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主治:清热解毒,凉散风热。用于痈肿疔疮,喉痹,丹毒,热血毒痢,风热感冒,温病发热。

治一切内痈外痈要药——金银花

仙方活命金银花。

小指月说,爷爷疮痈开手第一方仙方活命饮,仙方活命饮开手第一药是金银花,这金银花是一切疮痈的要药啊!

老爷爷说,世人皆知金银花为一切内痈外痈之要药,但金银花治疮痈不传之秘却在于剂量。

小指月说,剂量?

老爷爷说,没错,是剂量,如果剂量这一关口没有突破的话,你知道金银花为疮痈要药,也无所用其巧。

用好金银花的关键在于剂量上,一定要突破常规瓶颈。

小指月一直在想,这剂量该怎么突破呢?爷爷也没有传给我啊!

这天有个老头子,背上长了个碗口大的疮,周围还有一些小疮,他已经经历过好几个名医之手,用了各类治疮圣药,金银花、连翘或黄芪等物,这疮居然纹丝不动。

甚至最后一个医生一看到这疮,叹了口气说,此疮名百鸟朝凤,如果这巨疮不能透脱,不久便有生命之忧。

这老爷子想叫这医生帮忙用药治理,这医生也摇头说,他也束手无策,叫他另请高明。

老爷子有点心灰意冷,难不成这辈子就败在这背部痈疮上了?

居然每个医生都认为这痈疮是个烫手的山芋,都不敢接,他在别人的介绍下,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

小指月一掀开这老爷子背部的衣服,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满身都起鸡皮疙瘩。

心中嘀咕,难怪众医束手,不敢接治。

一方面是这病确实是少有,痈疮如此厉害,第二这是个老头子,年老体衰,搞不好随时有生命之忧,第三用药必定也束手束脚,攻毒之药,轻了撼动不了背痈,重了怕这老头子这幅身子骨扛不住啊!

爷爷好像视若等闲,便在纸上写了金银花跟甘草两味药。

不单小指月觉得平淡无奇,就连老头子也久病知医,他一看便说,大夫这金银花甘草,我不知道吃了多少,每个医生都说,痈疽发背,必以金银花为夺命之丹,但我屡吃乏效,你再给我用,估计也没有效果啊!

老先生笑笑说,以前你吃多少金银花呢?每次吃多少剂量的?

这老先生说,刚开始医生给我开10克20克,到后来一个医生大胆地给我开50克,都没有效果。

老先生笑笑说,病重药轻,就像用五斤的力,怎么搬得起十斤的石头呢?

老爷子听后说,那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欲起千斤之石,必用千钧之力。金银花善解肌肤之毒,为疮科要药,量小挑不得重担,重剂方能起沉疴。

小指月在旁边瞪大眼睛,想看爷爷究竟要用多重,难道前面用50克还嫌不够重,这已经严重突破了药典的常规剂量,难道还要再突破这个剂量?

但见老先生缓缓道来说,金银花用四两,甘草用三两,而且水酒各半,煎后顿服,必须一天之内服完,贵在大小便通利,药力方能通到疮痈。

这指月愣了,老爷子更是愣呆了,四两,200克,这是什么概念,十倍于常规剂量,这个剂量瓶颈突破得未免太离谱了。

但老爷子却毫无异议说,我喝!

为何老爷子答得如此爽快呢?

一方面是这病痛太折腾人了,晚上要睡个觉都不能转身,得蜷卧得像猫一样,更可怕的是没有医生敢再用药了。

于是这老爷子便壮烈地带着药回去依法煎服了。

小指月提心吊胆,为什么?

病重药也重,一个不慎,老爷子如果来不了竹篱茅舍了怎么办?

第二天没有动静,第三天这老爷子一脸轻松,进来竹篱茅舍说,感谢大夫大恩大德,我老头子一生不敢忘记啊!

小指月说,怎么样啊?

老爷子说,我那一剂药吃下去,大小便从来没有那么痛快过,浑身上下血脉都贲张,随后背部的大疮居然缩小了一半,到今天居然瘪下去了,就像干果一样。

我自己都觉得一下子好了七八成,晚上睡觉真叫舒服,今天我还睡到日晒三杆呢,胃口还大开。

小指月就疑惑,居然如此大剂量,非但没有伤胃,败胃,还让恶毒背疮一下子消散开来,真是匪夷所思,若非亲眼所见,当真不敢相信。

小指月马上回忆起爷爷那句话,金银花虽然为内外痈肿之要药,但这夺命之丹,痔疮圣品,如果不能突破常规剂量的瓶颈,你便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它的最大效果。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外科精要》曰,忍冬酒治痈疽发背,初发便当服此,其效甚奇,胜于红内消。

《本草备要》曰,忍冬酒,治痈疽发背一切恶毒,初起便服奇效。干者亦可,惟不及生者力速。忍冬五两,甘草二两,水二碗、煎至一碗,再入酒一碗略煎,分三服,一日一夜吃尽。重者日二剂,服至大、小肠通利,则药力到。

《洞天奥旨》曰,归花汤治痈疽发背初起:金银花半斤,水十碗煎至二碗,入当归二两,同煎至一碗,一气服之。

《医学心悟》曰,忍冬汤治一切内外痈肿:金银花四两,甘草三两。水煎顿服,能饮者用酒煎服。

《本草新编》曰,金银花,一名忍冬藤。味甘,温,无毒。入心、脾、肺、肝、肾五脏,无经不入。消毒之神品也。未成毒则散,已成毒则消,将死者可生,已坏者可转。故痈疽发背,必以此药为夺命之丹。

