,辛酸苦,还有人参之甘,甘与苦二者相对,辛与酸二 者相对,都在一个方剂 里面,里面的阳药就是辛药用的比较多,用附子川椒温暖下焦,用桂枝细辛升发通阳,用干姜人参护中气,这里面用的是辛药,一味乌梅在这里面是关键的,是酸 药,还不够酸,还要用醋泡更酸才能使用。所以说,不论是寒热药还是辛苦药酸药,都杂合在一起进到身体里面去,各归其位,不是人所控制的,是药自身的性质所进行的,慢慢开发乌梅丸方子。好,这一节课就讲到这里。

你也可能感兴趣

1 对 “倪海厦:论鼻塞不通、流清涕、各种寄生虫”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