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些年,尤其从今年疫情发生以后,在全国和世界各地好像都掀起了一个中医药热。但是,我们作为一个业内人士,静下来思考一下,这种所谓的中医热之后,也有了很多的悲凉和无奈。

为什么这样讲呢?比方说,在武汉发生疫情的时候,一开始政府、民众,很多情况下是拒绝中医药的介入,甚至于得病的患者,一大批的人拒绝服用中药制剂,看到这种报道,就给人一种很凄凉、很悲伤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当地官员当时的时候是一种比较排斥中医介入的心态?为什么当地感染的民众,这么大比例的排斥中医药的使用?原因不外乎三个。

中医药现代发展面临的三大瓶颈

第一个,在当今文化氛围之下,有一大批的人宣传这种说法——中医是不科学的,中医是迷信的。可以说,因为这样,在很多人心里面种下了一种“中医是巫术,中医是不科学,是反科学的”种子,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叫人去信服,去使用中医药。

第二个,从目前来讲,从历史上看,中医药在临床上这种临床有效率还不够高,至少在最近百年之内,几乎是在中医临床有效率的最低点。就因为有效率不是太高,也导致了一些民众和一些政府官员对中医药的不信任。

第三个,现在的中医可以说不是一个完整的医学体系。为什么说中医现在可以说不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因为中医临床疗效的评判,没有评判资格,也没有评判的方法。就像一个运动员,你只能去参加运动,至于运动的好和坏,没有评判的资格,也没有评判的方法,完全是靠别人说你好和坏。当然,这不是中医本身造成的,但对于一个医学来讲,这是个很可悲的事情。也可以说,就因为如此,当今社会下中医就是一个瘸腿的医学,不是一个完整的医学体系。

以上的三点,我个人认为,也就是中医药在现代社会发展中最大的瓶颈所在,要想发展中医、弘扬中医,这三项必须有效地去解决。如果不能有效地解决这三个问题,中医的复兴、中医的发展,可以说就是一句空话,那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

对突破中医药现代发展瓶颈的思考

针对上面提出的几个问题,我有如下的一些思考。

第一个,就是要组织一些有志之士,进行传统中医理法的现代语境的解释。因为毕竟现在传承的中医,都是几千年前中国先贤们的一些作品留下来的,当今中国社会的语境和思维方式和几千年的一些情况有很大的不同。尤其当下情况下,几乎中国人都是在这种西式教育出身,按过去说,是洋学堂出来的,并不是说四书五经学传统文化出身。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西式教育张口闭口讲究科学,如果传统的中医没有办法和现在的科学语境进行一个有效的对接和解说,那么就没有办法使广大的民众去了解,进一步地去接受中医。一旦一个学说被评判为是一个不科学和迷信的东西,人们就会本能地排斥它,不可能去接近它。所以,对几千年前的传统中医进行这种现代语境的解释,应该是必须的。

针对传统中医理法的现代语境解释,我们可以参考现在的一些方法概念。比如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现在扔出来这句话,全世界几乎是没有人认为它是迷信、是伪科学。但真正能明白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讲的是什么,这样人少之又少,绝大部分人连相对论的内涵都不明白,但他们就会承认它是科学、是真理。我们也可以用这样的一些方法来梳理、解说古中医,通过现代语境对民众进行一些宣传。

第二个,从历史的发展来看,在传统中医理法上我们丢掉了很多东西,现当今的中医已经不是两千年前的中医,甚至于说已经不是百年前的中医。在民国年间,中医为了生存,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去临床打擂台,试想,如果现在还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中医界还有没有可能组织起来这样的人员去进行擂台赛?如果这样的人员不能组织,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医就是很悲哀的。所以说,现在的中医,在历史来讲,可以说是沉沦了,中医界的有识之士,应该更加去做挖掘整理传统中医理法的工作,使传统中医的理论性、自洽性,包括临床的有效性,真正地提高,这是解决燃眉之急问题的行动所在,也是中医学术理法内核重建的一个过程。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问题,中医传统理法的丢失和被支解是非常严重的,基本上来讲,已经失去了自己独立完整的那种方法和学术体系。中医的很多基本概念被虚化,已经都没有真正的实质的内涵,而且各种概念之间的一种关系,也支离分解化。比方说,中医的最基本概念下,有精气神学说,有阴阳五行学说,有奇经八脉体系,有十二经脉体系,在我们的教科书上,精气神、阴阳五行、奇经八脉、十二经脉,都是很模糊的概念。可以这样说,在现在的中医临床上,能够真正用到精气神这样的根本理念,指导临床达到满意疗效的中医生,是非常罕见的;对于阴阳五行学说,现在完全被拔高虚化为哲学学说,而失去了作为一个中医方法论和世界观的一种根本的把握,它的内涵也是一样被虚化,哲学化、虚化之后,就变成了无用,在临床是无用的,这也是一个很悲凉的事情;奇经八脉学说、十二经脉学说,背后分别是什么体系?奇经八脉,代表了中医哪层范围的体系?十二经脉又是什么?奇经八脉体系和十二经脉体系又有什么联系和不同?现在基本上也都是囫囵吞枣,被虚化掉。所以,类似的这些中医的最基本概念,它们的本意是什么?来源是什么?互相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和分别?应该是我们进一步挖掘整理和重建现代中医理论必须进行的工作。

