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桂枝与芍药

桂枝主强心,温心阳,提供动力;芍药主外周循环,帮助祛除血液中的废物,同时还能滋敛阴血止痛。一个偏于气化,一个偏于形质。桂枝与芍药均可利水,但桂枝偏于从表解,芍药偏于从二便解。四逆散中的“悸”,在条文中可伴有小便不利或大便异常,乃外周水饮所致,用芍药将水湿从下而解。苓桂剂的“悸”为“心部于表”之水饮所致,用桂枝配茯苓从汗而解,亦可从小便而解。所以《伤寒论》28 条去桂还是去芍临床上自有分寸,大可不必死看。

2.桂枝与石膏

桂枝、石膏皆可强心。一个偏于阴性体质状态下的“不及”,一个偏于阳性体质状态下的“太过”。

3.桂枝与龙骨、牡蛎

在桂枝与龙牡的诸多配伍中,桂枝起主导作用。桂枝与龙牡皆能起到抑制神经兴奋的作用,一个偏温,一个偏寒。

4.芍药与龙骨、牡蛎

小建中汤与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均可治疗虚劳病。芍药与龙骨、牡蛎都偏寒,均可以清虚热、潜阳、引能量下行。小建中汤条中有个“心中悸而烦”,乃津血虚所致,同理可见于黄连阿胶汤,芍药在这里的作用主要是养阴除烦,亦可除血痹。相比之下,龙骨、牡蛎只能在神经、内分泌等方面起抑制作用,并无滋补作用,镇静安神的作用比芍药强,但入煎剂口感不好。

5.芍药与阿胶

二者均可用于诸多血证的治疗,主要集中在止血、祛瘀方面,同时都可用于养阴除烦。芍药偏寒,可以凉血祛瘀,攻的性质较阿胶突出,止痛效果佳;阿胶性平,补的性质较芍药突出,止血效果佳,对于诸多血分不足的疾病都有应用的机会。

6.芍药与石膏

都可以清热。但芍药清的是虚热,本身具有滋阴功效;石膏清的是实热,没有滋补的作用。

7.龙骨与牡蛎

共性就不说了。主要强调一下不同点:牡蛎可以清虚热,这个可以从柴胡桂枝干姜汤中找到线索,但这个方子却没有用龙骨,所以龙骨本身清热的效果几乎没有,只能镇惊安神,针对的是惊悸,作为牡蛎的辅药,且牡蛎具有软坚的作用。

8.石膏与牡蛎

石膏可以清实热,牡蛎可以清虚热。都可以解凝软坚散结,起抑制性作用。

9.黄连与石膏

黄连善清血分实热,要向出血性实性炎症看齐,多应用于急性期。在黄连阿胶汤中,黄连配合芍药、黄芩主要起止血消炎镇痛的作用。可以想象,在古代战场上此方多用于战士们出现急性感染伴有出血过多的情况,条文中的“烦”实为虚实夹杂之“烦”。石膏善清气分实热,一般应用于急性病初期。《伤寒论》的方子中石膏常与麻黄、桂枝、杏仁相配伍,而黄芩、黄连一般与柴胡、芍药、大黄相配伍,从中也可以看出黄连相对于石膏的病位更深,患病时间和周期也更长。《伤寒论》中黄连应用的频率不如黄芩高,用量也较黄芩少。古人可能也考虑到了黄连的大苦大寒败胃的副作用。新加坡有过黄连素导致孕妇和新生儿溶血性黄疸和核黄疸的报道,但在我们国内还没有发现。我个人认为黄芩是可以代替黄连的,用量相对来讲也会大点。我在临床上也是这么干的,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才会用到黄连。

本文摘自《伤寒耕读录·壹》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