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弄清楚附子的药性,我长期以身试药,很长时间都没出问题,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就在4月初的一天,我终于体验了真正的药物毒性,现有必要将当时自身感受记录下来,供大家临床参考。

中午12点左右,我将煮好的附片服下,立刻全身出现麻感,自认为是正常情况, 没有太在意,这种感觉越来越重后只能躺下,我感觉从头顶到脚趾尖全都是麻的,嘴唇和舌头麻得说话都不清楚。这种“麻感”用另一种说法倒像是“气”在全身皮下不停的跑动,是毫无规律的跑动,并没在经络里运行。这种状况从始至终都很强烈至少持续了7个小时,晚上实在受不了服用了解药才终止。

想起当时躺着的时候,处于半卧位,头昏沉沉的,没有力气起来,中途想上厕所,从床边到卫生间不超过五步路,到厕所里已经直喘粗气,腿脚软弱的发抖, 所以一直都是弓着腰,没力气站直,当把腰稍微挺直小便时,眼前一阵发白,什么也看不见,脑袋一下往前就栽下去,潜意识让我顺势坐到了地上缓了好大一会 ,才恢复一点力气,自我感觉了一下发现小便也是因为无力根本就解不出来,只好慢慢挪回床上躺下。

3个小时后身上的感觉一点都不见减弱,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试图将浑身乱跑的气收回丹田,可是意念集中到丹田发现全掏空了一样,平时的气感一点都没有,里面就像一个无底的深渊,怎么也看不到底,身上乱跑的气足以抵抗我的意念,收不到一起,更不要说意守丹田了。

到5点多,我想吃点东西,就自己下楼去买,这个过程更痛苦,身上无力,脑袋昏沉,眼前发白,视物模糊,身上还直冒虚汗,最终就是扶着东西三步一停,五 步一歇,还要防止自己一头栽到在地上,当我买了东西发现自己又吃不下去,因 为嘴唇和舌头都是麻的,嘴里的肌肉也是因为无力嚼不动食物。

下午6点多,感觉还是不见减弱,自己感觉再撑下去可能要出危险,就用30克生甘草煎水连服两次,说也奇怪身上的麻感立马减轻,晚上睡前,感觉几乎消失。 第二天起床后,脑仁疼得厉害,脑袋里面大约中心部位只要有轻微震动就疼,所以走路也疼,点头也疼,就连躺着也面隐隐做痛,身上还是直冒虚汗,但是这天我有事外出要乘坐20个小时的火车,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我简单将我当时的症状辨为太阳中风桂枝汤证,上火车时,就带了一副桂枝汤用开水泡着吃,吃过一次,所有症状全部解除,整个旅程中没有任何不适症状。

总结:

1、寻找为什么中毒的原因,我用的是XX堂附片,先前用的是其他药房的附片, 剂量一样,服用其他药房的附片没多大感觉,说明XX堂的药治病时真是能救命,所以XX堂的药除煮够时间,还要等不麻口再服用。

2、这次的情况,让我认识到,附子中毒可能是将体内所有的气集中到体表,造成 体内气不足的虚弱症状,以前我见“附子耗血”之说,亲身感受一番后发现不对 ,中毒后有些症状的确像是血虚,但这是因为体内气全部聚于体表造成,头晕眼花是脑袋里的气全在头皮里造成。

3、为什么第二天头非常痛,我想可能是三阴经的邪气被驱逐到太阳经里引起的太 阳症状,所以用桂枝汤得解。

注:确实是这样的过程。以前用大剂附子,病家反应也这样。不过,出现这样情况时候,正是身体机能在药物作用下进行自我修复的时候,建议病家不要随意走动,静养为主,身边可以放点蜂糖水或甘草大枣生姜汤备用。药力一般会在6、7个小时左右过去。所以辨证时候特别重要的是,表证一定要先解表,不然表证用了附子,出现上面的情况或者收过度的话,就是闭症了。一样要丧失升降开阖这个气化机的。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