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病同治、一方多用,是中医治病特色之一,其道理即在于“病”虽异而“本”相同。治病必求于本,通过辨证求本,同本则同治。

以泻白散的临床应用为例谈谈体会。

泻白散,顾名思义,乃以清泻肺火之剂。只要是肺火,无论“病”名如何,均可用此方加味治之而获卓效。

如盗汗患者杨某,长期盗汗不愈,甚者汗出浸湿被褥及枕巾,口燥咽干,五心烦热,颧红体瘦,舌红脉数。

用泻白散加浮小麦50克,共服8剂,盗汗消失。

此证属于肺痨虚火,泻白散清泻肺火,甘润不燥,浮小麦敛汗益气,药证相契,故而获效。

又鼻衄患者张某,反复发作4~5年。有时一日衄血2~3次,口干鼻燥,头晕眼涩,身热便干,舌红脉数。

用泻白散加白茅根30克、大黄3克,服5剂,诸证悉除,3年未发。

盖鼻为肺窍,肺热伤络,血循窍而出。泻白散能清泻本源,又加茅根泻热以止衄,借大黄泻腑以清脏,故收功甚捷。

又王某,患荨麻疹6年,冬轻夏重,皮疹红赤,遍及周身,苔黄舌红,脉象浮数。

以泻白散加苦参10克,蝉衣10克,12剂治愈,至今未发。

此证乃风热犯肺,“肺合皮毛”,故发疹。泻白散加苦参泻火祛风,用蝉衣以皮行皮,相得益彰,故收效甚宏。

一方多用,关键还在于识证求本,舍此则异病同治即无从谈起。

曾治任某,酒后患中风,口眼㖞斜,语言謇涩,肢体动作不灵,初以牵正散和补阳还五汤,无效。更以牵正散合镇肝熄风汤,仍无效。

细审诸症,体胖面红,皮热多汗,痰黄稠,舌红,苔黄,脉弦有力,结合素有喘疾,病发酒后之病史,乃是肺火内伏,痰浊壅盛。

肺中火痰相搏,痰浊流窜经络,阳盛汗出,风邪乘机入中于经络,故有口眼㖞斜,肢体不遂之症。

遂改用泻白散合升降散,一泻火热,清肺金;一祛风热,涤痰浊。

处方为:桑白皮24克、地骨皮24克、甘草10克、蝉衣30克、僵蚕12克、姜黄9克、大黄6克。

总以治痰火之本为主,3剂症减,又3剂症状基本消失,血压从190/110mmHg降至140/90mmHg,药改为隔日1剂,10日后痊愈。

原文载于《黄河医话》,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10月。本文选摘自《吕学泰医论精粹》,吕树云、吕树进整理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