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概述

前列腺增生症,临床亦称前列腺肥大,是一种病因不明的男性中老年常见病。

其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增加,据统计:30~40岁发病率为8%,51~60岁为50%,61~70岁为70%,大于90岁为90%。

目前西医常用的有效治疗方法仍以手术治疗为主,尽管手术及其器械不断改进与完善,但仍存在一定的并发症和危险性,况且有相当数量的老年人合并其他疾病不宜手术,只能保守治疗以缓解症状。

西药治疗对部分病例虽有一定疗效,但因其价格昂贵、副作用较大而不被人们所欢迎。

因前列腺增生症是以排尿困难为主要表现的,所以中医把它归属于“癃闭”范畴。

根据其程度的不同,又进一步分为以排尿不畅、发病缓慢者为癃,以骤然发病形成之急性尿潴留为闭。

癃和闭虽有区别,但都是指排尿困难,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因此多合称为癃闭。就其治疗而言,近年来各地报道不少,有的疗效还是不错的。

为进一步探索本病的治疗规律,笔者查阅了大量的国内外医学文献,拟定了几套治疗方案,从实践经验看,阶梯疗法容易掌握,疗效较好,故提出来供同道参考。

2 临床资料

由于本病是以前列腺增生阻塞尿道为其病理基础的,所以临床表现与尿道阻塞程度一般是成正比的。

早期主要是尿频,尤其是夜尿次数增多;中期表现为排尿费力、尿流细而无力、射程变短、尿后滴沥;晚期主要是有尿潴留出现。

从本病的发展过程看是有规律可循的。

因此,笔者根据本病的发展规律,把前列腺增生症分为3期,即尿频期、尿难期、尿闭期,同时创立了早期补虚(一阶梯);中期补虚+清瘀(二阶梯);晚期补虚+清瘀+通闭(三阶梯)的中医阶梯疗法。现介绍如下。

一、尿频期

主证:尿频,特别是夜间排尿次数增多,常伴有腰酸足冷、体弱乏力、脉沉细无力,前列腺检查轻度增生。

治则:补肾摄尿。方名:加味缩泉饮。

处方:熟地20g、山药15g、山萸肉15g、丹皮10g、益智仁20g、乌药10g、附子5g、肉桂5g,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各服1次,连服2周为1疗程。

病例介绍:张x,男,68岁。

主证:尿频,尤以夜间为甚,每晚排尿5~6次,同时伴有腰酸足冷。

检查:脉细沉无力,B超检查前列腺I度增生,服加味缩泉饮6剂后,尿频减轻,10剂恢复正常。

二、尿难期

主证:排尿费力、迟缓、断续、尿流细、射程短、尿后滴沥。前列腺检查,增生在I度以上。因排尿不畅,膀胱残余尿增多,极易并发尿路感染,而表现为尿频、灼热、涩痛、尿色黄。舌质红,舌苔黄,脉弦数或滑数等。

治则:清瘀补虚。方名:尿道清瘀饮。

处方:黄芪30g、滑石10g、生大黄10g、生甘草10g、赤芍15g、炮山甲10g、嫩桂枝10g、川牛膝10g、琥珀末5g,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各服2次,连服2周为1疗程。

用本方治疗尿难期前列腺增生症36例,绝大多数服药2剂后开始见效,小便通利时间早者1~3日,长者1周,其中10例肛门指诊,肿大的前列腺明显缩小或消失。

三、尿闭期

主证:排尿不畅已久,又因气候变化、饮酒、劳累等诱发急性尿潴留,小便点滴不下,患者精神紧张、小腹胀痛、持续不得缓解。此乃标急之症,刻不容缓,治应综合疗法,排尿为先。

治则:通闭、清瘀、补虚。方名:加味尿道清瘀饮。

处方:黄芪30g、滑石10g、生大黄10g、生甘草10g、赤芍15g、炮山甲10g、嫩桂枝10g、川牛膝10g、琥珀末5g、升麻5g、柴胡10g,水煎服,每日1剂,日服3次,尿通后可继续服药1周,以巩固疗效。

临床经验证明,当发生急性尿潴留、小便点滴不下时,在尿道清瘀饮中,加上开宣肺气的药物,如桔梗、荆芥、升麻、柴胡之类,此即“下病治上提壶揭盖之法”,多能取得较为满意的疗效。

尿潴留乃为急症,不能仅靠吃药,应不失时机地采取以下方法,促使尿液尽早排出。

(1) 外敷法:独头蒜1头、栀子3个,盐少许,捣烂,摊纸上,贴脐部。或用食盐0.25kg,炒热布包熨脐腹,为防其凉,可在盐包上放一热水袋。

(2) 膀胱区按摩以诱导和辅助排尿。

(3) 针灸:取双合谷、双三阴交穴,强剌激2min,要达到患者难以忍受的程度,再留针5min后出针。

四、导尿术当各种内外治法都无效时,应及时导尿以缓其急。

4 讨论

本病多见于老年人。由于年老体弱或久病体虚脏腑功能失调,气血阴阳虚损,影响膀胱和三焦功能而发病。

常因受寒、劳累、情绪变化、过食辛辣、房事过度等原因引起急性发作,虽然病位在前列腺,但与上、中、下三焦所属脏腑均有密切联系。

从本病的发展过程看,早期的突出症状是尿频,这主要与脾肾和膀胱气虚有关。中医认为,肾主水液与膀胱互为表里,膀胱贮存津液而化气行水。

老年之躯,肾气不充固摄无权,则膀胱不约,故见尿频。脾与肾一个是后天之本、一个是先天之本,二者相互温煦滋养为用。

倘若肾阳虚不能温煦脾阳,或脾阳虚不能充养肾阳,均可致脾肾气虚、下元温摄不固,夜间为阴盛阳衰之时,故尿频以夜间为甚。

尿频阶段(亦即本病的早期),若得不到及时而有效的治疗,前列腺增生可继续发展,当其阻塞尿道时,临床便出现了排尿困难的症状,诸如排尿费力、尿流细、射程短、尿后滴沥等。

也就是说前列腺增生已经发展到中期,临床即排尿难阶段,此时前列腺增生已达到相当程度,若遇热刑肺金或肾热移于膀胱,湿热互结或情志所伤,气机郁滞等诱因,可使病情进一步发展,甚至出现尿闭(尿潴留),即本病的晚期。

综上所述,从前列腺增生症的症状看,多是先有尿频,继之尿难,最后尿闭。

从发展过程看,多是由渐而甚,缓慢发展,一般都经历了一个相当长的发展过程。

从病因病机看,多是先有虚而后有瘀,前列腺局部瘀久而增生肥大,当阻塞后尿道时才出现尿难等临床症状。

由此可见,虚是病之本,瘀乃病之标。就治疗而言,应当虚则补之,实则泻之。然虚实之分,也是相对而言。

老年体质,纯虚纯实者少见,多为虚实夹杂之候,因此每当临证之时,既要分清先后缓急,又要兼顾标本同治,这样才能获得理想的疗效。

本文选摘自《傅魁选临证秘要》,傅明波等编著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