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冠疫情的发现,我们英国中医师学会学术团队、欧洲中医抗疫专家团队、新冠肺炎/流感交流群、全球中医抗疫群等群的专家们,密切关注疫情、交流中医防疫治疫学术,积极探讨中医在新冠临床的应用。近4个多月全民居家避疫后,通过在线会诊、寄送处方中药及指导患者应用中医刮痧、拔罐、指压及导引、食疗等自我治疗确诊或疑似病例约200余例,并帮助和指导近千留守学生应用中医药方法抗疫,获得满意效果。今分享相关经验,抛砖引玉,欢迎同道批评指正。

一,新型冠状病毒疾病属于中医肺瘴疫病的范畴

新冠疾病的发生与19年运气失调、气候反常,自然生态失衡(如夏秋之交全球气候炎热干燥,美国、澳大利亚、亚马逊流域、西伯利亚和非洲持续数月的大面积森林火灾,导致地球大气和气候环境变化、影响蝙蝠等野生动物活动、自然界生态失衡、人类对疾病易感性变化)等因素密切相关。

在《内经》热病及疫疠学术思想、张仲景《伤寒论》、晋·葛洪《肘后方》之《治瘴气疫疠温毒诸方》专论(录防治瘴气瘟疫方十余首,多用肉桂、干姜、苍术、花椒及麻黄、附子、细辛等散寒、除湿、温阳、健脾中药为主)、隋太医令巢元方主持的国家编修病因证候学专著《诸病源候论·瘟疫病诸候》(该章4/5左右篇幅为《瘴气病诸候》,详细阐述了瘴气病机治法,倡用汗吐下三法治疫,开启后瘟疫病学术思想之先导)学术思想基础上,结合新冠病毒疾病的临床表现,我提出了从肺瘴论治新冠病毒疾病的观点。

瘴病就是野生动物传播于人类引起的传染性发热性疫病。《廣韻》指瘴为熱病。《玉篇》说“瘴,疠也”。《正字通》则明指瘴是“山川疠气成疾也”(所谓“山川疠气”,实为山野间野生动物所携带的具有传染性和致病性的病毒、细菌等病原微生物)。现代病原学研究揭示,78%的传染病来源于野生动物携带的病原体。新冠虽然临床表现复杂,但是新冠肺炎是最具代表性和最常见致死因素,并具有阴湿性质的病机证候特点,所以应名为肺瘴。

二,我从肺瘴辨治新冠病毒肺炎的经验

新冠瘴毒为阴湿疫毒,易损阳气。初起损伤肺脾、表里阳气两伤;继之三焦气机失调,水津不布与痰湿水饮内生、燥湿互见,上下内外同病,临床多见干咳伴随痰湿阻肺的浊腻苔;脾虚运化失司则腹胀腹泻、清阳不上充头面官窍故嗅觉味觉丧失、困乏多寐头晕;阳气不达四肢末故乏力肢痛、指趾冻疮样变;阳气障隔,不仅水湿不化、血循亦不畅而瘀滞血栓;瘴毒犯于腠理三焦膜原,正气与之相争而发热或高热憎寒。瘴为阴湿之邪,下午、入夜或阴雨天阳退阴进时症状加重;夏天人体得自然界阳气之助,故青壮年和体质较强者感染可无症状,因此“新冠病毒毒力减弱”的说法并不可靠。虽见症纷繁,但主要属于湿性瘴毒伤阳的病机。

针对上述病机,以解毒除瘴、宣通肺气,健脾除湿、调畅三焦为大法,拟定了治疗新冠肺瘴的主方除瘴散。以“疑病从有、既病防变”为原则,“截断扭转”积极治疗确诊者和轻症、防止轻症转重形成肺闭、重症转危形成阴盛隔阳呼衰、心衰的危症。

对肺脾心肾阳气不足、兼痰湿水饮气滞血瘀的新冠易感体质或轻症患者,我常以五积散为基础加灵芝(或黄芪)、黄芩、艾叶为主作为预防,或合用柴胡除瘴散做早期治疗。并在清宫太医院辟瘟(烧熏)方基础上加味配制了辟瘟除瘴防疫香囊(羌活、白芷、苍术、艾叶、吴茱萸、藿香、升麻等)。

对高热、呼吸困难的急症患者,在收到中药前,指导患者或护理人应用中医刮痧拔罐或食疗等方法自治,以缓解病情,再用中药善后治疗。

三,用于治疗新冠(肺瘴)的除瘴散

除瘴散组成:藿香9-12克,苏叶9-15克,升麻6-18克,贯众9-30克,柴胡9-30克,甘草3-12克。

用法:水煎服,一日一剂。病机证候符合的重症咳煎药做茶,时时温服之,一日可用2-3剂。单用本方用较大剂量,合用他方他药,可酌用较小量。浓缩药粉按比例处方。

临床应用:新冠状病毒疾病及疑似病例,证属肺脾阳虚或痰湿阻滞,肺气不宣、脾为湿困,以前述临床表现为主,舌淡、淡红或偏红,舌苔满布舌面、舌苔白厚、白腻、白润、白厚腻,或偏黄腻者;其他如中东呼吸综合征、非典等冠状病毒疾病或流感病毒疾病,如果出现上述临床表现,亦可于临床试用。

禁忌:素体阴虚或素有内热,瘴毒从阳化热、伤阴损液、动风、动血;下元大虚、真阳欲脱,头晕心悸,面色晄白、冷汗淋漓;舌质红絳、舌面光净无苔者,应当禁用或慎用,或酌情减去藿香升麻,加对证方药同用。