但其味纯良,性又补阴,虽善消毒,而功用甚缓,必须大用之。(〔批〕金银花消毒神效,必宜多用,诚千古定论。)如发背痈,用至七八两,加入甘草五钱、当归二两,一剂煎饮,未有不立时消散者。其余身上、头上、足上各毒,减一半投之,无不神效。

近人治痈毒,亦多识用金银花,然断不敢用到半斤。殊不知背痈之毒,外虽小而内实大,非用此重剂,则毒不易消。且金银花少用则力单,多用则力浓,尤妙在补先于攻,消毒而不耗气血,败毒之药,未有过于金银花者也。

故毋论初起之时与出脓之后,或变生不测,无可再救之顷,皆以前方投之,断无不起死回生者。正勿惊讶其药剂之重,妄生疑畏也。或嫌金银花太多,难于煎药,不妨先取水十余碗,煎取金银花之汁,再煎当归、甘草,则尤为得法。

金银花配黄芪治痈疽久败疮

一大清早,小指月还没醒过来,门外就传来阵阵敲门声,开门一看,又是一个老爷子拄着拐杖,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神医啊,快救救我吧。

小指月说,这里没有神医,怎么回事呢?

这老人家说,怎么没有神医,没有神医怎么把那个大背疮的老汉治好了呢,我就是他介绍来的啊!

小指月又说,你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老人家说,我背上也长大疮,而且比他长的时间还长,都有两年多了,到现在经常流脓水,没有结疤收口。

小指月说,那你该找医生去看啊,怎么一个背疮都拖了这么长时间?

这老头子说,我这些年没有停过找医生,都快吃成药罐子了,连你们上次开给他吃的治背疮的药,我也抓来吃了,怎么他治得好,我就治不好呢?

小指月说,刻舟求剑,哪里找得到剑呢?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事,他适合穿的衣服,你未必适合啊!

这老头听得也觉得有道理,点点头。

小指月说,中医就像裁缝一样,要量体裁衣,需要量身定做,辨证论治啊!

这时老先生出来了说,怎么回事啊?

小指月把情况都跟爷爷说了。

老先生把他衣服掀起来看,这个背疮跟前面的完全不一样,前面的既红又肿,还凸起来,而这个背上的痈肿都陷下去了,摸上去也没有热烫感,明显是体虚不能托毒外出,连那脓汁都没有那么浑浊,甚至还显得有些清稀。

小指月受,爷爷这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临证用药配伍指南》曰,金银花配连翘治痈肿疮毒,金银花配当归治痈肿初起,金银花配黄芪治痈肿脓成不溃,或已溃而脓汁清稀,金银花配穿山甲、皂角刺治痈肿疮毒较重者。

小指月点点头说,爷爷,我明白了,然后小指月在土方单上写,金银花、甘草、黄芪。

这老人家看了同样怀疑说道,大夫,前面那两味药我刚吃过了,没有什么效果,而黄芪我也吃过,效果也不理想,要不要换一个方子呢?

老先生笑笑说,这些药你可能吃过,但你吃的剂量跟份量可能没有到一定程度。

这时老先生在金银花那里写上一两,甘草那里写一两,黄芪那里写四两。

这老人家有点愣住了,他说,大夫,卖菜的才用两,这吃药的应该用钱,你会不会写错了。

老先生笑笑说,错不了,错不了,量变引起质变,你这身体体虚疮陷,没有大剂量的黄芪、甘草,不足以长肌肉,托疮毒,没有足够的金银花,又不足以消痈肿,只有补气排毒,托里透邪,生肌长肉,才是治疗久病痈疮的唯一出路。

小指月点头说,我明白了,《神农本草经》上说,黄芪主痈疽久败疮就是这个道理。

老先生说,是的,《本草逢原》上说,金银花解毒去脓,泻中有补,痈疽溃后之圣药,但气虚脓清者应当慎用,即便应用之时,亦必须配伍补气托毒之品,方能大建其功。

果然这老人家,吃了这三味药,加酒煎后,痈疮收口迅速,脓水排出,身体恢复正常。

真是数载疾病,得一方愈之,功德无量啊!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活法机要》曰,回疮金银花散治疮疡痛甚,色变紫黑者:金银花连枝叶(锉)二两,黄芪四两,甘草一两。上细切,用酒一升,同入壶瓶内,闭口,重汤内煮三、二时辰,取出,去滓,顿服之。

《本草新编》曰,夫痈毒之初生也,其身必疼痛而欲死,服金银花,而痛不知何以消也;当痈毒之溃脓也,其头必昏眩而不能举,服金银花,而眩不知何以去也;及痈毒之收口也,其口必黑黯而不能起,服金银花,而陷不知何以起也,然此犹阳症之痈毒也。若阴症之痈毒,其初生也,背必如山之重,服金银花,而背轻如释负也;其溃脓也,心必如火之焚,服金银花,而心凉如饮浆也。

其收口也,肉必如刀之割,服金银花,而皮痒如爪搔也,然此犹阴症而无大变者也。倘若痛痒之未知,昏愦之不觉,内可洞见其肺腑,而外无仅存之皮骨,与之食而不欲食,与之汤而不欲饮,悬性命于顷刻,候死亡于须臾,苟能用金银花一斤,同人参五、六两,共煎汁饮之,无不夺魂于垂绝,返魄于已飞也。谁谓金银花非活人之仙草乎。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