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室秘录》升治法——译文:

天师说:升提治疗,说的是气虚下陷,不能升提,用药使之升。大凡人因为饥饱劳役,就会损伤正气,以致气下,脾胃不能消化饮食,也没能力活动,往往会变成痨瘵。倘若医生怀疑饮食不进,是因为脾胃有火;或者怀疑肉黍所伤,说这是水谷停积。轻用砂仁、枳壳、山楂、麦芽之类,重则大黄、芒硝、牵牛、巴豆之品,夹杂乱用病人身上,必然导致鼓胀憋闷。倘若先用升提药治,如何会成为这等病症呢?方用:

人参一钱,黄芪三钱,柴胡一钱,升麻三分,当归三钱,陈皮一钱,甘草一钱,白术三钱治之。

东垣先生一生的学问,全在于此方啊!但凡人右手寸脉,大于左手寸口脉,无论他左右关脉,与左右肾脉之大与小、沉与浮,都能用此方,没有不立见神效的,因为右寸之脉大于左寸口,就是内伤病,而这方是针对内伤病而设。它奇妙在于用柴胡、升麻,加在参、芪、归、术之中,升提群药的至阳之气,不让药力下陷于阴分,尤为神妙的是加入甘草、陈皮于补药之中,那补不至于呆补,升也不至于下降,所以会下口安然,立即见效。

或许有怀疑参、芪用量太多,不妨略微减少,倘若认为补药不能马上加入,竟把参、芪去掉,那柴、麻哪有力量呢?譬如一根细小的绳索,想提升千斤重物,到达百丈高,实在是困难呀!或有人用参不用芪,或用芪不用参,那么功效必会减半。倘若以为升、柴提气,有怀疑清气不升,反而浊阴上腾的人,这一定是左手寸口之脉,大于右手寸口了。倘若不按右寸大于左寸这样诊断,必会耽搁病情。

张公说:讲补中益气汤,从来没有如此痛快,东垣得到如此褒扬,不得不说是他的幸运啊!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阳虚下陷当如此升提,阴虚下陷,又用什么法来升提呢?天师没说,我应当补充加入。譬如一人阴虚脾泄,很多年没有止,或者吃饭却不能消化,或消化但总溏泄。

方用:熟地五钱,山茱萸五钱,北五味一钱,白术一两,山药三钱,车前子一钱,肉桂一钱,茯苓三钱,升麻三分,水煎服。(眉批:升阴汤。)

这方奇妙之处,在于大多数是补阴之药,加入升麻三分,以提升阴中之气,阴气升,则泻自然停止;而且又有温热药,来温暖命门,强健脾土,哪会再行溏泄呢?天师讲述了升阳气的议论,而我补充升阴气之方剂。这二个方子,实在可以并列不朽啊。

原文

天师曰:升治者,乃气虚下陷,不能升而升之者也。凡人因饥饱劳役,内伤正气,以致气乃下行,脾胃不能克化,饮食不能运动,往往变成痨瘵。若疑饮食不进,为是脾胃之火;或疑肉黍所伤,谓是水谷之积。轻则砂仁、枳壳、山楂、麦芽之类,重则大黄、芒硝、牵牛、巴豆之品,纷然杂进,必致臌闷不已。倘先以升提之药治之,何成此等病症哉。方用人参一钱,黄芪三钱,柴胡一钱,升麻三分,当归三钱,陈皮一钱,甘草一钱,白术三钱治之。此方即补中益气汤,余为之增定其轻重,以为万世不删之定则。东垣一生学问,全在此方。凡人右手寸脉,大于左手寸口之脉,无论其左右关脉,与左右肾脉之大与小、沉与浮,即以此方投之,无不神效。盖右寸之脉大于左寸口,即内伤之症也,此方实为对病。

妙在用柴胡、升麻二味,杂于参、芪、归、术之中,以升提其至阳之气,不使其下陷于阴分之间;尤妙加甘草、陈皮于补中解纷。则补者不至呆补,而升者不至偏堕,所以下口安然,奏功如响耳。或疑参、芪太多,不妨略减则可。倘以为补药不可骤,竟去参、芪,则柴、麻无力。譬如绳索细小,欲升千斤重物于百丈之上,难矣。或用参而不用芪,或用芪而不用参,则功必减半,然犹胜于尽去之也。倘以升、柴提气,或疑清气不升,反又浊阴之腾上者,此必左手寸口之脉,大于右手寸口,始可借言。苟或不然,杀人无算,必是此人创说也。余最恶此等似是而非,为吾道之乡,愿吾子尽辟之也。

张公曰:讲补中益气汤,从无有如此痛快者,东垣何幸得如此之褒扬哉。余何言乎。惟是阳虚而下陷者,宜如是升提,阴虚而下陷者,又当何法以升提之乎?天师不言,予当增入。譬如人阴虚脾泄,岁久不止,或食而不能化,或化而溏泄是也。方用熟地五钱,山茱萸五钱,北五味一钱,白术一两,山药三钱,车前子一钱,肉桂一钱,茯苓三钱,升麻三分,水煎服。(眉批:升阴汤。此方之妙,不意张公见及。雷公曰:张公之方妙甚,真补天手也。)此方之妙,纯是补阴之药,惟加升麻三分,以提阴中之气,阴气升而泻自止;乃又有温热之味,以暖命门而健脾土,又何至再行溏泄哉,天师乃升阳气之论,而余乃补升阴气之汤也。有此二方,可与乾坤不老。

本文摘自《石室秘录》,作者:陈士铎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