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纲主要症候群

一、太阳纲:

脉浮、头项强痛、恶寒发热、呕逆——风寒束表

发热恶风寒、头身痛腰痛骨节疼痛、无汗而喘逆,脉浮紧

发热恶寒或恶风、头痛项强、有汗、鼻鸣干呕,脉浮弱

二、少阴纲:

脉微细,但欲寐——真阳不足

失眠、精神萎靡

无汗或有汗,无热,畏寒,

口渴喜热饮,咽痛。

项背紧张酸痛,或心前区刺痛。

四肢逆冷疼痛、腰腹冷痛如冰凉,

大便溏泻不爽、

尿频色白,夜尿频多、

脉象微细,或浮或沉,迟而无力。

三、阳明纲:

胃家实。热、烦、实、胃中干、大便难。——实热伤津

身热恶热,或潮热或时烘热汗出,头汗、掌心热,手足心出汗,

热盛伤津而懊恼、心烦,失眠,或烦躁谵语;

里热上涌作喘或胸中窒塞或头晕目眩

食欲旺盛,或能食易饥而泛酸,或气机阻滞不能食,口干口苦,燥渴引饮喜冷。

腹胀痛不通、拒按,

大便秘结数日不解,或干硬难解,或排便不净肛门灼热,或里热下利而舌红苔黄腻

尿频多色黄,或尿短赤,或尿道灼热痛感,

妇人带下色黄,

皮肤斑丘疹高突色鲜红,

舌质红、或红绛、苔黄腻或黄燥,

脉象浮洪或沉实,滑数有力

四、太阴纲:

腹满而吐,食不下,腹时自痛,自利,胸下结坚,下之益甚——虚寒水饮

头晕头痛,

胸下结坚,胸闷短气,心悸

心下痞塞胀满、冷痛,噫气,呕恶,

胃中凉,食欲不振,口不干或口干饮水不多,喜温,

腹中凉,腹胀肠鸣,矢气得舒,

四肢烦疼,身体沉重

大便溏泻不爽舌淡齿痕苔水滑,食油腻及生冷之物加重。

妇人带下清稀

舌质淡有齿痕,苔水滑

脉象沉弱或浮弱,无力。

五、少阳纲

口苦,咽干,目眩——津亏热燥,表里阴阳不通(阳性)

头晕目眩,,项强头痛,

往来寒热,热时汗出,

心烦胸闷气短,心悸,

口苦咽干,默默不欲饮食,呕恶。

耳鸣耳聋,目赤,睡眠不实

胃痛胸胁胀满

舌质红苔白。

脉弦或弦细,偏数不虚。

六、厥阴纲:

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呕吐,下之利不止——三阴虚寒水饮,营血亏虚瘀滞为主,夹带阳明热。上下阴阳不通(阴性)

厥热往复,周身畏寒,

口苦,口干口渴多饮或不欲饮,

口腔溃疡,咽喉溃疡疼痛,

心中烦热,饥而不欲食、

心下痞硬、压痛、胀满,连及两胁,呃逆,

胃腹冷痛,

四肢逆冷,甚则厥逆冷痛彻骨,

下利,厥利热止,或便秘数日一行,

脉弦短而迟,或沉细而迟,或革。

伤寒六经分述如下:

伤寒方既可分为虚实、表里、寒热六类,亦可分为阴阳两大类。伤寒的方剂,于是可由阴阳统之。外感风寒引起的的疾病及类似的杂病或变症。

一、感受风寒:

第一阶段:

1、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代表方:桂枝汤

2、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代表方:麻黄汤。

3、体虚之人感受风寒:

脉微细,但欲寐,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脉微细,但欲寐,得之二三日,麻黄附子甘草汤,发微汗。以二三日无证,故微发汗也。

第二阶段:

1、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

2、口苦、咽干、目眩也。小柴胡汤

第三阶段:

1、身大热汗出类:渴欲饮水,无表证者(第一阶段症像),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2、腹满午后发热类:

若腹大满不通者,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大泄下。

阳明病,潮热,大便微硬者,可与大承气汤;不硬者,不与之。

第四阶段:

1、腹满,消化力差: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代表方理中汤。

第五阶段:

1、脉微细,但欲寐,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赤色,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

第六阶段:

1、有寒、有热,或寒、或热,或寒热错杂: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代表方乌梅丸。

二、类似的杂病

发汗过多心悸的桂枝甘草汤类,

心烦不能眠的栀子豉汤类,

小便不利的五苓散类,

胸膜炎、腹膜炎、胁膜炎的陷胸汤类,

小腹蓄血的桃核承气汤类,

身体发黄茵陈蒿汤类,胃中痞满不通的泻心汤类。

内有热而四肢发冷的四逆散类,头痛呕吐的吴茱萸汤类。

三、病后复发的调理:

伤寒热病初愈,正气尚虚,气血未复,余邪未尽,当此之际,唯宜慎起居,调饮食,静养调理,预防疾病复发。古人认为,若病后因房事导致男女之间互相染邪而发生的病证,称为阴阳易。若不因房事,而由于饮食起居失常,作劳伤正,疾病复发者,称为差后劳复。其中因劳而发者,称为劳复;因饮食调理不当而发者,称为食复。

四、伤寒论用方严谨,药少力宏,限效快捷:

如:桂枝汤方

桂枝三两(去皮,味辛热) 芍药三两(味苦酸,微寒) 甘草二两(炙,味甘平)生姜三两(切,味辛温)大枣十二枚(掰,味甘温)右五味,口父咀。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服一升。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执水执水,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役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者,乃服至二三剂。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三阳病

