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验方集-《串雅全书》

《串雅全书》是一部整理走方医经验的著作,搜集了大量的民间秘方、验方、单方等,突出了廉、验、便三大特点。《串雅全书》包括《串雅内编》四卷、《串雅外编》四卷、《串雅补》五卷,合称《串雅全书》。《串雅全书》对于研究民间医药知识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此次整理精选佳本,且保持底本原貌,不做任何删改。《串雅全书》可供中医各科各级临床医师参阅。

赵学敏又名恕轩,浙江钱塘(今杭州)人,生于清代雍正、乾隆、嘉庆年间。他最大的贡献是整理了我国古代铃医、走方医(民间医生)治病经验和明清以来的药物方面的丰富知识。

年少敏而好学,立志学医

赵学敏生长在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父亲当过盐场的盐官,后又在永春、尤溪等地担任地方小官吏。晚年得子,生下学敏和学楷弟兄两人。父亲对他们的前途曾有这样打算;长子学敏,继承父业,攻读四书五经,走科举道路;次子学楷,学习医业,做一个济民于世的医生。

可是,赵学敏讨厌腐朽的官僚生活,没有按照父亲的愿望去做,决定和弟弟学楷一起,专攻医道。在“养素园”中,“养素园”是赵学敏家的一个家园。其父曾在园中开辟了一块种植药草的园地,专供他们学医使用。学敏和学楷,生活和学习在“养素园”中。提起赵学敏的学习,与众不同,从小喜欢读书,读天文、地理、历数、医学;尤其对医学,他更感兴趣。由于他的勤学,总感到白天的时间不够用,往往都要读到深夜。赵学敏在刻苦学习过程中,还养成了摘抄的习惯,当他学到“意有所得”时,就动笔摘录,经过多年的摘抄,读书札记有“累累几千卷”之多。赵海敏在学医过程中,对药物很有研究,曾将许多草药引种进“养素园”,与弟弟一起松土、施肥、治虫,并观察药物的生长过程。

到民间去赵学敏并不满足于“养素园”中的收获,中年以后,他毅然走出家园,到民间去。在平湖、奉化、余姚、临安、上虞一带,访亲问友,向“某仆”、“某妪”、“土人”、“辛苦劳碌的人”请教,当他80岁高龄的时候,也还在民间,向多方请教。

“三白草”纠偏

“三白草”又名“水又通”,是一种具有清利湿热、消肿、解毒草的草药。对它的植物形态,古书上有不同的记载,有的说“三白草”就是白叶有三瓣,有的说叶白、花穗白、根须亦白故称为“三白草”,究竟哪一种说法正确?赵学敏到余姚等地调查,渡过了曹娥江,发现长在水过的长二、三尺的“三白草”,与古书上的记载不同,叶数不止三叶,也不是所有叶子能变白,仅在顶上数叶会变色,最后是叶尖通白,所以“三白草”是一叶有三白,而不是白叶有三,经过赵学敏的仔细观察,纠正了前人对“三白草”的不同看法。

“翠羽草”解火毒

赵学敏在民间,收集到不少医之有效的民间医方。一天,赵学敏来到西溪,住在一个姓吴的家里,吴家有一个15岁的孩子,背部发生不少红瘰,有说“这是丹毒”;有说“这是蛇缠疮”。当时赵学敏对由病毒引起的“带状疱疹”还缺乏认识。他错误地认为这是由于上山砍柴被虫咬而引起的,所以治疗上采用一般的药膏涂上,过了2、3天,红瘰不仅不退,反而引起化脓性炎症。赵学敏又换上另一种药膏,仍然无效,病势愈来愈严重。正当赵学敏束手无策时,邻近的一位老大娘,传授了用“翠羽草”,又名“孔雀花”,它具有清热解毒、消瘀止血的作用。赵学敏根据老大娘的经验,将“翠羽草”捣汁涂上,果真,一夕立消,赵学敏感慨地说,“此草解火毒如此”。

《串雅》集锦“走方医”验方

编篡《串雅》赵学敏在长期的农村生活中,向草医、药农请教的事例不胜枚举。他发现民间蕴藏着丰富的医药知识,然而民间的防病、治病经验,历来都得不到重视!为什么肩背药箱、手持串铃、不避寒暑、游乡串户的民间医生,被污蔑为“江湖郎中”,被污蔑为“小道”?

为什么后世医家在总结经验以及编写医书时,都不记载“铃医”、“走方医”的经验?

赵学敏认为这都是人们看不起民间医药的结果。赵学敏决心将民间医药经验汇编成书,让千百年来一直视为“小道”的民间医药,登上“大雅”之堂,并将书名定为《串雅》。他为编写《串雅》,曾走访不少民间医生,争取他们的帮助,其中对他帮助最大的是走方医赵柏云。

赵柏云是赵学敏的同族人,他在治疗牙病、眼病、虫病、点痣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听说赵学敏要为民间医生著书立说,愿将多年的行医经验,通过口授的方式,传授给赵学敏。赵学敏在赵柏云口授经验的基础上,又将自己多年收集的资料分门别类地加以整理,终于在1759年完成了《串雅》的编写工作。

