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主治:性微寒,味苦。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息风定惊。

一粒金丹退高热

七叶一枝花,深山在我家。

痈疽如遇此,一似手拈拿。

小指月一边背着七叶一枝花的歌谣,一边跟爷爷正在山里头采着七叶一枝花。

爷爷说,痈疽、蛇伤,以此为妙药。

小指月说,前面学了那么多治疗痈疽的药,这七叶一枝花又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老爷爷说,这七叶一枝花治疗痈疮浑身高热效果极佳,可以单味打成细粉,调醋外敷,也可以煎汤内服。

爷孙俩采完药,经过山下一家农舍,听到有娃子的哭声,这娃子才十岁,这几年感冒后发高烧,由于烧到四十度,甚至都有点模糊,手足都有些轻微的抽搐,家里人见到有采药郎中经过,赶紧请他们爷孙俩进来。

老爷爷看了下小孩子,额头发热,脉象洪数,这热如果不及时退下来,必定会热扰心神,伤到心脑。

小指月说,爷爷,我们不正采有七叶一枝花吗?这七叶一枝花连大痈疽引起的高烧都可以退,何况一般高烧引起的发热?

爷爷说,没错,就给它用一两七叶一枝花,分为两次煎服,如果热退了,就不用服用第二次。

这农夫赶紧把这草药煎汤了,边喂这娃子吃,娃子一边就没有闹了,随后出了点小汗,就安然入睡,第二次也没有用药,高烧也就没再起来了。

小指月说,爷爷,怎么这七叶一枝花,退小孩高烧这么快,我以前只以为它是痈疽要药,蛇毒妙品,想不到它还可以治温热高烧。

爷爷说,一味七叶一枝花,打粉冲服,是治疗小儿温热高烧的特效方,就算烧到热极生风,手足抽搐,这七叶一枝花都可以凉肝定惊,息风止搐。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张琼林曾在其《临症碎金录》曰,单味七叶一枝花退小儿高热。

恽铁樵先生自秘不传的一则验方,治小儿高热惊厥,功胜牛黄清心丸,一岁服一粒故方名:一粒金丹。此一粒金丹仅用一味金线重楼(白蚤休)作丸如小樱桃大,金箔为衣。

蚤休酒治蜜蜂蛇虫蛰咬伤

老爷爷说,指月啊,你把这些剩下的蚤休泡成药酒吧!

小指月说,泡药酒做什么呢?

老爷爷说,蚤休50克研成粉末,放在半斤的白酒里,泡个一两周,然后用这药酒外涂,可以治疗各种毒蛇咬伤、蜂蜜蛰伤引起的皮肤瘙痒疼痛,还可以治疗牙痛。

小指月说,这么简单,却这么好的药酒方,应该家中常备啊!

一周后,正巧山下有五六个娃子贪玩,到树林里去捅蜜蜂窝,结果每个都被蜜蜂蛰得呱呱大叫,家里人又打又骂,还好不是大毒蜂,如果是大毒蜂,这七八个蛰下去,都有可能把人蛰死了。

小指月便拿出一小瓶蚤休酒,用棉花一沾,帮他们一个一个地擦,边擦边不痛,还挺清凉舒服的。

父母们总算松了一口气,小指月便把这一小瓶的蚤休酒送给他们,叫他们平时碰到蚊虫蜜蜂,甚至普通的蛇蛰咬伤,就用这个药酒外擦,可以治好。

而且平时牙痛了,含口药酒在嘴里,也可以很快地止痛。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本草纲目》中说,蚤休蚤休,蛇虫之毒,得此治之即休。也就是说,对于虫蛇咬伤,蚤休是良药,

蚤休可是大名鼎鼎的蛇药,很多蛇药片里就有它的身影。而且这蚤休还专爱长在深山野岭,树木遮天的茂林中,那里很多毒虫蛇蝎出没,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蛇虫毒蝎所在之地,往往就喜欢生长一些灵草妙药。

《浙江民间常用草药》曰,治蛇咬伤:七叶一枝花根10克,研末开水送服,每日二至三次;另以七叶一枝花鲜根捣烂,或加甜酒酿捣烂敷患处。

《濒湖集简方》曰,治中鼠莽毒,金线重楼根(七叶一枝花)。磨水服。

跌伤妙药——童便蚤休

爷爷居然叫小指月把小便尿在一个大桶里,小指月不知道爷爷要搞什么?

这样大桶里基本拉满了小便,爷爷居然把一些蚤休泡在里面,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把药泡在尿里头是干什么呢?

爷爷说,指月啊,你看童便有什么功用?

小指月说,童便咸寒,走血分,乃血液里头的浊阴利出来的,所以它入到人体能够重新循环一遍,把血液里的浊阴瘀热导引从小便出。

爷爷听后点点头说,没错,跌打损伤,胸腹有瘀血,闷胀难受,急用童便饮服,都可以很快地防止恶血攻心,令瘀热浊阴出下窍,所以童便乃跌仆损伤急救妙品。

小指月问,爷爷为什么把蚤休泡到童便里呢?

爷爷说,蚤休本身入肝家血分,能消肿止痛,化瘀止血,单味蚤休研末冲服,不仅是痈肿妙药,蛇伤妙品,小儿高热良药,更是跌打损伤,瘀血肿痛要药。它跟三七、血竭(伤科药)之品连用,可以大大加强瘀热下行的作用,使身体不会有跌打劳伤后遗症。

小指月说,原来蚤休作用还这么大。

正好有个骑摩托车摔伤的病人,虽然腿骨骨折接回去,都好了快半年,但这车祸以后,他经常不明原因,身体发一阵内热,搞得晚上经常睡不好觉,以前车祸前,从来没有失眠的,现在居然开始晚上烦热难眠。

爷爷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小指月说,爷爷这脉道涩,涩脉身体有瘀滞,身体有瘀血,阴实挡道,阳不入阴,就会烦热内扰。

爷爷说,那有什么特效的药呢?既能把它跌伤的瘀血化开,又可以把这些瘀热降下去?

小指月说,就用我们以前治的童便七叶一枝花,童便能降瘀热,七叶一枝花可消血肿,这样血肿消,瘀热退,就不会发热烦躁了。

这病人才吃了三天的药,晚上就恢复了以前的睡眠质量,没有再发内热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朱丹溪曰,降火最速,莫过于童便。

蒲辅周老先生治疗久经不退的各类低烧低热,往往会加点童子尿,或者直接饮用童子尿,他说治疗内热,长久服药乏功,服此即可。

《广西药植图志》治新旧跌打内伤,止痛散瘀:七叶一枝花,童便浸四、五十天,洗净晒干研末。每服三分,酒或开水送下。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