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开始继续听课,讲汉唐四十一号中安丸,治疗失眠的。

首先,看我所写的人的身体的五项健康标准,其中里面有一条, 就称为睡眠通。就是人睡觉要好。

我首先给大家讲一下五通的标准的由来,一个是饮食,一个是大小便,这代表什幺问题,这是人的身体来路与去路的问题,就是说来路要正常,去路也要正常,这时候人的身体才不会生病,休息睡眠与人体的阳气体力,这两种是相对的,一个是主运动,主活动主阳气,一个是主休息,人的身体要以阳气为标准,这属于是最关键的,是最后的一条,阳气通,也就是说五条里面,阳气可以来说算是一个中央,休息与体力二者相对应,饮食与大小便问题相对应,这都是一个阴阳的问题,实际上是人身体的四象,只要是这些标准全部正常了,人的身体我就可说他一点病也没有,即使检查按照西医的检查不标准,如果各项检查都正常了,这标准你不符合,那你肯定有病,不要说你肯定有病,今后一旦西医的这个检查标准不正常了,这时候你病已经形成到晚期了,这是上工治未病的思想,再检查你的各种标准已经不正常 了,说你已经生病了,你千万不要以为你这个病是刚刚得的,有可能在几年前休息问题就不好,或者是饮食就不足,或者是经常便密等等这样的各种现象,在那个时候你已经生病了,但是你从来没有注意到那就叫做生病,而非得等西医的检查结果指标出来后才认为有病,那就变成下工到劣工了,这一个中安丸就是针对于失眠的。

我们首先先看过原文,然后我再给大家发挥一下。

人体失眠的真正原因,有因心血亏损(血不藏魂),有因忧伤肺

(肺主忧伤主悲)而致肺魄不宁(前面是肝魂不藏,这个是肺魄不宁),也有因为心火过剩无法下行入肾(这是属于相火在上),造成心肾不交而失眠,有因肝积毒素而失眠(肝中有毒,实际上也就是不藏魂),有因大病初愈产生的虚热而失眠,(这实际上也是相火不收。属于是阴气不足,相火不收,同时这里面还有一个在于肾上的少阴症状,我们看少阴症旦入内),种种原因造成的,我们中医必须对症下药才可以治好这失眠问题的。

人有少阴症状,想睡觉瞌睡但还是睡不着,还是失眠,这就是说身体的五脏都可能导致这原因,但是失眠的关键问题就是里面的体,就是在于心肾不相交,什幺意 思?心肾相交了,阴阳能合抱成团了人就不会失眠,只要是失眠必然心肾不交,这就是里面的体,其用呢?用有两条,或不升或不降,或不阳化气或不阴成形,这是 太极分作两仪,一个体用之学。也就是所有的疾病你都可以这样去分, 你就可以找到这样的原因,因为不升这原因里面有实症与虚症,虚症来说是血气不足不足以养魂,其实症来说,肝中积有毒素而使肝气不得以升,就是说凡是造成肝气不升的,它有实有虚。这里面又可以进行去分,肺气不降的,或肺气不收敛或相火在上,致 使肺气不收藏,也有虚有实,这是从太极分两仪两仪分四象,分成四象了你一看这种治疗就比较简单了,肝有毒的也好,排出肝毒,人肝毒一排肝气一升则人可休息了。肝血不足的,养肝血,可以摄魂,其魂气亦可以收藏,肝中藏魂,人便可以休息了。肺气虚的不足的, 不足以收敛的,那就要去收敛它,加强肺气的功效,一收 敛,人也便睡着觉了。相火在上的,就是火来克金,就要敛相火,亦可以。因心火太热的,那就可以去生其心液,肾水太寒的就暖肾水,暖肾水意在升,心火太热滋其心液其意在于降,实际上还就只是升降的问题,大家一定要集善思维。

虽然来说这汉唐方剂我不给大家讲方子,但里面全是治病的道理,你们能够体会到它,能很好的思维它,那幺治起病来就感觉简单了。种种原因造成的失眠症状,中医要对症下药才可治。注意,可不是一味的安眠药能治好的。安眠药这个东西一吃就伤肝肾,然后把脑部神经全部伤坏了。在病后虚热失眠的,用栀子豆鼓汤,

要注意这个里面它是有心烦症状的而失眠的,用这个汤,因虚热失眠的,就是没有心烦症状,要用竹叶石膏汤。我们看这个栀子豆鼓汤就是两味药,凡碰到心中烦,皆可以用它,其邪在上者可吐之,因虚热可平之,栀子红颜色,椭圆球形,象心,豆豉,两瓣, 分开,它象人的两肾,合起 来是一个豆子,分两半就两肾,栀子在上清利心火,豆豉在下补动肾气,栀子豆豉汤虽然在伤寒论里是热病后期的药,实际上交通心肾的药,应用范围广,用药就是以形交通心肾。

心肾不交之失眠,民众可以服用天王补心丹,肝积毒素而失眠,可以服我的 68 号(护肝丸去肝毒的),至于因心血亏损,有因忧伤肺而致肺魄不宁,这就是绝大多数妇女与男人都会失眠的问题,也因为如此而导致奶水无法下达到子宫而失眠,此时就可以服用此方。

这个方子主治的是使天气下降,同时以暖心血使地气上升,使心肾相交。凡是肺不敛,而肝不升者,皆可用此方。

服用方式 : 早晚各 30 粒 。 严重时可以加重再吃一次 。 禁忌是 : 女子月经来时不可吃 , 改服汉唐 2 号就可以了

实际上此方它的配方组方的原理,回过头看一下四圣心源的方子,一个天魂一个地魄汤,一个以升一个以降,当不降者可用降,不升者可用升,但升降里面是什幺东西?还是精气,要注意守精气是体,循环属于其用,在循环的时候要注意守住精气,只要固住精气,该降的降该升的升,自然的失眠就去除了。一般失眠症皆要从肝去论治,这是我的经验,其火在上者以排肝毒,其寒在下者以生肝木,这是里面简单的法门,但它所用的方法理论,还是一个升降体用,也就是说所有的东西脱离不了医道的框框。

向下去排肝毒,向上升肝,升肝气,伤寒论中都有很多方子, 可以按症治疗。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