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马纯阳,对五运六气研究颇有见解,就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事件,他将从实用和理论的角度对目前的情况加以分析,客观、并有前瞻性地与各位读者探讨。

(一)此次疫情会持续一年么?

不少人把这次疫情跟SARS对比起来,包括发展规律,以及对人体生命安全的伤害,并认为要好几个月才会达到高峰,所以现在远远还没有控制住,所以人心惶惶。但是,我要指出的是,按照五运六气理论预测疫情的发生只是在这个冬天,大寒日应该是感染的高峰,而立春日则是明显的控制住了,感染能力,杀伤力都会降低。这个跟此病的规律有关,因为感染了并不一定就会表现情况,会经过一段时间才能确诊。所以20号之后陆续不断的冒出很多人确诊,后面的确诊人数应该不会再呈现直线上升的态势。

到了立春日,因为这2020年的主运是木不及-火太过-土不及-金太过-水不及,木不及是2020年2月4日开始,这里有73.5天的时间都是比较寒冷的,因为火气旺,水不及是此次疫情的气候基础,此时有了太阳寒水的客气,还有主运的木不及,其实火就不旺了,肺炎就会自动的减弱。

2020年1月24日,已经发现了一例首症为腹泻的患者,这个跟我们预测的一致,因为2020年的太阳寒水的客气自2020年1月20日开始,寒水伤脾阳,出现腹泻,此时说明气候有所变化。

气候已经出现转折,疾病也出现了转折,跟前面预测的一致,不存在预测失误的情况。以此,此次疫情应该可以在立春之后得到很好的控制,但是彻底灭绝估计比较难,3月20日之前如果不能彻底扑灭,还会有一些返回来,夏天也要考虑重视起来。

但是此次瘟疫不会持续一年,一般情况下,《黄帝内经》没有记载“瘟病大行”的年份,不会出现瘟疫;记载了“瘟疫大行”的年份,需要结合五运判断,可能会有瘟疫大行,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在《己亥年五运六气用药指点南》那篇文章之中用了“必然”两个字。

(二)是三年化疫么?

现在有人说,中医五运六气存在一个“三年化疫”的学说,这个学说是否有准,其实关系到从理论上推导此次疫病是否会持续一年的关键。如果是三年化疫,2017年冬天的疫病到第三年,应该是庚子年化疫,那此次肺炎应该是在立春以后才会爆发,但是2017年冬天到2019年冬天,只有两年,所以本次不是所谓的“三年化疫”,也不会延续一年。

(三)本次疫病因病源是什么?

从肺炎出现之日其,大家就在猜测病菌来自哪里,这个对于西医来说非常重要,但是也不是非常重要,因为不知道病原体是什么,我们就没办法破解治疗之法,所以一定要发现其来源。

但是,知道了来源,其实也并不一定就准确,因为病毒有的时候可以有很多寄主,在老鼠身上可以存活,也可以在人身上存活,也可以在蝙蝠身上存活,这些病毒其实一直存在的,但为什么以前没有肆虐呢,其实还是环境因素,因为环境给了他们繁殖的机会,这样才会扩散在人体身上。

从西医的角度来说,这些病毒是从海鲜市场首先发现的,如何防治,可以从海鲜市场的工作人员的血清中找到相关的答案,也许海鲜市场的工作人员很多已经产生了抗体,从他们的血清中提取抗体,然后组织生产,应该是研究的方向,是我们应该追究的,而不是追究到底是哪个野生生物身上的病毒,这些争论在现阶段应该没有意义。

从中医的角度来说,疫病发生在12月8日,那个刚好是小雪节气,进入了终之气,主气是太阳寒水,客气是少阳相火,另外主运是水不及,客运是火太过,所以这个病毒导致的疾病应该是冬行夏令的结果,而2019年冬天出现了桃花开花的现象,这个就是少阳相火的作用,另外客运是火太过。所以疾病原因是“火太过”“寒水”“相火”“水不及”,火太过则克肺,寒水则伤心阳,相火为暑热,即克肺金又有湿热,水不及则肾虚,所以病情相对来说很复杂,但是核心还是“火刑金”。

随着时间推移,气候会变冷,患者出现高热的现象应该会慢慢减少,而一些寒邪伤阳的症状会增加,比如伤脾阳则腹泻,伤肾阳则无精打采,伤心阳则心悸等症状会在近期比较多。防治上,也需要偏向加入一些扶阳的药物,但是健脾除湿的药物,清热的药物还是不可或缺。

(四)应对建议

1.预防首选中医,以西医建议为辅,用药上我建议体质阳虚者用附子理中丸加知柏地黄丸,阴虚者以知柏地黄丸加补中益气丸;网上流传的可以补脾胃,滋肾的都可以使用;不过随着气候的变化,如果出现了倒春寒,就可以不用知柏地黄丸了,直接用补脾胃的补中益气汤和附子理中丸。

2.不信谣,不传谣,相信自己,相信政府;

3.早睡,晚起,多吃主食少吃油腻;

4.爱干净,多洗手,少到人流多的地方走动;

.5如果是自媒体,请不要随便发非专业人士的言论,影响力大的人千万不要乱说话,特别是煽动性的语言。

6.医护人员要坚守,坚定信念,一定可以战胜这次疫情。

7.有了症状的患者要分类处理,湖北地区医疗资源不足者,自行隔离,可以服用中医相关专家推荐的方剂。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