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像大灰包一样的马勃

有个砍柴的娃子,他到山上砍柴,一个不留神,小腿被柴刀割破,血流不止。

这时可咋办呢?四处又没人,如果走到山下去,那血都会流干。

那时他看到身边有个大灰包长在地上,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拿起来往自己出血的地方按,奇怪,一按下去,就止住血了,而且才过几天伤口就长好。

以后他就不管是手被刀割了,还是脚碰破了皮,只要出了血,就去找大灰包,把这大灰包,敷在上面,外伤出血很快就好了。

这样山下的人都知道大灰包可以止血。

于是大家便拿这大灰包来问老先生这是什么中药?

老先生哈哈一笑说,这就是马勃,长得像一个大灰包一样,一旦把它掰破,就有很多粉粉,这些粉粉一洒敷在伤口上,这血很快就止住了。

小指月又问,如果不是外伤出血,是流鼻血或咳吐血,属于内出血的管用吗?

老爷爷说,这马勃能够清热凉血,收敛止血,所以只要是血热妄行的,吐血衄血,可以单用,也可以把马勃跟糖一起制成丸子。

小指月又说,这马勃还是治咽痛的专药。

老爷爷说,没错,马勃非常轻,至轻者善于走上焦肺,肺与咽喉同系,所以《本草纲目》上说,马勃善于清肺热,咳嗽,主喉痹,衄血,失音诸病。

小指月又说,爷爷,上次看你用马勃粉,给病人当痱子粉用,扑在阴囊上,很快就把阴囊潮湿治好,难道这马勃也有止湿水下注的功用?

老爷爷说,没错,马勃就像干燥的粉剂,所以张锡纯说马勃能够燥湿,以疗湿疮,陶弘景也说,马勃敷诸疮甚良。所以马勃也有一定收湿的效果,故阴囊潮湿可以用单味马勃粉来治。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圣惠方》曰,治咽喉肿痛,咽物不得:蛇脱皮一条(烧令烟尽),马勃一分。上药细研为散,以绵裹一钱,含咽津。

《袖珍方》曰,治吐血:马勃,为末,砂糖丸如弹子大,每服半丸,冷水下。

《圣惠方》曰,治妊娠吐衄不止:马勃末,浓米饮服半钱。

《本草从新》曰,每见用寒凉药敷疮者、虽愈而热毒内攻、变生他病、为害不小、此药辛平而散、甚为稳妥。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