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在北京酒仙桥,认识了一位在诺基亚上班的密云小伙子小张。那时,正受痔疮的折磨,在中日友好医院找专家花了300元做了切除手术,半年后又复发了。疼痛有时出血,稍微一吃辣的就受不了,走路趔趔趄趄的。

有一天,小张说,他爸爸专门治疗痔疮,不用手术,在嘴里扎一两下就行了。看我有点不信,他说周末开车拉我去,说不定能治好呢。

周末,他开着面包车,到了密云之后还有20多公里,在靠近兴隆县的一个山凹里,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四围都是高山。

小张的父亲叫张玉奉,50多岁,家里养着一只小牛一般大的羊。他说他是兽医,喜欢牛羊。那些小的全都卖了,这头大公羊一直舍不得。卖羊的原因是因为治疗痔疮有了点收入。以前,家里的零花钱全靠养羊换取,山坡上种的那点地只够口粮。因为会治痔疮,患者都喊他张大夫,村里人也这么喊。

说到这个手艺,还得追溯到年轻时。“舅舅在世时就传给了我自己,我老没当回事,我姑的痔疮都是去医院治的。”后来,他姑埋怨他,手艺白学了,对不住他舅舅。

张玉奉一想,可不是咋的。从此之后,就开始试着给亲戚朋友治疗。那时是1970年代,有时一个月治不了一两个。经过三年的磨练之后,终于可以一针见效了。被治愈的患者,他会在一个封面有毛主席头像的硬壳本子上一个个记录下来,姓名,性别,年龄,哪里人,简单病况都清清楚楚。

那时候生活条件差,被治愈的患者,有的送一只鸡,有的送一个小猪仔。从亲戚朋友到街坊邻居,到南庄北屯,名声一年比一年扩大。到了1980年代,基本上每天都有找他治疗痔疮的。1990年至2010年这20年间,是他事业的高峰期。

“北京开出租的一来五六个人,外省有坐飞机过来的。”他说,家里的方便面堆了一屋子,吃不了泡了喂猪,杏仁露喝不完送给邻居。从1990年以后,他治一个收30块,后来收50块。

他说,从开始治疗以来,肛瘘除外,不管是什么类型的痔疮,没有治不好的。

方法很简单,检查不用脱裤子,掀开上嘴唇一瞧龈交穴那个部位就知道痔疮轻重,是内痔还是外痔

轻的用银针扎一下,最多扎三次就能缓解治愈。严重的就用手术刀把结节割掉,一般一次就能治愈。个别没有治好的,两个月后再免费治疗一次。

当时,不懂穴位,觉得神奇。就让他给割了一刀,呆了一小时,取掉止血棉球,除了伤口有点痛,身体没有任何不适。

两个月以后,基本再也没有疼痛。半年以后,就试着吃点辣的,觉得没什么反应,吃的就多了一些。有时觉得稍微有点不舒服,自己就照着镜子扎一下,以期消灭在萌芽之中。就这样,十五六年了,再也没有长痔疮,偶尔喝几两白酒,或者连续吃麻辣火锅也没事,曾经的痔疮被张玉奉的一刀以及自己的银针彻底降服了。

有了自身体验,就有了传播的资本,这些年至少给他介绍了有三四十个患者,基本都治愈了。

2002年,第二届中国自然健康医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张玉奉在我的推荐下参加了大会,会议结束后,吕炳奎给他颁发了“自然医学杰出人才”奖牌。

张玉奉没什么文化,也识不了几个字,我给他准备了200字的发言稿,在家里“彩排”了几十遍。没想到这200个字,轰动了大会,让他成了焦点人物,同时也改变了他的生活。参加大会让他很兴奋:“好家伙,相机对着我一个点拍。”会场上,有些人听完他的介绍之后,跑上主席台说自己有痔疮让当场给扎针。张玉奉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紧张的脸上汗都出来了。他说我没有带针,不消毒也不安全。有的人急了,从兜里掏出牙签让张玉奉给他扎,说扎坏了也不赖他。其实,找他扎的人目的就是想看看他怎么扎,扎什么部位。

有了奖牌、证书以及与会领导代表的合影,张玉奉一下子成了名人。回家后,把奖牌往桌子上一摆,找他治疗的人一看心里踏实多了。

趁着会议的热乎劲,我给他写了篇稿子,把这种治疗方法称为“下病上治”,用张玉奉的话说就是,一个自行车内胎气太足了鼓了一个包,这个包就是“痔疮”,把气门嘴松一松放放气,包就没了。

那个年代,网络还不行,要是现在影响肯定很大。一个马来西亚华侨子弟,从网上看到之后,因为只有名字没有地址,在北京找了一星期也没找到。正准备放弃的时候,有一个出租司机告诉小伙子,张玉奉在密云。他到了密云打听了四五天终于找到了。

一个小山村,来了个背着双肩包的老外,找张玉奉学习治痔疮,一时间,整个小村都轰动了,比看大戏都热闹。

这个小伙子跟张玉奉学了一周,返回马来西亚。过了半年,寄来了一张中文报纸,上面刊登了这位小伙子给当地患者治疗痔疮的文字和图片。

小伙子经常给张玉奉打电话,一方面求教,一方面报喜讯。“听说很挣钱,当地卫生部门免费给他办理看病手续,提供房屋。”张玉奉说,他一年赚的那点钱,不如人家一个月赚得多。

北京一个朋友,开了十几家药店,有个坐店女大夫听我朋友说过扎针治疗痔疮之后,发现这是个赚钱的技术。

女大夫找到张玉奉,拜了师。学会之后,到美国开诊所去了。我朋友告诉我,这个女大夫发大财了。

张玉奉带着他的绝技已经驾鹤西去三年了,两个儿子也没有传承。我问小张为什么不把父亲的绝技接过来?他说办不了证有什么用?

龈交穴是督脉上端的一个重要穴位,可以治疗痔疮,很多学中医的都知道。但是,能够用40多年专注这一个穴位治疗一个病——痔疮,技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国内外恐怕没有第二人。

有一对湖北夫妻,男的在东大肛肠医院做痔疮手术连住院花了一万多,而且手术后的几天非常痛苦。妻子也有痔疮,比丈夫还严重,看到丈夫术后那几天的痛苦,一直拖着不敢手术。我告诉他密云有个民间扎针治疗痔疮的老人,在嘴里扎针就能治好,她喜出望外,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找到张玉奉,结果剪掉结节后再也没有复发,只花了400元。

张玉奉40多年来,总共为4000多痔疮患者解除了痛苦,只有两例没有治愈,一例是严重瘘管,一例是肿瘤。

有人会说,能这么神奇吗?张玉奉告诉我,黑龙江肇源县来了两个痔疮患者治疗后回去了,过了两个月又来了两个,又过了一段时间又来了三个,三年间来了13个患者。“你说要是治不好,几千里地他们会来吗?”

沈阳一个老板带着三个女的,治疗之后,老板只要来北京都会带着酒去看张玉奉。

民间有一技之长的中医大夫有很多,他们很多都是在用医术救人,而不是只顾赚钱,但是他们却始终没有得到认可,而合法地施行医术,致使很多绝技失传。

作者/王寿臣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