《串雅》分:《串雅内编》、《串雅外编》,各有四卷。《串雅内编》首先总结了走方医的截、顶、串的三种治疗方法(即汗、吐、下三法),并给以高度评阶,认为走方医的治疗方法是“操技最神,而奏效甚捷”。他把走方医的用药特点,归纳为贱、验、便三字决。

“一日贱,药物不取贵也;

二日验,以下咽即能去病也;

三日便,山林僻邑仓卒即有”。

《串雅内编》记载民间医方

《串雅内编》还记载了许多民间医方,例如,

用五倍子研末填脐中,可以治疗盗汗;

用荸荠汁滴眼,可以治疗红眼睛;

吴茱萸研末调醋贴两脚心(涌泉穴),可以治疗咽候炎;

用刀豆子烧成灰进行冲服,可以治疗呃逆不止等。

有些单方,目前临床上仍在使用,并有一定的治疗价值。《串雅外编》首先介绍了民间防病的经验,书中集录了除蚤、灭虱、驱蝇、禁蚊、除臭虫等驱除害虫的措施。在当时对于流行病的传染媒介,虽然还不十分清楚,但是这些除虫措施,实际上是起了消灭疾病的传染媒介的作用。

《串雅外编》记载民间急救法

《串雅外编》还记载了民间的急救法,例如:

溺用骑牛,

解药毒用防风,

昏厥症用放血法等,

这都是简便而又经济的方法。此外,它还重点介绍了民间外治法的经验,有针、灸、熏、贴、蒸、洗、熨、吸等方法。这些方法都有具有简便、经济、有效,用药安全的特点。至今仍有使用价值,《串雅》是一部内容丰富又反映民间医学的医书。

本草尊古求今,编写《本草纲目拾遗》

为《本草纲目》拾遗,赵学敏对古代著名医家都很尊重,对明代李明珍和他的著作,《本草纲目》更为软佩,但他又不迷信古人。赵学敏认为随着时代的变化和发展,药物也有发展。《本草纲目》问世以来,又出现了更多的药物,有必要在《本草纲目》的基础上加以补充。他在完成《串雅》等书的编写工作之后,又开始编写《本草纲目拾遗》。用赵学敏的话说,《本草纲目拾遗》是

“专为李氏之遗而作,凡纲目巳登者,或治疗有未备,根实有未详,仍为备之。”

赵学敏在编写《本草纲目拾遗》的过程中,翻阅了600多种古书籍,其中有医书280多家、经书有340余家,他为了核对某些药物的形态、性能及功效,不仅试种于“养素园”中,还走访了2000余人,在他调查药物的过程中,采取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他常说,

“宁从其略,不敢欺世也。”

“六月霜”解暑毒

赵学敏在收集民间单方、验方中,都经慎重挑选而来的。有一次,赵学敏来到奉化,知道“六月霜”具有解暑毒的作用,他就“以百钱买得六月霜一束”,用它进行临床试验,在一次时疫病流行中,他“取一茎带子者,煎服之。”取得很好的效果,后来又“屡试皆效”才将它收录下来。

“鸦胆子”治疗痢疾要药

“鸦胆子”具有杀虫解毒作用,有治疗阿米巴痢疾的要药。赵学敏经过多次临床观察,认为由鸦胆子组成的至圣丹,治疗痢疾有很好的效果,

“治冷痢久泻,百方无验者,一服即愈”。

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首次记载它的药效,并写道:

“此方不忍隐秘,笔之于书,以公世用。”

“千里光”清热解毒的良药

“千里光”,具有抗菌作用,能治疗各种急性炎症性疾病,民间普遍认为它是清热解毒的良药,还流传着“有人识得千里光,全家一世不生疮”的言语,赵学敏根据民间用药的经验,称它为“外科圣药”而载入《术草纲目拾遗》。我们在《本草纲目拾遗》的条目中,屡能看到“亲试神效”、“屡试神效”、“用之皆效”、“后治数人多效”的记载,进一步证实,赵学敏收载的药物和医方,多数是经实践检验过的。

赵学敏收载药物的范围也很广泛,连市场上供应的药物商标,也不遗漏。当时的药物商标称为药帖,有“金灿然药帖”、“广和药帖”、“许帖”等,他都一一收集。赵学敏不仅收集中国药物,也收集外来药物,他是我国第一位把西方的消强水、刀创水(碘酒之类)、冲鼻水(嗅剂之类),以及各种药露的制作方法,编进本草书的。

赵学敏于1765年完成了《本草纲目拾遗》的编写工作后,又经过30多年的增订工作,使之更完备。《本草纲目拾遗》共十卷,收载药物900多种,其中有,《本草纲目》未载的;也有虽已记载而治法、形态不详的,特为之补充,使之更完备。此外对部分药物有误分重合的地方,又引经据典,加以厘正。《本草纲目拾遗》在赵学敏死后五十多年(公元1864年)才得到刻印。1887年又进生重刻,并附于,《本草纲目》之后,流传于后世。

赵学敏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他为我国医药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首先他系统地整理了民间的一套防病、治病经验,为后世医药卫生事业提供了重要的资料来源。他又继李时珍之后,总结了明清以来药物学发展的新成就,为我国药物史增添了新的一页。他又是我国最早接受西方医药的医药家,为沟通中西医药文化交流贡献了力量。他不愧为继李时珍之后,清代的一个杰出的医药家。

本文摘自闲在居士新浪博客

你也可能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