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云:“中医不传之秘在量上。”这是中医治病取效在遣方议药用量上的巧处。

而量之大小,必须在辨病、辨证的基础上,因时、因地、因人,符合病情与机体的情况为宜。

01

以药论之,如麻黄一味,在《伤寒论》中有十四方用到,有六两、四两、三两、二两、一两、十六铢、十八铢等若干种用量。

以方论之,桂枝三两,即为桂枝汤;桂枝五两,即为桂枝加桂汤;芍药三两,亦为桂枝汤;芍药六两,即为桂枝加芍药汤;干姜一两半,生附子一枚,为四逆汤;干姜三两,大附子一枚,即为通脉四逆汤。

李东垣治慢性病,以大方小量著功,如补中益气汤、清暑益气汤等,皆给后世医家垂示法程。

此中奥妙,余不敢强作解,唯依辨证论治原则,用药不拘本草所言之量。

02

曾治一长达十年之久的头痛患者,日二三度发,兼心烦欲吐,眼珠痛,每痛发必用木棒自击巅顶,受木棒击处,头发脱净,几同斑秃。

辨为肝阳上亢夹血瘀。

投川芎茶调散改汤剂加减:川芎35g,羌活5g,柴胡15g,防风10g,白芷5g,生地25g,黄芩15g,香附20g,桃仁5g,红花5g,水煎服。

患者执方凝视,欲言又止而去。6日后复来,言药后大效,此间仅发作一次,其余症状皆未出现,并问前所服方之中当归、川芎几乎无一方不用,不效为何?

余乃知其初诊时欲言又止之故,答曰:“以前所用,必依本草所论之量而在15g以下,此次用至35g,以是取效。”

后守服20剂,再未复发。

另有某女产后腹痛甚剧,恶露不畅,用药效果不显,日赖自用吗啡缓解。

余于详询病史之际,断其药效不显必在药量,乃以芎归汤各药100g予服,药后痛止,堪称桴鼓相应。

03

然则不仅是增其用量始能取效,更有小其用量方能取效者。

曾治一患者,十余年来经常患外感,七八日一作,头昏,流清涕,既畏寒,又畏热,易出汗。

余书桑叶3g,苏叶2g,薄荷1g,辛夷0.5g,煎汤代茶,服1剂即头清眼亮。

以其表邪既解,遂以补益药仍取小剂量缓缓图之,半年后不再多汗,畏寒畏热亦消失。

本文选摘自《陈景河——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陈素云,陈行知编,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2006年11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