方解:根据新冠病毒疾病(肺瘴)核心病机,以藿香芳香醒脾、除瘴化湿,苏叶宣畅肺气,和畅中焦,共为君药;升麻升阳除瘴解毒,贯众清解瘴毒,柴胡宣畅三焦气机升降,推陈致新,共为臣药,甘草通行十二经而解瘴毒,且能和合诸药之性而为使药。药仅六味,功能除瘴解毒、透达肺脾三焦。

临床可根据全身或局部见症和表里寒热虚实不同,随证合用小柴胡汤(柴胡除瘴散/寒热虚实错杂)、败毒散(败毒除瘴散/瘴毒夹风寒湿肢体肌肉疼痛)、五积散(五积除瘴散/瘴毒所伤表寒里湿兼痰食瘀郁)、三仁汤(三仁除瘴汤/感受瘴毒湿重于热、咳嗽低热疲乏等症)、甘露消毒丹(除瘴甘露丹/热重于湿咽痛咳嗽发热舌红苔黄腻等)或五苓散(水气不化小便不利等)等;兼咳喘气紧,则酌寒热痰饮轻重合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或麻杏石甘汤、小青龙汤或射干麻黄汤、泽漆汤等(可用苏叶代麻黄);胸闷胸痛、舌红苔黄者合小陷胸汤、千金苇茎汤。如心衰肾衰辨证使用葶苈大枣泻肺汤、茯苓四逆汤、真武汤等加减变通。

四,临床典型验案举隅

案例1,柴胡除瘴散治疗新冠确诊案例

Mr.A,英国白人,新冠病房护士,5月9日在线会诊。因发烧3天、头晕头痛、疲乏多寐,卧床休息并服解热镇痛药体温仍高,昨日做新冠检测,1小时前得到通知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除前症外,自觉头颈灼热而身寒冷,舌淡尖红,苔厚腻泛黄,右侧舌根有小块剥苔,前部两侧有齿痕。2个月前曾因发烧咽痛恶心,诊为流感。

诊断:肺瘴(新冠状病毒疾病);

病机证候:瘴毒自口鼻而入,表里两伤;三阳经气郁遏,肺脾阳气受损。

治法:除湿解毒,宣肺和中,畅达三焦表里阳气。

方药:柴胡除瘴散合葛根汤、麻杏石甘汤加减(浓缩药粉):

藿香9克,苏叶9克,柴胡9克,葛根12克,麻黄3克(可用苏叶代),桂枝6克,白芍药6克,干生姜3克,甘草3克,桔梗9克,杏仁6,薏苡仁12克,黄芩6克,连翘9克,贯众9克,升麻9克。每次5克,每天3次,开水冲服。嘱清淡、温暖饮食,充分休息,避免受凉。

5月13日反馈(译文)“感觉好多了,也不发烧了”。

16日“中药还没有吃完,但是在我需要的时候非常有帮助。现在因工作需要我已经回来工作了。我不发烧了,感觉已经好了,谢谢您对我病中的帮助”(见截图)。

案例2,刮痧结合中药治疗新冠疫期持续高热咳嗽案

W,10岁,男。4月5日在线诊。6天前夜间突发高热寒战(38.5℃以上),咳嗽不止至今。现体温38.2-38.8℃,咳嗽频繁剧烈、咽痛,脘腹不舒、大便溏软日数次、排不净,其父查按脐右轻压痛。舌淡红有瘀点,苔白腻,伸舌无力,中有纵行深裂(见图)。

诊断:肺瘴。

辨证:(少年生机勃勃阳气较旺)感染瘴毒,从阳化热,阳郁湿阻,湿热伤阴。

治法:解毒除瘴,开三阳之郁,宣化太阴湿浊。以柴胡除瘴散合甘露消毒丹去藿香升麻。与其父五积散加灵芝、黄芩、苏叶、藿香预防。

刮痧:嘱其父亲在收到中药前为其尺泽、上背部华佗夹脊与委中穴刮痧。方法:患儿放松,以鸡蛋清涂于经穴部位及上下,用刮痧板或边缘较钝的汤匙,与皮肤呈45度角自上向下反复刮擦5-10分钟,皮下发红或轻微瘀点为度。刮后放松休息30-60分钟,谨避风寒。

6日反馈:昨日刮痧后烧退,夜间也未再发烧,咳减。今日体温最高37.8℃。

4月13日,服中药6天后,其父述“他应该是好了!烧退了,咳嗽也好了很多”;“尺泽穴很管用,咳得厉害的时候,刮几下就发红,刮完咳的就少了”。舌淡红,舌边腻苔减退,舌苔转黄(阴寒湿证,转热为顺)且同时中间裂纹消失,瘀点也消,伸舌好转(见图)。一周后随访,药尽病愈。

刮痧在新冠临床应用及案例二诊治体会

刮痧是中医临床重要的外治疗法之一,其作用机制是通对十二皮部施治,激发经络脏腑自我调节、祛除病邪疫毒,以促进康复。疫期临床应用,疗效颇佳。如案二根据病机证候,选取手太阴肺经穴尺泽、足太阳经穴委中以及上背部华佗夹脊穴部刮痧治疗,以宣透肺卫太阳之表,祛瘴疫而退烧;亦振奋肺脾阳气、宣肺止咳;结合中药除瘴散以除瘴毒,小柴胡汤透发三焦膜原之疫毒,甘露消毒丹解毒除湿;瘴毒祛除,升降得和,营卫三焦通利,故气血津液得以正常代谢敷布,而迅速康复。虽仅数日,不仅自觉症状好转,舌象亦明确显示出来。在现代实验室理化检验产生以前,中医四诊,主客观结合,且不依赖现代技术条件,在特殊时期特殊条件下,具有重要临床意义。

作者/袁炳胜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