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6日,72岁的老达撑着双拐来复诊了,观其双手手掌已不发紫,走路也不再喘促。老达是我多年的老病人,身材高大偏瘦。因常年撑双拐行走,双手十分有力。因为每次就诊,都需要我和她老伴合力搀扶才能站起,我对他印象深刻。

老达有慢性的肺部、心脏疾患,几年前由于偷偷抽烟肺病复发,于综合性医院微创挖掉两块面筋大小、颜色发黑的肺组织后,终于毅然决然戒烟了。两周前老达因“喘而胸闷,加重1月”在老伴的陪同下找我看诊。

过年期间,受疫情影响,老达不敢出门,终日闷在家里,原本每天下楼活动取消了。近1个月来气喘胸闷,动则喘促,甚则闷痛,口唇紫绀,双手手掌发紫,休息后方能缓解。在家里实在挨不下去了,不得已来求诊。

详细诊察了解到,老达不咳,无痰,无寒热,不汗出,脚不肿,纳可,不呕不渴不烦,寐安,二便平。

我的脑中浮现出一张社区中医不常用的经方——瓜蒌薤白白酒汤。对于老年人慢性心肺疾病,出现胸闷胸痛气喘的症状,没有咳嗽、咳痰、寒热、下肢浮肿、呕、口渴心烦、二便不利的症状时,常常有用此方的可能。喘甚,故加入半夏,本想合用茯苓杏仁甘草汤,无奈药房缺一味杏仁,外配药房配送的话老达这病又等不起,于是改合橘枳姜汤。

处方如下:瓜蒌皮20g,瓜蒌仁10g,薤白10g,制半夏10g,陈皮9g,枳壳10g。7付。还有两味重要的药品,又是食物,嘱咐老达的老伴准备,一样是案头常备的生姜,一样是上海超市里常能买到的酒酿,与水同泡同煎。

7日后老达的老伴如约来复诊,说老达的情况好多了,走路不怎么喘了,手掌、嘴唇紫绀的情况也有所改善。效不更方,再抓七剂。今日亲眼看到老达的情况好转,我很高兴。老达复诊说胸闷气喘好多了,但总觉胸中一阵阵寒冷,手掌指根仍有紫绀,于是合用四逆汤继观。并嘱咐他,目前上海疫情控制良好,可以适当户外行走,对于他的病情有好处。

瓜蒌薤白白酒汤,其实是一首方证明确,十分好分辨的处方。但是在当下的医疗环境中,我在社区的应用不多。仍有印象者,除老达外,有三人,都是90岁左右高龄的老年人。

第一例

冬春之际,90多岁的高瘦老先生,面色晦滞,腹部几乎没有多余的脂肪,没有什么慢性病史,近来出现胸闷、胸痛,行走则喘。子辈带他前往附近的华山北院检查、治疗,老人因高龄痴呆不能配合,甚至不能顺利抽血,于是只好回家。他的儿媳金阿姨,曾在我处治疗,相互熟悉、信任,请我看诊。

当时处以此方,收效良好。之后因为其他疾病,断续服用中药几年,用过小柴胡汤、小建中汤、黄土汤、柏叶汤、炙甘草汤等方。印象深刻处,老人喜欢拉二胡,喝药时要儿子儿媳哄骗说“喝老酒”才肯乖乖喝药。在我外出进修期间,于夜间睡梦中去世,其时已近百岁。

第二例

夏秋时节,90多岁的本地老阿婆,瘦弱的只有80斤不到,面无血色。老人有慢性肺心病病史,因胸闷胸痛,常常恶心呕逆,时时咳唾,夜间不能平卧,综合性医院跑了几次,挂水服药乏效,后来躺在家里。老人的儿媳是我岳母的朋友,经常聊天,互相熟悉,没有办法时,想到找我来看看。我告知其子,老人情况不好,不知道中药是否能有帮助,姑且试试看。

当时处以瓜蒌薤白半夏汤合人参汤加味,不想患者竟逐渐好转起来。持续服药期间,老阿婆独自住在乡下的老房子里,行走及日常家务无碍。每次由她的儿子搀扶,像架着一只小鸡一样来看诊的样子给我印象深刻。医药不是万能的,两三年后老人去世了。

第三例

冬季,坐轮椅的90岁左右偏于瘦弱的老先生,少气懒言,因为慢性心衰而胸闷、胸痛。是我熟悉的老病人王阿姨的父亲。我那时在服务站,王阿姨因为耳鸣头晕,常在我这里针灸以缓解症状,相互熟悉、信任。因为老人多年慢性心衰,也经历过抢救病危,此次不愿再到大医院去就诊,于是王阿姨把他推来找我。当时以此方治之,效果良好。去年底因为老人咳嗽,王阿姨将他推来中心找我,看到老人精神也还蛮好。

像这样高龄的慢性肺心疾病患者,西药能够给予的帮助已然很少,此时中医药在辨证论治、方证相应的基础上,往往能够在改善患者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延年益寿等方面发挥一些作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省去老人及家属终日跑医院的辛劳,以及老人面对抽血打针的恐惧。

作者/吕振雷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