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沈谦益,民间中医昆仑派传人,又得到多位民间中医华佗派前辈的指点。临床上以三元色脉统御识证、遣药、用针,灵活运用简易、变易、不易之古法,以精简的中医治疗方法从事临床多年。著有《沈谦益古中医传讲录——一位民间中医传承者的医道独白》(学苑出版社,2020)。

推荐

沈谦益先生曾经把中医学历史分为古中医、传统中医、现代中医三个阶段,以成无己注解《伤寒论》和《温病条辨》成书作为主要划分标志,二者之间的这一段时期属于传统中医阶段。本文讲述了传统中医流传过程中出现的三种特色传承体系——官医、草医、游方医,并详细介绍各自的临证特点和基本原则。值得一提的是,文中指出吴又可《瘟疫论》对瘟疫治病因素戾气杂气和治疗专药的认识属于草医体系,不能直接拿现代免疫学相关概念与之简单对应。分清学术界限,剖明学理概念,结合古人所在时空环境去理解古人文字,不轻易否定或肆意强解,是我们继承学习中医首先应持的态度,愿以诸君共勉。

说说传统中医的三大支柱

汉唐以后,四大药王所传法脉分别细传后人,慢慢的进入了传统中医的发展时期。在传统中医的流传过程中,分别出现了三种很具有特色的传承方式,一是官医体系,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儒医体系。一是游方医体系,这里面大多是道医体系。再一个就是民间草医体系。

三种不同的中医传承体系纵横交错的分布于中国大地,有效的承担起民众的医疗保障。其中,官医就犹同国、省官道,沟通九州,保障人、物的流动。民间草医就好像是乡间小径,提供了细致的交通保障。游方郎中则是像架桥、穿山隧道一样提供了多层次和快捷的补充。

相应不于同的医疗模式,就有了不同的药物供应链。相应于官医体系,就有了官药药物的四通八达的供给模式。相应于草医体系,也就形成了地方性草药供给的模式。相应于游方郎中体系,则加强和发展了过去丸、散、膏、丹的便于携带的制剂。以及与草医同样应用的随方用圆、就地取材的用药体系。

在过去士大夫阶层的读书人中,留心医药,精通医理是士子们行慈尽孝的必须手段,甚至有士子不通医药是为不慈不孝的社会要求。所以,仕子阶层在学习经天纬地、治国安天下的五典过程中,也会深及三坟之书,并旁通医药经典。仕子们学医的方法,大多以存世医典为主,或经师或自学,如此也就开一脉儒医体系。

草医体系则是民间或专职或兼职的世传或师传的医药职业者。因为这样的民间传承者大多没有多少识文断字,所以,他们的学习方法大多不是依靠大量的医学典籍的学习完成的。往往是师传或者世传一些前人用之有验的验方,以及随时随地、随方就圆的取药规则,以灵活用药为主。其基本原则就如蛇伤患者,三步之内必有解药。突发怪病、重疾,十里之间必有芳草。这样的专病专药,而且是特效药物传承和认识方法。

记得有学者解读吴又可《瘟疫论》时提到吴又可对瘟疫治病因素和治疗药物的时候,认为吴又可的认识与现代医学的看法一致,戾气杂气对应于西医的病原体,治疗专药对应于西医的疫苗等免疫性药物。但中医思维能否与西医思维直接对接,尚需商榷。殊不知杂气的概念本来就是一个经学名词,是五行不纯之气,范围在五五二十五之外的不正之气。特效药物就是草医随方就圆取得的应对特异性药物,与西医的免疫概念出发点是不一样的。吴又可毕竟是明朝人,他也不可能时空穿越到现代,取回西医免疫学的概念。理解古人文字还是要结合作者所在时空环境去理解,这样会更好些。

游方医则大多是修行有成的修真士,以医药为入世行道救人、积功累德的手段。因为其大多不是以医药为业,把医药只是看作行道累德的手段,故其医药的学习大多是师徒授受,口诀传承的方式。特点是容易上手、药廉高效。以架桥通衢,祛阻畅真为基本手段。但是师徒授受门规甚严,门外人很难得其全貌。临证多以方便携带的丸散膏丹为主,并配合随方就圆的使药运用。

综上所述,官医是以守正途,安邦定国、攘外安内为基本原则。与儒家的文化追求是一致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草医体系则充分体现天、地、人三传的特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替天行道,守护一方百姓。游方医则是病治有缘,行道度人,侠心行事,为积三千功德而为。

庚子仲春上弦夜于加西云城

沈谦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