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景为《伤寒杂病论》,立六经病脉证治法者,盖究万病之本源,极万病之变态,而尽脉证治法之枢机者也。

夫天地之间,惟是阴阳二气耳,然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而四象立;四象立而生水、火、木、金、土,是为五行;五行生而为风、寒、暑、湿、火之六气,或生成,或克复,变化无穷,然后万物乃生,故万病虽多,亦无非六气之所致者也。

《内经》曰:夫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以之化之变也。仲景得此奥旨,于六经之首,举六气致病之大者,曰中风即风也,曰伤寒即寒也,曰中暍即暑也,曰中湿即湿也,曰痉病即燥也,曰温病即火也。

夫六气之变化无穷,而其所以感而为病者,皆莫不由袭虚而入矣。

凡其袭虚而入也,壮实者有一时之虚(或遇热,或劳力而汗出腠理开,或行房事而亡精,或疾走多言而亡气,或大饮大食而伤胃,或大渴大饥而衰中,或忧思惊恐而伤神,或压堕跌扑而伤气,或刀剑破伤而亡血,或天地之气不正,人气由此致虚,是皆一时之虚也。),虚弱者有五脏之虚,又有素有停滞内热、痰饮、停酒、宿食、气滞、瘀血。而作虚者,是皆感夫六邪而为病之由也。凡其感而为病也,其变化虽无穷,而其所客则不过在表、在里、在半表半里、在上、在下而作虚、实、寒、热而已矣,故立六经为之经,举六病为之纬。

《太阳篇》

举六气之在表者为之纲,因述里和表病、里虚表病、里滞表病,及邪在上、在下之脉证治法为之目;

《阳明篇》

举六气之作热而实于里者为之纲,因述表病里实、半表里病里实、表和里实、里虚里实、里滞里实,及邪在上、在下之脉证治法为之目;

《少阳篇》

举六气之在半表半里者为之纲,因述表和半表里、表病半表里、里虚半表里之脉证治法为之目;

《太阴篇》

举六气袭脾胃虚而作寒者为之纲,因述表病作虚及湿热发黄之脉证治法为之目;

《少阴篇》

举六气袭肾虚而为寒者为之纲,因述表和里寒、表病里寒、气滞里寒及寒变为热,在上、在下、在里、在膈之脉证治法为之目;

《厥阴篇》

举六气袭肝虚而为上热下寒、阴阳相格者为之纲,因述阴阳胜复、作厥利呕哕霍乱之脉证治法为之目;

《坏病篇》则述诸病之误汗、误吐、误下、误水、误火,而后在表、在里、在半表里、在上、在下,及里虚、里滞、结胸、脏结、心痞、百合、狐惑、阴阳毒,并差后劳复阴阳易等脉证治法,以尽其蕴焉。表里上下、寒热虚实、脉证之变态、治法之机关,尽包括无遗矣。

夫六病,万病中之大且有邪者也,其大且有邪者即无逃乎其中,则其小者无邪者,不过准此为治耳。然又有脉证参差,难以六经总括者,故又别设各篇,述其证治,以欲令后之医者,一遇诸病而有六经证,则就六经篇中求其病原治法;有坏病证,则就《坏病篇》中求之;非六经非坏病者,则就各篇中求之,不问土地,不辨今古,不论运气,不拘春夏秋冬,不择老幼男女、贫富贵贱,皆各得其当矣。

程郊倩所谓千手千眼、大慈大悲张仲景夫子,岂不然乎?古今读仲景之书者,或以为冬时伤寒之治法,或言详于外感,略于内伤,或言详于风寒,略于暑湿,不及于燥火,或言温暑及直中传阴皆亡失无征,诸如此辈,皆可谓瞽聩读书者也已。今再举六经之大意,以示初学之阶梯如下。学者熟读此篇,而后合考本书,则庶几微知仲景之本旨也乎。

本文摘自《医经解惑论》注评,作者:[日]内藤希哲,张耕铭注评。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