(1)太阳经麻黄汤、桂枝汤、大小青龙汤、麻杏石甘汤、五苓散等是其代表方。

如凡心悸心累重用桂枝;痰多或呕吐者重用半夏;口渴重者去半夏加花粉等。而肺有寒邪、胃有热邪,可加生石膏,成小青龙汤加石膏汤。

小青龙汤最妙在“姜辛味”。细辛主开肺窍、心窍,开皮毛、肺络;五味主阖,主收敛肺气,使清气能下沉至丹田;干姜温运枢转,和细辛、五味,相互协同,发挥作用,效果很好。五苓散。此方本来治膀胱蓄水,即有外感,有头身痛,病人想饮水而饮水即吐之水逆之证。其方以桂枝、白术、猪苓、茯苓为主药。桂枝强心利尿,使真气下行至膀胱,从而蒸发水气。在临床上,可扩大其用途与范围。凡水泻不止者,五苓散一服,则小便加多加长,大便因此而固。凡肠内停液、停水者,亦可用五苓散治,效果很好。五苓散与平胃散合,则成胃苓散(汤)。若有肝胆疾病,两胁满而腹泻,加小柴胡汤成柴苓汤。有胃痛、胃酸、吐清水、腹泻的情况,可与理中汤合,成理苓汤。有肾炎腰痛、小便短少者,也可用五苓散。若肾炎有水肿(睑肿等),以五苓散加麻黄效果也很好。这就说明,伤寒方同样可用于其他疾病。桂枝汤,除治伤寒、中风外,临床上,亦可用于风湿病,尤其是部位在上肢者。若与“三痹饮”(自拟方:萆解30g,防风15~20g,防己15~20g)合用,效果特别好。桂枝加附汤,可治自汗、身痛、发热、恶寒者。桂枝加术汤,治关节之沉重、疼痛,也治周身的沉重与疼痛。桂枝加葛根汤,则可治风寒引起的颈项强痛,出汗背痛。若有汗,加葛根去麻黄成葛根汤。葛根汤治肩背痛,风寒湿均可用,合“三痹饮”功效能增加一倍。

(2)少阳经凡治少阳经病,小柴胡汤是代表方。

小柴胡汤为和解方,既非汗吐下之法,亦非温清消补之剂,而是和解,即遇不和不平者而使和使平之。其法是代表八法之一的和法。本来治寒热往来,如胸胁满、口苦、耳聋等,但临床上,可扩大此方治疟疾。凡先寒后热,烧热时间长,具有定时,温度高者属温疟。以小柴胡汤加白虎汤主之。寒疟用小柴胡汤加干姜、桂枝,效果很好。

后代改方,起和法作用的,如逍遥散,重调经脉;藿香正气散,主调肠胃;参苏饮调内外伤来杂,治虚人感冒、有肠胃病者。二陈汤、温胆汤、神术散、平胃散等均属和法。其他如六和汤、乌梅丸、半夏泻心汤、生姜泻心汤、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等都是和法。可作比较研究。

(3)阳明经阳明热证,分肺位热与大肠热。

肺位热,即伤寒经所谓发热不恶寒、大汗、脉洪大、口渴口干等,成四大症,属典型的白虎汤证,白虎汤主之。凡高热不退而体虚者,用人参白虎汤主之。而中暑烦渴脉虚者,即可用竹叶石膏汤。此方主药是生石膏。故凡热性病而体虚,都可用加人参黄芪;湿重加山药、苡仁入白虎汤或竹叶石膏汤。热邪若传大肠,则发热腹泻,泻下臭秽者属热证,应用清热解毒之法。临床上,可选三黄解毒汤加葛根为基础方,升阳加升麻,体虚加人参。若泻清水而无臭味,属寒证,用理中汤主之。临床上有痞满实坚,不再是单纯的白虎汤证,则必使泻下,有三个泻心汤可供选用。其中调胃承气汤最缓。在临床上,只要两三天不解便,也可直接用大承气汤,只是份量要掌握好。见神昏、谵语,有幻视幻听,甚至发狂,登高而歌,弃衣而走等,为阳明热证发狂,可取大承气汤与白虎汤合用。轻者外有烧热,内有便秘,膈上心慌烦热,用凉膈散主之。

太阳、少阳、阳明三经之病,比较的代表性的,即是这些方剂。伤寒三阳经之病证,概括进来是太阳经恶寒发热,少阳经往来寒热,阳明经只热不恶寒。此外,阴虚发热,表现为午后至半夜严重;阳虚发热,表现为半夜至午前严重。气虚发热在白天,血虚发热在夜晚。

三阴经

三阴经致病,基本上属寒证,亦有热证,但都是由阴经引起而使阳经致病。

太阴经

凡腹胀、呕吐、胃寒、腹痛(临床可缺一至二种现象),以理中汤主之。凡有呕吐、胃寒、腹痛,用附子理中汤统治。若有腹、小腹并胃痛者,用理中汤加肉桂或附子理中汤加肉桂主之。

少阴经

少阴病每每出现心衰的现象。表现为脉细微、精神疲乏、嗜睡,也有四肢厥逆的情况。若无吐泻,则用四逆汤主之。若有泻,有腹部胀痛,有吐,此时用理中汤加姜桂附。麻黄附子细辛汤、桂枝附子汤、桂枝加术汤代表方

厥阴经

厥阴病是厥热往来的的病证。厥是手脚均冷。凡厥热往来,就要注意观察阳气的盛衰消长。凡冷时多,则病情恶化;若温时久,则病情开始好转。临床上,凡热厥,有唇干舌干,唇红指甲红等,要大清大下,选白虎汤、大承气汤或三黄解毒汤为基础方;若寒厥,有唇舌润,鼻孔润等特征,则应以四逆加人参汤对治。

厥阴病的范围很广,绝不止《伤寒论》所言。乌梅丸调胆胃、心包,主久痢,宜大胆用之。若见缩阴等症,则应以回阳救急汤主之。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