第三个,我刚才谈到,中医为什么被称为是瘸腿的医学?就是因为中医只是一个运动员,没有裁判资格,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换句话说,中医接触一个病人,从临证开始,一直到好转,一直到病情的治疗结束,你凭什么来判定?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果一个运动员没有任何裁判资格,没有所谓的标准化的一种运动,只是为了运动而运动,没有规则,也不掌握评判资格,这个运动员是很可悲的,也可以说就不应该存在,从存在与否的那种资格上,已经失去了存在的资格。同样,如果我们中医没有自己的评判体系,可以说是很悲凉的,几乎相当于拿着西餐的菜谱去做中餐,这样出来的必然是中不中、西不西,看着好像是中西医结合的,结果变成了四不像,什么都不是,对于一个已经不是医学的医学,也可以说它就没有资格再立足于世界医学之林。所以,我们要在内部完善“我们是完整医学”的概念,把瘸腿的医学恢复为完整的中医学体系,建立中医药临床疗效的评判体系刻不容缓。

对于完完全全依靠西医的体验,是否可以满足我们中医临床的要求?这是一个值得广大中医人去思考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尽管对一个医学来讲,无论中西医,研究标的都是针对于人体,但是细分起来,还是有很多的不同。西医主要的着眼点在于人体形质方面,而中医恰恰不同,中医是以人体气分为主要的落脚点,这又是以研究人体的形气神灵为四位一体的研究体系。现有的西医实验室和影像的检查,从基本上来讲,是西医立足于人体形质做的一些生化和影像分析,而中医主要是以气分立脚,不是完全地以形器形质来考虑问题,所以这样就和中医临证的需要和最后的一些评判,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分歧。个人认为,西医形质检测的这种指标,对于中医临床的鉴别和转归的判断,还是有借鉴意义的,但是完完全全用西医形质的这种检测来指导和评判中医疗效是不完整的,不能够涵盖和完成中医体系评判的一种支撑。

在过去的古法里面有一种说法,叫内算和外算之说,我谈到这个词,是为了谈到我个人对于建立中医药临床疗效评判体系的这种可能性的理解。古中医有内算和外算之术,什么叫内算?可以把它解释为多因素集合下的感应判断,外算是线性下的不同因素叠加的结果。我们可以这样看,在中医的方法里面,大部分是在多因素集合下,所以我们的一些建评判体系的建立,也应该建立在古法的内算之下。但是这个事情要应该怎么做呢?比方说,最简单的一个例子,一点为点,两点为线,三点就是面,一维为线,二维为面,三维就是一个立体,我们可以借鉴这样的一些形式去谋划、去评判、去计量我们中医临床的所需所要。

举个例子,古人立竿测影以定日,夜观北斗以定辰。你看,这是我们古人的聪明智慧,并没有说太阳在什么角什么度,就是什么时间,而是借助了一个立八尺之杆,所谓的日晷,以日影来去定日的位置,从而来确定每日的时辰的不同。当然,这里面有一个技巧,就是在不同的纬度下,日晷的斜角是不同的,所以它有一个校正的数据。还有一个,在日晷的运用中,有一个规则,就是秋分春分定翻转,也就是正面反面的翻转。我们现在完完全全就可以借鉴于现在的科学技术,尤其是现在的西医检查技术,在不同的这种形质影像和实验室检查的一种集合下,来标的形质之上的细化的一种数理关系。所以,从这个例子来讲,我们的这种中医药疗效评判体系的建立是可行的。

当然,这不是说某个人能够进行的,需要有组织地去做。但对于中医的那种长远发展来讲,我个人认为这是必须的,如果没有评判体系的辅助和保驾,中医可以说就应该是进坟墓的,因为它只是一个不懂游戏规则,也没有资格评判游戏对错的盲目的运动员,这种身份、这种位置是不可能长久下去的。

总 结

总结一下,关于应对中医药现代发展面临的瓶颈,我们应该进行一些突破:第一个,就是用现代语境来解释和宣传中医药,方便于社会大众的理解;第二个,是对于我们中医理法内核的一种重新梳理;第三个,我们中医药要把现在的瘸腿的医学,恢复成一个完整独立的有自己临床疗效评判体系的完整中医学。

我个人认为,在目前这种世界内外中医普遍高热的情况下,我们作为中医人士,应该看到我们中医药在现代发展下的这种瓶颈,结合大量的有识之士,把这些瓶颈打破,从而使中医药的发展能够顺利成长。

好,我的汇报就到这儿,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沈谦益先生2020年9月12日在“第二届国医名家论坛”的演讲整理,整理者/陈剑城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