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学两个病例

病例一

黄某,37岁,经产3胎,体质素虚,常苦胃痛,眩晕,心悸,面黄形瘦。

1971年初,自觉下腹微胀,按之仅微痛,他无所苦,月经正常,初不以为然。其后患部日渐肿大,扪之如鸡卵大小,月经迟至,至则腹痛、腰酸。

患者开始恐惧,怀疑患了癌症,便到处求医。经本市及广州医院多方检查,均确诊为卵巢囊肿,建议手术治疗。

此时患者正苦胃痛,体质又弱,医院嘱她先调理身体,预约3个月后进行手术。

4月初,患者来本院诊治,诊脉虚小而涩,舌暗红不华,脘痛绵绵,里急,喜按。

先用黄芪建中汤十余剂,胃痛缓解。后用逍遥散调其肝脾,月经转为正常,腰腹亦不疼痛。

但下腹部肿块渐增至如拳头大,压痛不明显,可左右推动,即予加味四乌贼骨一慮茹丸与归脾汤相间服用。

半月后肿块缩小如鸡卵大,1个月后仅如拇指大小,此后间歇服药,仍守标本兼顾之法,至7月初,下腹部已不能扪到肿块。再往广州复查,云囊肿完全消失。

病例二

李某,27岁,工厂女工,已产1胎。

1971年初夏,月经逾期十余日未至,初疑为孕,经妇科检查排除妊娠。数日后经来,量少色瘀,腹痛甚,第二天即停。

经后发现右下腹部有两指头大小肿块,推之不移,压痛明显,经多方治疗未效,最后某医院确诊为卵巢囊肿,建议手术治疗。

患者自以为年轻,恐手术后有碍生育,迟疑不决。

6月间来院治疗,右下腹肿块已有鸡卵大小,按之坚,推之不易移动,且痛,月经已50天未至,脉沉弦略数,舌色如常,体质尚好,即以四乌贼骨一慮茹丸基本方,加二棱、莪本、生地、泽兰等治之。

7剂后月经畅至,排出瘀块甚多,经净后肿块缩小,可推动,压痛亦减。

方中去三棱、莪术,重加白芍,再服十余剤,肿块完全消失。嘱她停药,并服少量人参调补,然后再往复查。

月余后,患者再来就诊,自述服人参后感觉良好,因家事拖延尚未去复查,现月经又50天未至,不知是否为病根未断,故再来求治。

腹部检查未扪及肿块,而脉来滑利有神,尺部按之不绝,神气亦佳,即告之可能有孕。至1972年夏,生一子,分娩顺利,产后至今,健康良好。

卵巢囊肿的治疗思路

卵巢囊肿大概属于中医癥瘕一类疾病。

古有七癥八瘕之说,又有肠覃、石瘕、内疝之称,名目繁多,医者易眩。

《济阴纲目》载:“肠覃乃寒气客于大肠,……日久不已,息肉乃生,始如鸡卵,久如怀胎,按之坚,推之移,月事时下,或多或少。”

《东医宝鉴》载:“石瘕者,胞中损伤,瘀血结成,久则坚硬如石,大如怀孕,月事不下,先感寒气,然后血壅所致。”

古人对“肠覃”、“石瘕”之描述与卵巢囊肿症状相似。

中医治疗癥瘕,有2000多年丰富临床经验,有待积极挖掘。

其中,四乌贼骨一慮茹丸,乃一平稳实效之方。

本方出自《素问·腹中论》,载:“有病胸胁支满,……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血枯,……气竭伤肝,故月事衰少不来也。治之以四乌贼骨一慮茹丸。”

方药是:乌贼骨四份,慮茹(即茜根)一份,合治之,以雀卵为丸,服时饮以鲍鱼汁。

考乌贼骨咸温,入肝肾两经,性既涩,又能通,故有止血与通经脉两种不同作用。《本经》云主女子赤白带下,经汁血闭,寒热,癥瘕,无子。

茜根苦寒入肝经,《纲目》云主通经脉,活血行血,有祛瘀生新作用。

至于雀卵与鲍鱼,大概取其甘咸腥臊之质,入下焦血分,以补养精血,现两者都不易得,用阿胶代之,效果良好。

此方专入下焦血分,不寒不燥,消补兼施,平稳无弊。

数十年来,何氏用本方,加减化裁,治疗妇人经带、癥瘕诸疾颇效。

近年来用此方加味,治疗多例卵巢囊肿(均经确诊者)都获得囊肿完全消失,身体恢复健康之效。

方剂组成及运用:

加味四乌贼骨一慮茹丸基本方(改用汤剂):

淡海螵蛸24克,茜根10克,阿胶10克(烊服),丹参12克,川芎10克,全当归18克,五灵脂10克,生蒲黄10克。每日1剂,水煎空心服。

加减法:

肿块坚实,推之移动不易者,加三棱、莪术各10克;局部自觉疼痛如扭,或压痛明显者,加三七、元胡各4.5克;

经来色瘀量少者,加赤芍、桃仁各10克;经来色鲜量多者,加大生地30克,川断12克;

月经闭止者少见,但个别病例有数月不行者,加大生地30克,卷柏10克,柏子仁12克,泽兰10克。

如患者素禀体虚,在治疗过程中,须时刻照顾其体质,如肝肾阴虚者加用六味地黄丸,脾胃虚弱者加用六君子汤,肝脾不和者加用逍遥散,气血不足者加用归脾汤等。

以上诸方可与基本方间服,或上午服基本方,下午服调补方亦可,临证灵活运用可也。

本文选摘自《何炎燊——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马凤彬整理,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2001年1月。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